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8【一切有我】
    ,!

    杜麟轩听到她明显醋意的话,不由的拧紧眉头,嘴角上的笑意也敛起。

    他心里早已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样的淡定,心里有着喜悦,也有着甜蜜,他的小女人在吃醋,这样的感觉虽然很好,但他却是不喜欢她这样怀疑他。

    “她样样都好,我就要喜欢她吗?还有我妈她是不是喜欢陶盈珍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难道我妈喜欢的女人我就都要照单全收吗?”他脸上的表情明显的不悦。

    曲清晚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心里却是无比的甜蜜,像是吃了蜜饯一般的甜蜜,如果这样的话换做其他人说出来,她只会觉得这个男人很会说话,但是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就全完不一样,他是个不轻易说出真心话的男人,就算是心里这样想的,但他也未必会说出来,所以他说的话她信。

    “我只是觉得陶小姐各方面都好……”

    “各方面都好的女人太多了,难道我都要喜欢吗?”他的脸色比刚刚还要阴沉。

    她低头沉默着。

    “你是要将我往外推吗?”

    “不是,当然不是,我……”

    杜麟轩伸手抬起她的头,轻叹一声,“不要胡思乱想,这件事就交给我,我并不是相信陶盈珍不会告诉司徒美雅然然的存在,而是我相信她是个聪明的女人,什么是该说的,什么是不该说,她应该是知道的。”

    “如果,我说如果,如果陶小姐真的将然然的存在告诉了司徒美雅,你要怎么办?”她心里真的是非常的担心,她不知道司徒美雅一旦知道了然然的存在会做出什么,更不清楚杜麟轩会怎样做,虽然他说过不会让任何人从她的身边将然然夺走,但她心里还是会非常的不安。

    杜麟轩的目光怔怔的看着她惶恐不安的样子,他怎会不知道然然对她的重要性,她这么晚等自己回来不就是想要自己给她一个明确的答案,她就这样不相信自己吗?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不会让司徒美雅有机会插手然然的任何事,但他是杜家人的事实改变不了,如果被司徒美雅知道他的存在,只是会早一些让然然认祖归宗,其他一切都不会改变。”

    曲清晚脸上不安的神情终于缓和了一些,杜麟轩的话已经是他最大限度对自己的承诺,这样就够了。

    “你妈妈她会找到这里吗?”一想到上次在他公寓地下停车场发生的事情,她心里再次不安起来,如果司徒美雅再找到这里,她真的不知道要带着然然躲到那里。

    “她不会知道这里,更不会来这里,你放心,以前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一切都有我。”

    曲清晚将头靠在他的怀中,心里渐渐的安下心来,仿佛只要是靠在他的怀中,自己一颗慌乱的心就会变得平静,然然的存在不可能会瞒一辈子的,迟早有一天司徒美雅会知道,而然然是杜家人的事实也是改变不了的,她只是的希望这样一天能够晚一些的到来……

    “不要想了,很晚了,睡吧。”杜麟轩突然将她压在身下,前一刻还紧绷的脸色,下一秒却是带着浓浓的**看着身下的小女人。

    曲清晚突然感觉到天旋地转一般,就被他压在了身下,床头上昏暗的灯光照在他英俊的脸上,他灼灼的目光,让她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双眼更是不知该看向哪里,对他的暗示她故意忽略。

    “你这样压着我……我怎么睡,你起来,我要先去一趟卫生间。”

    他第一次听话的起身靠在一侧的床头上,“好,你去吧,我等你。”

    曲清晚惊讶的看着他。

    “不是要去卫生间吗?怎么不去了。”杜麟轩看着她突然停下起身的动作,只是看着他,他却是假装疑惑的望着她。

    “快去吧,我也困了。”

    曲清晚看到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好像是真的困了一般。

    从卫生间回来,她刚刚掀开被子,就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刚刚想要惊呼,就被他用吻封住了嘴,她所有的惊呼声都消失在他的口中。

    不给她任何开口的机会,他的手已经伸进她睡衣的下摆,一手覆上她的柔软……

    ……

    杜麟轩看着熟睡的曲清晚,他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曲清晚和然然的存在触动了他心里最柔软的部分,他想要一辈子就这样和他们在一起,谁也无法将他们母子从他的身边带走。

    轻轻的将手臂从她的脖颈下抽了出来,披上一旁的睡袍走了出去,走到书房,只是打开书桌上的台灯,从抽屉中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上,一团团烟雾挡在他的面前。

    他其实心里也不肯定陶盈珍会不会将然然的存在告诉司徒美雅,但他觉得不会,如果她想说的话,在餐厅见到然然后她就应该和司徒美雅说,可她并没有那样做。

    然然是他的孩子,任谁都能一眼看出来,陶盈珍当然也清楚,他并不怕陶盈珍告诉司徒美雅,就算是司徒美雅知道了,他和曲清晚的关系也不会变,他料定司徒美雅不会将这件事闹大,即便是想要将然然从曲清晚的身边带走,也会有所顾忌,舆论的影响对杜氏和对她都太重要了。

    曲清晚问自己知不知道陶盈珍喜欢自己,他当然清楚,但他从未想要将这件事挑明,他也只当陶盈珍是个不算讨厌的女孩子,除此之外他们不会有任何的关系,即便是司徒美雅极力的想要撮合他们之间,为的无非就是杜氏的江山,可如果他想要杜氏,杜氏就一定是的他的,不需要任何人的帮他,更不需要借助任何人。

    可他还是要确定一下陶盈珍是不是不会将她看到的一切告诉司徒美雅,他不想让曲清晚担心,更不想让司徒美雅搅乱他幸福,安静的生活,但陶盈珍毕竟不是魏子歆,他手中握有她的把柄,不用他威胁,她就不会乱说话,陶盈珍不同,如果想要让她闭嘴,就只能用些手段。

    拿起一旁的手机,拨了一组再熟悉不过的号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