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6【愤然离去】
    ,!

    杜麟轩冷漠的脸上带着的深深的伤痛,曲清晚的话像是一只重拳狠狠的打在他的胸口上,深锁着眉头看着她低垂着眼帘,意外?然然是个意外,他的出现也是个意外,在她的心里,他是不是从来都未曾真正的走进过她的心里,那么他对她来说算是什么?即便是明知道这一切都不应怪她,是他不能够给她一个承诺,是他没有办法让她安下心来全心全意的相信他,依赖他,可他还是非常非常的生气,非常非常的愤怒。

    他将药瓶放在她身后梳妆镜前,低沉的声音沙哑道:“好好吃,不要落下……”说完转身就离开。

    曲清晚抬眼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的背影,他刚刚的声音是那样的平静,仿佛任何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平静的让她感觉到心里一阵阵的发痛,而他离开的脚步踩在底板上仿佛像是踩在她的心口一般,她双眼通红的看着他的背影。

    “是我做错了吗?是我做错了吗?”她的声音不大,但杜麟轩却是清楚的听到,他停下脚步,但却没有回头。

    “不,你没有错,是我错了……”他给不了她任何的承诺,给不了她一个她想要的家,做为一个男人最基本所能给予他爱的女人的一切,他现在都给不了,他有什么权利要求她任何事情,是他自私的想要将她留在身边,而他自己有多么的自私,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曲清晚看着他离开,眼中的泪水刷的一下滑落下来,身子也缓缓蹲了下来,为什么她会觉得是她做错了,难道她保护自己真的有错吗?她双手紧握着,不敢用力呼吸,只能轻轻的一口一口呼吸着,只要稍稍一用力,她就会感觉到胸口痛彻心扉般的难受。

    她想要留住他,他离去前喃喃自语的那句‘对不起,清晚 ’她听得清清楚楚的,他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他为自己,为然然所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楼下然然的声音响起,“爸爸,妈妈怎么还没下来?”

    “妈妈有些不舒服,爸爸送你去学校。”

    她连忙用手捂住嘴,不让自己的哭出声来。

    从那一天开始,他就没有再回来过,然然问过她无数遍,爸爸怎么没回来,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她也不知道,没有办法回答他,只能告诉他爸爸出差了,可能要几天才能回来,小家伙眼中有着失望,也有着期待,而她却是再也不肯定他会不会再回来。

    杜麟轩离开的那一天朱玉莲又给自己打电话,翻来覆去的说的还是那些话,她第一次生气的告诉她要她以后不要在因为这件事给她打电话,也是第一次挂了她的电话,以朱玉莲那样强势的性格,她以为她还会将电话打过来,可是没有,她没有再打来过,让她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她真的是没有力气再应付她了。

    李筱绡的电话也来过好几个,约她逛街,吃饭,可她真的没有心情出去,她现在只想一个人安静的待一会,哪也不想去。

    每天将然然送到学校后,她就回来,不是看电视就是看电影,不然就坐在花房里发呆,再不然就到天台上吹吹冷风,一待就是一整个下午,她想以后的日子也许就真的要这样过了,每天都会做着重复的事情,等待着然然一天天长大,而那个人就真的这样抛弃他们了,想到他,她的眼眶再一次红了起来,她不敢去想以后的日子如果没有了他,她要怎么生活下去,也许她会心死,就像是一片没有生命的树叶,飘落在空中,最后还是会落在地上。

    看着从她眼前飘过的树叶,她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而自己此时却是站在天台的边上,只要再往前迈上一步,她就真的会同飘落的树叶一样……她刚刚都在想起什么,她又在做些什么,她还有然然,她怎么会让自己有这样的想法,她连忙离开天台。

    晚上接然然回来的路上,他就一直在问爸爸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能不能给他打个电话, 曲清晚面对然然渴望的目光心里再次一阵阵的发痛。

    晚饭小家伙吃的很少,她也没有什么胃口,她知道然然是因为想杜麟轩在闹情绪,也就没逼他好好吃饭,晚一点的时候,然然拿着画笔到客厅的茶几上画画,说学校的老师让画一家三口的画像,可是爸爸没在。

    听到然然的话,她的心里再次抽痛着,连忙躲到厨房里,小家伙刚刚吃得很少,她拿出面条想要给他煮一碗面,刚刚打开水龙头,就听到然然兴奋的大喊声,“爸爸,你回来了……”

    曲清晚拿着小锅的手一滑一下子掉到水池里,她连忙关掉水龙头。

    “爸爸,妈妈说你出差了,你去哪里了,怎么去了这么久?”

    杜麟轩的目光看向厨房的方向,“爸爸公司有事情,所以时间久了一些,你在画什么?”

    “一家三口的画像呀,老师说要上交的。”

    他摸了摸小家伙头,“你先好好画,爸爸去看看你妈妈。”

    曲清晚听到他进来的脚步声,拿起一旁的水杯假装倒水,杜麟轩缓缓的走近她,“给我打电话了?”

    她拿着水杯的手渐渐握紧,如果是以前她不会给他打电话,她会一直的等下去,可是现在她却是真的害怕他会突然消失在她的生活中,从他离开的那一天开始她就一直在给他打电话,打了十几通的电话,可他却是一直关机,她从来没有那样的慌乱过,从来没有那么的不安过,如果是以前她想她不一定会这样揪心的难受,可是在她确定自己早已爱他无法自拔后,她真的承受不了他突然的冷漠,突然的消失。

    死死的捏着水杯,拿起放在嘴边,还未等她喝下杯中的水,眼睛一眨眼泪就已经滴落在水杯中。

    杜麟轩看着她的纤细的背影,他心里有着微微的痛楚,他离开的那一天就直接去了暗夜,一天一夜他将严绪东和峥少他们全部都喝倒,自己好像是醉了,但脑子却特别的清醒,比什么时候都清醒,心里的痛楚却一点都没有减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