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2【倒贴都不要你】
    ,精彩小说免费!

    顾长歌双手死死的握成拳,泪水刷的一下流了出来,“杜麟轩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你怎么会将我对你爱说的这样一文不值,我当然爱的是你的人,也只爱你……”

    他突然转过身来看向她,“够了顾长歌,现在外面那么多记者,你要是想明天上头条,就继续和我在这里纠缠,我是无所谓,但是你总要顾忌一下顾氏的形象,以防你董事长的地位不保。”

    他的话顿时说中她的要害,要是外面那些唯恐不乱的记者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会乱写,顾氏董事长的宝座对她来说至关重要,她不能失去,可被杜麟轩一下子点破,她却是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他往前走了几步,她又追了上来,“麟轩,你误会我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对你从来就是真心的,我爱的那个人是你……”

    他再次停下脚步回头看她,冷笑着道:“如果我是一个穷光蛋,是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或是我也是一个私生子,你还会爱我?”

    “会,我会,只要是你,我都会爱。”

    顾长歌肯定的回答却是让他冷峻的脸上露出嘲讽的笑意,不再停留转身走进宴会厅。

    她站在原地哀怨的目光看向他的背影,她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外面那么多记者,她就算是想将两个人的事情闹大,但也不是现在,现在她要是追出去,只会是自取其辱。

    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站在一侧的栏杆前,拿出手包里的粉饼,双手微微颤抖的打开,往脸上涂抹着,遮住刚刚的泪痕,在她觉得满意后,收起粉饼刚刚要走回宴会厅里,一侧相连的阳台上突然响起她熟悉,但却是极其讨厌的声音。

    “你还是真是对杜麟轩不死心,就算是被他一次次的羞辱,你还是不放弃,可惜呀就算是你死缠烂打,倒贴,杜麟轩他还是不要你。”

    顾长歌听到他的话气的脸色惨白,恨不得现在就冲到他的面前撕烂他的嘴,“杜麟琛你够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就算是我死缠烂打,倒贴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最好马上消失在我面前,永远也别让我看到你。”她已经压低了声音,但却还是控制不住胸口的怒火,如果不是他,她和杜麟轩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她又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去国外调养了那么久,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他却还敢一次次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杜麟琛非但没走反而从一侧的阳台上一跃到她的面前,“顾董事长,注意你的仪态,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一个怨妇一般。”

    “杜麟琛你……”她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好了,好了,说正事,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些话你还记得吧,只要你答应和我合作,我会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你再考虑一下,我等你的答复。”

    杜麟琛拉了拉身上笔挺的西服,自信满满的从她身边走过,停在她的身侧,“不要让我等太久。”

    顾长歌却是仰起头声音从齿缝里传出来,“我劝你不要做白日梦了,我是不会背叛麟轩和你合作的。”

    他也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那好,我们走着瞧。”

    再次回到宴会大厅,大厅里再次响起舞曲,她在宴会厅里再次四处寻找着杜麟轩的身影, 再次向他走去,她要提醒他小心杜麟琛,让他知道她和杜麟琛并不是一路人,她的心始终都是在他的身上,从来都没有变过。

    她的走进,围在杜麟轩身旁的几个人都纷纷的散开,今日来的宾客包括媒体记者都清楚当年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更清楚顾长歌今日出现的目的,并非曲氏的朱董事长面子大,而是这里有她要找的人,所有人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貌似无意实则却是有心的往他们两个人的方向看着。

    “麟轩,我有很重要的话和你说,能不能请我跳支舞。”

    他晃动着手中的酒杯,心里早已经不耐,“不好意思,我早已有舞伴了。”

    他放下酒杯走向曲清晚的方向,拉过和李筱绡说话的曲清晚拥在怀中,还十分绅士看向李筱绡道:“李小姐,清晚我带走了,不介意吧。”

    她连忙摆手道:“不介意,一点也不介意,你请便。”

    他微微的向她点了点头,带着一脸惊讶的曲清晚走进舞池。

    “我们还从来没跳过舞。”他低声在她的耳边亲密的道。

    曲清晚面红耳赤垂下头,他这个小心眼的男人一定是在生气刚刚他没来前,自己和杜麟琛跳舞的事情。

    顾长歌美丽的双眸死死的盯住杜麟轩怀中的曲清晚,她真想冲上去,将曲清晚从他的怀中拉出来,杜麟轩是她的,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就只能是她,曲清晚她怎么配站在杜麟轩的面前。

    杜麟琛不知何时悄悄走到她的身后,“是不是很想将杜麟轩从她的身边抢回来?”

    她再次听到讨厌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忍不住回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转身从服务生的托盘里拿起一杯酒,走向一旁的圆桌前,目光却还是死死的盯着大厅中间的两人。

    阴魂不散的杜麟琛再次走向她,“现在就只有我能帮你,你可要想清楚了。”

    顾长歌根本就当他是空气,杜麟琛也识趣的离开,但他的目的达到了,就看最后的结果,他直觉顾长歌一定回来找自己的。

    曲清晚的舞跳得真的不是很好,一曲还没结束,就已经踩了他好几脚,可他却还面不改色的带着她一圈圈的跳着,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跟我跳舞很紧张吗?”

    “不是,我其实根本就不怎么会跳舞。”

    “嗯,我看出来了。”他好看的眉头还是微皱了一下,她知道他这样的小动作,代表着对事情的不满。

    “我警告过你的话你是不是都忘了?”

    “啊?”她疑惑的看着他,他警告过自己的话太多了,她也不知道她指的是哪句话。

    “离杜麟琛远一点,你现在已经不是杜氏的员工了。”

    说来说去,还是在生刚刚她和杜麟琛跳舞的气,她也是被逼的好吗?他以为她想呀,刚刚那么多人看着,她要是拒绝杜麟琛就太不给他面子了。

    “我知道了。”心里想的话她可不敢说,低垂着头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

    “房卡拿到了吗?”

    “嗯,庄秘书给我了,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住一晚,然然怎么办?”她本来只是想过来后在朱玉莲面前露个面就离开的。

    “然然我已经交给保镖和陈嫂了,你放心,住在这里只是想要重温旧梦,难道你不想吗?”他突然低下头,在她耳边的敏感处轻声的道。

    她刚刚一瞬间的迷茫,顿时云开雾散,娇美的脸颊上迅速红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