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9【也只能帮到这了】
    曲清晚回到玫瑰庄园,然然已经要睡觉了,听到她回来的声音,连忙跑了出来,曲清晚见他光脚跑出来,连忙将她抱了起来,走回他的房间。

    “曲小姐你回来了。”

    “陈嫂,你去休息吧,然然交给我吧。”

    “妈妈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妈妈和姥姥说了一会话,很晚了快睡觉吧。”曲清晚为他盖好被子。

    小家伙看着她道:“妈妈,我想爸爸了,他什么时候回来,我刚刚问了陈奶奶,她说爸爸出差了,妈妈,爸爸真的出差了吗?”

    她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连忙转过身,不让然然看到她眼中泪水,“然然快睡觉吧,不然明天又该起不来了。”

    小家伙连忙起身抱住她,“妈妈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让你伤心了。”

    “不是,然然没有说错什么话,妈妈是因为眼睛有点不舒服才会流眼泪。”

    “妈妈你骗人,是不是爸爸惹你不高兴了。”

    她连忙笑看着他,用手捏捏他的鼻子,“都不是,没有人惹妈妈不高兴,真的,但是你现在要不是还不赶快睡觉的话,妈妈就真的要不高兴了。”

    小家伙连忙躺好闭上眼睛,曲清晚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小家伙突然又睁开眼睛看着她,“妈妈,爸爸是不是不会回来了?”他的眼睛红了起来。

    曲清晚心疼的抚摸着他的小脸,“爸爸怎么会不回来那,爸爸是出差了,但只是去几天,很快就会回来的。”

    “真的吗?”

    “真的,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好了这回可以睡觉了吧。”

    小家伙乖乖的闭上眼睛,她细心的为他盖好被子,才起身关门离开。

    走向二楼房间,屋里每个角落都有他的身影,她退了出来,带上门,走向一旁的书房,看着整洁的办公桌,她伸手放上面抚摸着,坐在他的位置上,心里,脑子里想的全部都是他。

    其实心里明明知道这一切都不应该怪他,他没有做错什么,司徒美雅是他妈妈,他不可能不帮她,但他也并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她的事情,问题在她,是她自己怕受到伤害,是她怕杜麟轩以后会后悔。

    司徒美雅和朱玉莲之间的恩怨她虽然并不是很清楚,但大致上也清楚了一些,她是真的害怕杜麟轩会有一天也同样怨恨着她。

    这个屋子里的每一处都有他的声音,他的气息,心里的想念就像是泉水一般不断涌出,她起身离开这里,走下二楼,拿起沙发上的外衣穿上,走了出去,她现在需要新鲜的空气,不然她都要忘了要如何呼吸,原来深爱着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他的离开就像是将你唯一赖以生存的空气都带走,他不在你身边的每一天你都会觉得是度日如年,无论做什么事,脑中都会出现他的身影。

    她从不知道自己竟然已经是这样的依赖他了,而他的出现早已成为她生命中的一部分。

    独自走在小区里,看着一幢幢的别墅,她自嘲的笑了笑,她可能是住在这里的人中唯一一个晚上出来散步的,沿着石块铺成的路面缓缓的走着。

    寂静的冬夜里她独自一个人走到人烟稀少的小区里,她没有感到一丝的害怕,唯一感到的就只有寒冷,沁人心扉的寒冷,她双手抱着肩膀,低头一步步的向前走着。

    一辆黑色的奔驰跑车从她的身后驶过,缓缓的停在道旁,她并没有在意,继续低垂着头缓缓向前走着,在她接近黑色的跑车时,驾驶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曲小姐,好久不见。”严绪东站在身旁看着她。

    曲清晚抬起头来看着他,没想到会遇到他,她怎么忘了他也住在玫瑰庄园。

    “严律师你好。”

    “不知道曲小姐现在有没有空,我可以耽误你几分钟吗?”

    曲清晚犹豫了一下,“可以。”

    “外面冷,曲小姐先上车吧。”

    她坐进他的车里,严绪东也坐了进来,“曲小姐应该知道我要和你说些什么吧。”他的目光一直凝视着她,他也能看得出她的状态也不是很好。

    看到她这样子,在想到杜麟轩整天将自己关在屋里,谁也不见,他倒是好躲在家里享清闲,他却是要疯了,司徒美雅的电话一天能打十几个,就是逼问他杜麟轩在哪,他不能说,也不能不接电话。

    她们两人闹矛盾最后怎么却是他受苦,想来想去不能再一直这样下去。

    “是因为杜麟轩的事情吗?”

    “曲小姐,我觉得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应该也能感觉出来杜麟轩对你的不同,他是不是真的爱你,不用我说你应该最清楚,我找你就是想和你说说星宇的案子,当你一进入公司,司徒美雅就找到三少说了她的计划,三少他不赞同她这样做,但司徒美雅一直用死来威胁他,就算是他根本就不相信司徒美雅会因为这件事而寻死,但她毕竟是他的妈妈,可就在你们从江南回来后,他突然改变了注意,在后来事情就不用我说了,你应该也都知道了……” “我不知道你从司徒美雅那里听到了什么,但三少除了答应她诬陷你窃取了星宇的案子外,什么都没有答应过她,这件事你可以责怪他,但你不能看不到他对你的感情,你们分开那天晚上,他喝了很多酒,我差一点以为他是想要喝死自己,喝醉了后,喊了一个晚上你的名字,求你不要离开他。”

    “曲小姐,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我还从来没看到他为了女人如此颓废过,如果你说他并不是爱你,我都不知道什么样的感情才算是爱。”

    她一直静静的听着他说的话,低垂着头,眼泪一滴滴的滴落在手背上,严绪东抽出一张纸巾递到她的面前,“曲小姐,我也知道你也是真的爱他,既然这样就不要彼此折磨。”

    他的话说完,车子里一下寂静下来,她深吸了几口气道。

    “严律师,很感谢你刚刚和我说的这些,其实我早就不怪他了,他也并没有什么错,只是的我心里有太多的顾虑,是我自己的问题,我需要时间好好的想一想,很晚了,我也该回去了。”

    严绪东看着她打开车门走了出去,他总有一种感觉,自己刚刚说了那么多都是白说了,曲清晚是个有主见的女人,如果她早就想好了和杜麟轩分开,谁的话对她来说都不管用。

    他轻声的叹了口气,他该说不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至于他们之间会是怎样,就只能看杜麟轩怎么做了,他一个外人也只能帮到这里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