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0【用身体惩罚自己】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整夜,杜麟轩一直睁眼看着窗外,护士进来输液的时候,他也一动不动的,他手心中滚烫的热度让护士觉得不正常,给他量了一下体温,将近四十度,小护士连忙招来医生。

    严绪东来的时候,杜麟轩依旧是一句话都不说,比以前更加的冷漠,更加的不易让人接近。

    “我已经跟庄秘书说过你这几天都不会去公司,刚刚董事长夫人来过电话,我说你出差了,但她好像并不信,要不你还是告诉她吧。”

    “不用,我不想看到她。”他终于开口说话。

    “昨天……”

    “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

    严绪东看到他的样子,心里也觉得特别的憋得慌,“好吧。”

    屋内再次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他闭上眼睛,眼前却是出现曲清晚的样子,她求自己能放过他,求自己以后都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她说他们不会再回到从前,真的不会再回到从前了吗?他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爱上一个人就这样错过。

    他从来未像现在这样憎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司徒美雅帮她,如果他没有爱上她,如果她不是当年酒店里的那个女孩,也许他心里不会有这样的愧疚感,可他已经在尽力的弥补了,现在他才知道伤害一旦造成,是怎么也弥补不了。

    但他愿意用他一生的时间去弥补她,只要她愿意留在自己的身边,可她还愿意吗?她还能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吗?他不知道,曾经他坚定她不会离开自己,可昨天后,他心里的坚定渐渐开始动摇了。

    次日清晨,当庄心妍在办公室见到他时,惊讶的瞪大了双眼,杜麟轩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就低头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件。

    庄心妍自觉自己失态了,连忙道:“副总,上午的董事会推后了半个小时……”

    “嗯,我知道了,联系国外分公司那边,视频会议改在下午,没你的事了,出去吧。”

    她并没有马上走,而是一直看着他依旧惨白的脸色。

    杜麟轩抬头看着她,“你还有事吗的?”

    “副总,你的身体?”

    “我没事,出去工作吧。”他冷声道。

    庄心妍走出他的办公室,拿起内线电话打给严绪东。

    “什么?他来公司了。”他深吸了一口气,他是真的嫌自己命太长了吗?

    “好,我知道了。”

    他挂上电话,拿起西装的外套,走出办公室。

    杜麟轩抬头看了一眼门都没敲就冲进来的严绪东,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微皱了一下眉头道:“严律师,你的手今天没带来公司是吗?”

    “这些都不重要,你怎么会在这。”他一脸严肃的看着他道。

    杜麟轩依旧是头也不抬的道:“上班时间,我不在这应该在那?”

    他双手拄在他的办公桌上,“是杜氏要倒闭了吗?非得要你回来上班,三少,我知道你现在心里难受,但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曲清晚她……”

    杜麟轩嘭的一声将手中的笔拍在桌子上,“严绪东,什么时候你可以对我指手画脚的了,出去。”

    他用力的深呼吸,看着他凌厉的目光,自己是没有本事让他乖乖的回到医院,但他也不能看着他死在这里。

    他转身走了出去,手刚刚放在门把手上,杜麟轩的声音在他身后道:“不要再找她,也不要给她打电话。”

    严绪东猛地转过身看着他,“你还是放不下她,那就等你身体好了再去追回她,可你现在这样算什么?拿自己的身体惩罚自己?”

    “和你没有关系,出去。”

    ……

    会议室里,杜氏的董事拿着手中的业绩报表,脸上都露出满意的神情,唯有杜麟琛连看都没看一眼,目光一直看着对面始终低垂着眼帘的杜麟轩,脸上温和的笑容不再,取而代之的却是满眼的嫉妒。

    “听说杜副总近来身体不太好,年轻人要多注意休息,不要只知道工作将身体弄垮了,杜氏可是还要指望着你那。”

    “多谢黄叔的关心,我没事,就是不知道这季度的业绩报表,各位董事还满意吗?”

    “满意,满意……”

    他嘴角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满意就好。”

    杜麟琛身子靠在身后的椅背上,“杜副总真的很厉害,宏盛那么难搞的案子都能签下来,现在真是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杜副总了。”他冷嘲热讽的话却是让杜钰君看向他一眼。

    杜麟轩却当他是空气一般,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杜钰君开口道:“宏盛的案子既然已经签下来了之后的事情就交给麟琛吧,麟轩你没有什么意见吧。”

    “没有,我没有意见。”他能有什么意见,一直以来杜钰君不就是这样做吗?利用他来为杜麟琛铺平在杜氏的道路,他早就习惯了。

    “那好,我们进行下一项……”

    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推来,庄心妍微微的点了点头,踮起脚尖走向杜麟轩,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将手中的电话递到他的手中。

    “你确定吗?好,我马上就过去,你要是有消息也马上告诉我……好,我知道了。”他将电话交到庄心妍的手中,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走向门口。

    “杜麟轩你要干嘛去?现在在开董事会。”

    “不好意思,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办。”他开门走出会议室,庄心妍连忙也跟着走了出去。

    杜麟轩坐进车子里,脸色一直阴沉着,刚刚李筱绡在电话里说曲清晚带着然然离开了,他觉得自己的脑袋顿时嗡了一下,她后面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她真的带然然离开了吗?她就这样的恨自己,恨到一定要离开这座城市才行。

    ……

    在楼下等得焦急的李筱绡听到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连忙跑了过来。

    “杜先生。”她找不到曲清晚,不知道她是离开这里了,还是只是带然然出去散散心。”

    李筱绡看着从车里走出来的冷峻男人脸色阴沉的骇人,她有些不确定她告诉他这件事是对还是错,可除了他,她不知道还有谁能找到曲清晚。

    打开房门,李筱绡冲进房间,当看到衣柜里的衣服好好的挂在衣柜中,行礼箱子也原封不动的摆在那里,她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应该只是带然然出去散散心了。

    杜麟轩看了一眼衣柜里的衣服,转身走了出去,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不停的抽着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