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4【有钱了不起吗?】
    快下班的时候闵之祺从办公室走出来,看着曲清晚还在忙,他笑着敲了敲门,曲清晚的目光从电脑前移开,看着门口站着的人。

    “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闵之祺走了进来,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他是在为自己创造机会,明知曲清晚很有可能会拒绝,他也想要试一下。

    她连忙看了一下时间,他要是不说快要下班了,她都忘了时间,筱绡说今天晚上去她家吃火锅,她没想到杜麟轩竟然也要跟着去。

    “闵总,不好意思,我晚上有点事。”

    “没关系,那下一次。”他心里失望,但脸上并未表现出来,即便知道自己的希望非常的渺茫,但他还是不想就这样放弃,只要她还是单(身shen),只要她还没有亲口告诉他,他们又在一起了,他就不会放弃。

    她微微的点了点头,收拾好的桌面上的东西,特意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没有未接电话,没有短信,杜麟轩应该是还在忙,她拿起包包准备离开。

    “我送你吧。”闵之祺同她一起走出办公室。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再说你也不顺道。”

    “我正好有事要往那边去,现在这个时间也不好打车,你就不要和我客气了。”

    他是好心,她是不能再拒绝了,“那谢谢了。”

    车子刚从停车场里开出来,杜麟轩的车子也刚好开到闵跃大楼前,他看着闵之祺的车子从他车子的一侧驶过,副驾驶上的女人是曲清晚。

    怪不得她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原来是因为有人送,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至极,是不是他说的话,她都不会听,他让她辞掉闵跃的工作她不听,他让她离闵之祺远一点她却当是耳旁风,他恨得咬牙切齿,调头跟上。

    闵之祺将车子停下来,“你原来是到李小姐家吃饭。”

    “谢谢你送我。”

    “不客气,其实我还真是(挺ting)想然然的,下次带他一次出来吃法吧。”

    曲清晚微微一下,“好。”

    “对了,这是我一个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玩具,你也知道我(身shen)边没有什么小朋友,我看然然特别喜欢机器人模型这个就送给然然。”他从后座上拿出一个精致的袋子。

    “然然的玩具已经很多了,还是送给其他的小朋友吧。”

    “我(身shen)边除了然然也没有小朋友,你该不会让我留下来自己玩吧,就当是帮我一个忙,我家里要是放着一个玩具,也(挺ting)奇怪的。”

    曲清晚明白他这样说是不想自己拒绝他,“好吧,我替然然谢谢你。”

    “不用客气。”

    “那我上去了。”

    “好。”

    她伸手解开安全带,卡扣却是怎么也按不开。

    “怎么了?”

    “卡扣好像是坏了,怎么也按不开。”

    “我来看看。”他接近她,闻着她(身shen)上淡淡的清香,有那么一刻的失神,他真的很想将她抱在怀中,可他却不敢真的这样做。

    曲清晚的(身shen)子向后靠,避开与他的接触,他们现在的姿势真的很暧昧,如果是在别人的眼中,会以为他们在接吻。

    嘭的一下卡扣被打开了,闵之祺的(身shen)子离开她,却是有点舍不得,“好了。”

    “谢谢。”她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闵之祺放下车窗看着她,“清晚,我……”他犹豫了一下,微微一笑,“没事了,你上去吧,明天见。”

    “好,明天见。”

    看着他的车子离开,她才走向单元,停在(身shen)后的车子按了一下喇叭,吓了她一跳连忙回头看了过去,车门被打开,杜麟轩高大的(身shen)子从车里出来,冷峻的脸紧绷着,怔怔的看着她吃惊的样子。

    他关上车门走向她,口气不悦的道:“给你打电话打不通,原来是怕我耽误了你的好事。”

    曲清晚皱起眉头,“你这话是是什么意思,耽误我什么好事?”

    “你说那,刚刚谁送你回来?”

    她眉头锁得更紧,他也没说要来接她,她下班前还一直等他的电话,电话她不知看了多少遍,可他怎么就说她的电话打不通,现在他出现了,却又(阴yin)阳怪气的,是因为看到闵之祺送自己回来吗?一想到这样的可能,她心里竟然莫名的有些心虚,是担心他会误会。

    他(阴yin)沉着脸走到她的面前,“我要你现在,马上离开闵跃,我不想看到其他的男人窥窃我的女人,你明天就辞职,违约金我付,多少我都付。”

    曲清晚听着他一副命令的口吻,她一下子就觉得特别的委屈,她凭什么这样命令自己,凭什么他要她辞去工作她就要乖乖的听他的,她不是他的附属品,不是他的员工,她的脸气的通红,甩开他的手,“有钱了不起吗?杜麟轩,我知道你有很多钱,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不都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请你尊重我的人,尊重我的工作,尊重我的选择。”

    杜麟轩拉住她手臂,将她拉到自己的(身shen)前,“让我的女人在(爱ai)慕她的人(身shen)边工作,就是尊重?曲清晚,这已经是我忍耐的极限了。”他完全像是一个嫉妒的丈夫一般,不喜欢任何男人看她一眼,恨不得将她藏到一个没人看得见的地方,而她的眼中就只能有他一个人。

    曲清晚气愤的再次甩开他的手臂,转(身shen)走进单元里,她不是不想离开闵跃,而是绝对不能因为他说的原因离开,闵之祺对她有过很多帮助,她不可能说走就走。

    他(阴yin)沉着脸跟了上去,她按下电梯,他却默不出声的跟在她的(身shen)旁,她的余光偷偷的看着他,见他一直(阴yin)沉着脸低垂着头。

    杜麟轩侧头看着她,见她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可刚刚她和闵之祺在车上却是聊了那么久,而且还那么亲密的样子,她难道就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吗?他不喜欢她留在闵跃并不是不想让她工作,而是因为闵之祺这个人,如果他将一个喜欢自己的人留在(身shen)边,难道她就不会多想吗?

    电梯门打开,她走了进去,他也跟着走了进去,电梯门合上的一瞬间,杜麟轩将她压在一侧的电梯墙上,他突然的举动吓了她一跳,手中拿着的玩具也掉在地上,他低着头目光凝视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

    “杜麟轩,你干嘛?这是电梯里,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

    “要你离开闵跃你就那么不愿意吗?是单单的因为这份工作?还是因为闵之祺?”他的声音没有刚刚那样冰冷,但却带着一丝小心翼翼,他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的眼,想要从她的眼中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