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5【原来你这么爱我一】
    曲清晚以为他的话更加气愤的看着她,他将自己当什么人了,他就这么不信任她吗?

    她将头扭过去,根本就不屑回答他的话,杜麟轩的(身shen)子却是更加的贴近她的。

    曲清晚被他压得喘不过起来,他真的是疯了,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他还以为这里是杜氏集团,是他的地盘,推不开他,她就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也不看他,反正电梯马上就要到了。

    杜麟轩看她一脸倔强的样子,不看自己,也拒绝回答自己的问题,这样的曲清晚还有谁敢说她是个温柔的女人,她的倔强是从骨子里生出来的,是天生的,可他偏偏就是喜欢她这个样子。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门外站着的两个人看到她们两人的样子,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如果不是小家伙一下子扑到杜麟轩的(身shen)前,气氛会更加的尴尬。

    “爸爸,你来了,你是去接妈妈下班了?”

    杜麟轩放开曲清晚,伸手抱起小家伙走了出去。

    曲清晚捡起地上的玩具,跟着走出电梯。

    屋里里气氛还是非常的尴尬,李筱绡看了看曲清晚,又看了看一直被小家伙缠着的杜麟轩,连忙道:“然然,你刚刚不是说要帮筱绡阿姨弄火锅吗?我们现在开始吧。”

    李筱绡带着然然离开,寂静的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人,曲清晚向后退了几步与他保持距离,杜麟轩看着她的举动,不悦的微皱着眉头,她退他进,直到她退到无路可退。

    “你真的喜欢闵跃的工作?”他终于出声道。

    房间并不是很大,他高大的(身shen)子挡在自己的面前,他的气息更是让她感觉屋内的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她低垂着头,刚刚面对他时的勇气已经没有了,可她还是觉得他们应该将话说清楚,“是,我是喜欢这份工作的,与任何人没有关系,尤其和闵之祺没有关系,我不是没有想过辞职,但闵之祺帮过我很多,就算是要走,我也不可能说走就走。”

    他看着她低垂着头,露出白皙的脖颈,他的目光变得更加的深邃,插在裤兜的双手伸了出来,抚摸上她的脸,将她的头抬起来,“我相信你对他没有任何感觉,可他对你是什么样的感觉你应该知道,他对你的帮助,我来还,你喜欢工作我不会阻止你,但你留在他的(身shen)边我真的不放心,我会生气,我也会嫉妒,你明白吗?如果我的(身shen)边出现一个(爱ai)慕我的女人,你不会觉得是一种威胁吗?”

    她望着他深邃的双眸,在他的眼中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倒影,“你(身shen)边(爱ai)慕你的女人还少吗?顾长歌,陶盈珍,还有你曾经的那些女人,如果我要是每一个都生气,都嫉妒我早就不知道被生死多少回了。”

    杜麟轩皱着眉头,冷峻的脸上像是覆了一层的冰霜,“你的意思是说,你不会生气,不会嫉妒,不管我(身shen)边出现多少的女人,你都没有任何的感觉。”他覆在她脖颈上的手渐渐收紧,如果她敢说一个是字,他就真的会掐死她。

    “当然不是,我也会生气,也会吃醋,但我相信你,相信在你的眼中,在你的心里我是唯一的,是无可取代的,同样在我的心里你也是唯一,无人可以取代的,就算是你霸道,你(性xing)格(阴yin)晴不定,洁癖,挑食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但你在我的心里依旧是无人可以取代的,不是因为你是然然的父亲,只是因为你是杜麟轩,不知不觉在我心里藏了四年多的人……”

    她的话还没说完,双唇就已经被他用力的吻住,他像是将所有的感(情qing)全部都注入到这个吻中,她的话让自己的心不由的颤抖着,刚刚还慌乱的心因为她的话渐渐的平静下来,如果是以前,如果换做任何一个女人同自己说这样的话,他都会觉得厌恶至极,可对她,他完全没有任何厌恶的感觉,反而心潮澎湃,心里激动不已,只想将她抱在怀里,狠狠的吻住她。

    原来(爱ai)上一个人可以有这样幸福的感觉,尤其在她说,在她的心里自己是无可取代的,而且早在四年前,他就已经进入他的心里,原来她早已经将他藏在心里这么多年,这样的感觉让他心里暗喜,搂住她的双臂更加的收紧,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shen)体里。

    曲清晚感觉到双唇有些痛紧接着是酥酥麻麻的感觉,他撬开她的双唇,深深的吻着她,像是要将她吸进自己(身shen)体里一样,她口中甜甜的气息让他(欲yu)罢不能。

    曲清晚同样动(情qing)回应着他,双手缠上他的脖颈,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吻他比每一次都用心,他是在用心吻她。

    她的回应对他来说是最好催(情qing)药,抱着她的(身shen)子,倒在(身shen)后的(床chuang)上,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给自己这样依赖的感觉,也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在说他是无可取代的时候,让他有种心痛的感觉。

    他一遍遍细细深吻着她,曲清晚温柔的任他吻着,就算是双唇已经感觉到麻木,她也没想要推开他,她舍不得放开他,舍不得结束这样甜蜜的吻。

    屋外突然响起然然大喊李筱绡的声音,让她一下子从甜蜜的吻中清醒过来,她微微动了一下想要推开,而他却是将她搂得更紧,细细的吻再次让她同他一直沉醉。

    许久后,他的(身shen)子微微抬起一些的,低头看着自己(身shen)下被他吻得双村唇红肿的女人,他却还是觉得并不满足,如果不是他仅存的理智不断的提醒他,小家伙就在外面,随时都可能会进来,他真的不想放开她。

    她脸色羞红的根本就不敢看他的眼睛,他眼中压抑的**是那样的明显,而她贴近自己的(身shen)体上的变化,她也能清晰的感觉到。

    杜麟轩沙哑着声音道:“曲清晚原来你这么(爱ai)我呀!”他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她,嘴角微微扬起,冷峻的面容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曲清晚又羞又怒,她觉得他看向自己的眼中带着得意的目光,起(身shen)就要坐起来,却是被他再次按回(床chuang)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