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3【小心眼】
    曲清晚将电话回拨过去,就只是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

    “闵总你找我。”

    “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事情有些紧急。”

    她知道,如果不是着急的事情,他不会这么晚打给自己,“出了什么事情,你说吧。”

    “明天要临时出差,你能去吗?时间不会太长,三四天的时间,如果你不能去就将手中浅雨科技的资料整理一下,我记得我让你备份过,你整理好了,我现在就过去取。”

    她感觉出事情的紧急,不然他也不会连一个晚上都不能等,浅雨是闵跃最大的客户,从入职开始浅雨所有的事情都是她一个人在跟进,没有人比她更了解浅雨的情况,也没有人比她更适合出这趟差。

    “闵总,浅雨的案子一直都是我在整理的,我明天可以出差……”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手中的手机就被人抢走,直接挂断,关机,动作一气呵成。

    曲清晚顿时愣住了,在杜麟轩将她的电话扔到一旁的沙发上她才反应过来,她见他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心里的火一下子就冒了上来,“杜麟轩,你干嘛?你为什么要抢我的电话,你又凭什么挂断我的电话?”

    “你要出差然然怎么办?继续交给李筱绡来带吗?不就是一份工作吗?会比然然还要重要吗?”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然我会安排好,工作我同样也会做好,这次的事情是突发情况,但但对闵跃来说非常的重要,你一向都是将工作放在第一位的人,难道这样的事情你会不理解吗?”

    杜麟轩紧绷着脸,看着她倔强的样子,他其实只是不想她那么辛苦,尤其不想她为了另一个男人那么辛苦,她是他的,是他的女人,可她却完全不顾忌他的感受,一定要留在一个爱着她的男人身边,这已经是他忍耐的极限了,现在却还要和那个男人单独出差,他要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是男人吗?

    他的声音很冷,“你要我理解什么?难道闵跃离了你就会倒闭吗?”

    曲清晚目光直视着他,眼中没有一丝害怕的神情,“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讲理,这个案子从头至尾一直是我一个人接手,现在临时换人,时间紧迫不说,很多细节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办法可以了解,这些你不会不懂,我只是在做一个秘书应该做的,除非我离开闵跃,不然我就有这个责任做好我的本职工作。”

    “那你辞职,现在就辞职。”他再次冷冷的道。

    曲清晚无力的叹了口气,她觉得没有必要在和他说下去,说什么在他那里都是错的,现在的杜麟轩就像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一样,和他说什么都说不出道理来,他只会认定闵之祺是在假公济私。

    她拿起被他扔在沙发上的手机,转身走向阳台,却是被他拽住手臂。

    “你一定要去是吗?”

    “是,这是我正常的工作,我必须要去。”她甩开他的手臂走向阳台。

    杜麟轩只是看着她的背影,却是拿她没有任何办法,只有这该死的女人敢一次次的拿他的话当放屁,从她第一次敢质疑他的决定开始,她的存在注定是他生命中一个独特的女人,而他除了妥协,真的拿她没有任何的办法。

    心里憋着一口气,却是无处发泄的,她不是他的员工,他不可能开除她,她更不是她从前那些女人,他不喜欢了一张支票就可以解决,她是他爱的女人,是他孩子的妈妈,是他这个世上最亲的人,这辈子她都不会让她离开自己。

    他现在好像除了自己和自己生气外,什么都做不了。

    曲清晚编了一个理由说刚刚手机突然没电了,和闵之祺说完明天出差的具体细节后,她挂断电话,走回屋内却是听到大门嘭的一声被摔上的声音,她的心也是猛地紧了一下,他走了,仿佛刚刚浪漫的一切都是她幻想出来,坐在沙发上,她再次打开电视,财经频道的新闻依旧播着,她手中紧握着电话卷曲着膝盖,将头靠在双膝上,此时她的心里也并不好受。

    杜麟轩坐进车里就开始后悔,仰着头看着高高的大楼,点上一根烟吸了很久,黑夜中他的车子里一片漆黑,只有点点的火星闪烁着光亮。

    从来都是女人主动依附着他,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是他掌控不了的,但曲清晚的出现却是让他心甘情愿将他的心放在她的手中,可直到现在他还有种不安的感觉,仿佛她还是会突然离开自己,而自己会再也找不到她,这样不踏实的感觉让他紧张,让他害怕……

    手中的烟已经燃尽烫着了他的手指,他却像是没有感觉一般,将烟熄灭,一个晚上没有响起的电话此时却是响起,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显示直接忽略,发动车子离开。

    一路上电话的声音一直让他的耳朵无法清净,他最后还是接了起来,没好气的道:“喂。”

    “三哥,你终于接电话了。”

    “什么事?”

    “三哥,我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情……”

    陶盈珍的话还没说完,他就道:“不能,我很忙。”他连听什么事情的兴趣都没有直接挂断了电话。

    陶盈珍又再次打了过来,这一次他直接按了关机键,将手机扔到后座上。

    车子转了一圈又再次转了回来,他回头看着安静躺在后座上的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拿了过来,他不是担心陶盈珍,而是怕曲清晚会打来电话,虽然这样是机率很小。

    刚刚开机就进来一条信息,是陶盈珍发的,很长的一段文字,他连看都没看直接删除。

    手机再次安静下来,他的目光却是一直盯着手机屏幕,修长的手指将手机按亮,翻出相册,相册中唯一的一张图片还加了密码,他输入密码后,一张照片出现在眼前,照片中的女人笑的格外的甜美,长长的头发披在肩头上,这张照片显然是偷拍的,照片中女人的目光并没有落在他的方向。

    他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突然陶盈珍的电话再次打了进来,他抚摸着照片的手指正好按到了接听键上,他紧锁着眉头,一脸的厌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