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6【惊爆婚讯】
    杜麟轩离开后大,杜钰君一个人站在院子里许久,他在想杜麟轩刚刚的话,他真的是因为曲清晚是的朱玉莲的女儿才同意他们在一起的吗?不是,他很肯定不是,其实他很羡慕杜麟轩,如果当年自己有他一半的坚决,现在这一切的悲剧都不会存在,是他太懦弱了。

    司徒美雅在大厅外的回廊里拦住了他,精致的妆容也掩饰不住她脸上的铁青。

    “杜钰君你什么意思?”她双手抱胸的怒视着他。

    他是真的不想理她,和她也没什么好说的,“请让一下。”

    “如果曲清晚不是朱玉莲的女儿,你会默许这件事吗?怎么,当年玩弄了人家的感情,现在想要用我儿子来做补偿,你做梦去吧,可我想问问你,你心里是对朱玉莲有愧疚还是对她死了的那个同胞妹妹,我想应该是死了的那个吧,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对死人都特别的有感情,口口声声说最爱的人是杜麟琛的母亲,但你心里其实还忘不了一个女人吧,那个女人也是因为你而死的……”

    “够了,司徒美雅你住口,你这个疯女人,你真的以为你做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他双手紧紧的捏住她的脖颈,双眼变得猩红一片,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如果自己没有娶她,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司徒美雅睁大了双眼,呼吸变得困难,双手使劲抠着他捏住她脖颈是双手,就在她快要无法呼吸的时候,杜奕晴突然大声的喊道:“爸,你干嘛?你快放手,你会掐死我妈的……”

    杜钰君听到死这个字,顿时清醒过来,双手一下子松开,看着眼前瘫软在杜奕晴怀里的女人,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顿时有些紧张的看着司徒美雅,自己刚刚都在做些什么,他差一点就真的杀了她……

    司徒美雅眼中带着恨意看着眼前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眼中都着绝望,她那么爱他, 甚至想过忘掉曾经的一切,可是现在他却想要杀了自己,因为别的女人想要杀了自己,这么多年了在他的心里自己还是那么微不足道,就连一个逢场作戏的女人都不如,就算是他知道她做过的事情又怎样,她不觉得自己有错,是他逼自己这样做的……

    ……

    杜麟轩回到家里,客厅开着一盏落地灯,曲清晚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的脸上流出满足的笑意,家里能够有一个人等着自己,能够成为一个人的牵挂,这样的感觉真的特别的好,特别的满足。

    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随意仍在一侧的沙发上,他站在她对面的沙发上静静的看着她,柔和灯光下她的脸的还是那样的白皙,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还有红艳的双唇,光是这样看着她,就会让自己有种冲动想要将她拥在怀中吻醒她,他俯下身子,双唇贴向她的,她柔软的嘴唇就像是果冻一样,特别的细滑,让他不由的渐渐加深这个吻。

    睡梦中的曲清晚顿时睁开了双眼,当看到眼前放大的俊脸时,微微一愣,随即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回吻着他,就在自己快要不能呼吸时,杜麟轩的手已经伸进她睡衣里,他放在一侧的西服兜里的手机响起。

    她用力的推了推他,满脸羞红的看着他道:“你电话响。”

    杜麟轩带着*的双眸望着身下的女人,再次狠狠的吻了她一下后,才站起身拿出兜里的电话走向阳台。

    十多分钟后,他走了进来,坐在她的旁边,一手搂着她,而她温柔的靠在他的怀里,客厅里特别的安静,他们两个人依偎在一起,也不说话,她除了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就是他细细的呼吸声,她不想打破此时的宁静,其实两个相爱的人只是这样静静的依偎在一起就是一种幸福。

    “我想你做好心里准备。”他低沉好听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什么心里准备。”

    “我要将我们的事情公布出去,不过我不会说是结婚,直说是订婚。”

    她迅速从他的怀中坐直身子,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她以为他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他怎么会突然想要将他们的事情公布出去,那么司徒美雅和杜家的人,还有朱玉莲都会知道他们已经结婚了……

    看着她脸上复杂的神情,他伸手将她再次搂到怀里,“一切都有我,你什么都不要想。”

    她怎么可能会不想,如果杜麟轩要公开,那些记者一定会将她所有的事情都挖出来,倒时然然的存在也一定瞒不住,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一旦然然的身份曝光,迎接她会是什么……

    “相信我,好吗?这是我认为最好的办法。”他冷峻的脸上露出让她安心的笑容。

    她心里非常的犹豫,非常的不确定,但她愿意相信他。

    ……

    早上各大娱乐的头版都是杜氏集团副总和一神秘女人订婚的消息,就连财经新闻都有相关的报道,一个早上的时间,杜氏前台的电话已经被打到爆,秘书室的电话也同样如此,根本就无法正常办公,所有人接电话接到手软。

    “不好意思杜副总不接受任何的采访。”庄心妍挂断电话,继续接起另外一部也是同样的话。

    严绪东走了过来,庄心妍刚刚挂断一部电话,微皱了一下眉头,这一早上接的电话比她一年接的都多。

    “他在办公室吗?”

    庄心妍点了点头,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严绪东用同情的看了看她,走向杜麟轩的办公室。

    他象征的敲了一下门走了进去,杜麟轩手中拿着电话站在落地窗前,“我没什么好说的,这本来就是我的事情,我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同意……妈,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如果你敢做伤害她的事情,后果应该也不是你能承受的了的……我不是在威胁你……我还有事先挂了。”’

    他挂断电话转身看向坐在椅子上的严绪东,冷峻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却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冷冰,他坐回椅子上,看着对面一脸笑意看着自己的人,“找我有事?”

    “你的动作也太快了,之前一点消息都不透露,杜夫人没有一早就跑来兴师问罪我倒是很意外,刚刚是她打来的电话吧,你这样威胁她就不怕她真的再做出伤害曲小姐的事情?”

    他的身子靠在身后的椅背上,一手抚摸着左手的戒指,“她应该不敢了,除非她想要失去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难道不是你吗?”

    他冷冷一笑,“钱和权才是她的最爱。”

    严绪东细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不管是多有钱的人,对钱和权的*都是永无止境的。

    “你是真的想好了是吧,司徒美雅就算是现在什么都不做,可她会甘心吗?毕竟曲小姐是朱玉莲的女儿。”

    “不管她是谁的女儿,她都是我想要的女人。”

    严绪东看着他,想了一下道:“那些记者很快就会将曲清晚的一切都挖出来,包括她和魏莫沉之前的事情,包括她是一个单亲妈妈的事,而他的孩子还是你的,也包括四年前的事情,这些事情一旦被挖出,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我自有办法不让她公开,我要的只是让司徒美雅接受这个事实。”

    “好吧,不管怎样这都是你自己的事情,那我先回去工作了。”

    严绪东走到门口却又返了回来,“忘了恭喜你成为第一准备走进婚坟墓的人。”

    他抬眼看着他,冷峻的脸上非但没有一丝的不悦反而是嘴角微微扬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