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8【你将我至于何地?】
    晚上然然睡在病房里的另一张(床chuang)上,杜麟轩则是坐在沙发上对着笔记本电脑办公。

    曲清晚终于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你们都说了什么?”

    杜麟轩打键盘的手停了下来,抬头看着她的方向,屋内没有开灯怕影响到然然睡觉,但在黑暗中他的目光还是准确的对上她的眼。

    他合上腿上的笔记本电脑,放在一旁,起(身shen)双手插在裤兜里走到她的病(床chuang)前,“没说什么你不要想这件事了,就交给我吧,你只要安心的养伤就行。”

    “杜麟轩,不要因为我答应她任何事(情qing)。”

    他嘴角扬起,“好。”

    她一手按在小腹上,低头道:“找到撞我的人了吗?”

    “还没有。”他不是有意想要骗她,只是这件事还不是让警方介入的时候。

    她用力的按着小腹,心里却是很痛,非常的痛,明明知道谁是害死她孩子凶手,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杜麟轩俯(身shen)握住她的手,“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相信我,我不会让我们的孩子就这样没了。”

    早上陈嫂来了后,杜麟轩就带着然然离开,她躺在病(床chuang)上不能动,什么也不能做,双手不由的覆上自己的小腹,心里不由的又痛了起来,说好了不再想的,可还是会控制不住想起曾经有一个小生命在她的腹中,是她没有保护好他……

    放在(床chuang)头柜上手机响起,陈嫂伸手帮她拿起来递到她的手中,是闵之祺的电话。

    “清晚,是我,好点了吗?”

    “好多了。”

    “那就好,如果那天我要是坚持送你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qing)。”闵之祺一想到她那天被撞的一瞬间,自己的心到现在还揪着。

    “这怎么能怪你那,一切都是注定好的,我想躲也躲不掉。”她轻笑了一下,顾长歌想要她死,就算是没有这一次也还会有下一次,她逃不掉,只是她命大捡回了一条命,可她的孩子却没有这么的好运。

    “什么注定?”闵之祺觉得她说的话怪怪的。

    “没什么。”

    “那你好好养伤,公司这边你不用着急,什么时候完全好了,什么时候来上班。”

    曲清晚听到他这样说,心里特别的感动,但她的伤不是几天就能好的,她不能总是让他一直为自己留着位置,闵跃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但闵之祺不能没有秘书,这样会影响他正常的工作,再说闵跃里那么多人才自己不能占着位置耽误那些有能力的人。

    “闵总,我这两天也想了很多,我觉得我还是离开闵跃吧,你秘书的位置不能一直空着影响到你的正常工作。”

    电话的那一头短暂的沉默后才道:“只要你不想离开,这个位置我会一直的为你保留着,其他的事(情qing)你不用管,我只想知道你是真心想要离开闵跃吗?”

    如果他真的放手让她离开了闵跃,那么他们之间就真的会渐渐的成为没有交集的平行线,他连唯一能见到她的机会都没有了,他们从此以后会成为两个陌生人吧,他最害怕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我现在的(身shen)体(情qing)况可能要休很久,闵总,真的是抱歉,我不能继续留在闵跃。”

    闵之祺沉默的时间更久,“好吧,如果什么时候你想回来了,我会非常的欢迎,你好好休息。”

    挂断电话她忍不住轻叹着,可对闵之祺她除了抱歉外,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其实这样的结果也并非是她想要的,如果可以她希望留在闵跃,可事事都不能如自己所愿的,很多时候都是人算不如天算。

    握在手中的电话突然想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喂,你好。”

    “曲小姐,是我。”

    听到顾长歌的声音,深吸了一口气道:“顾董事长有何贵干?”

    “我是特意打电话来恭喜你的,朱玉莲董事长又重新拿回曲氏,曲小姐功不可没。”她冷声道。

    曲清晚惊讶微皱了一下眉头,杜麟轩没有和自己说实话,他竟然真的答应朱玉莲的条件了。

    “这并没有什么好恭喜的,本来麟轩买下曲氏的股份也是要送给我。”她声音轻快的道。

    但听到顾长歌的耳朵里却是觉得她现在是非常的得意,她原本是想要让她和杜麟轩之间产生矛盾的,可她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是帮了她一忙。

    “曲清晚你不要得意的太早,我是不会认输的,麟轩他对你也只不过就是新鲜劲还没过,等他玩腻了,一脚踹开你的时候,你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那你可能等不到哪一天。”

    “话你可不要说的太满,事事难料。”

    “是吗?那你就继续等吧,但是我敢肯定,就算是有一天杜麟轩不要我了,他也肯定不会要你,你做的亏心事也早晚有一天会有报应的。”

    “报应。”顾长歌在电话的那一端呵呵的笑了出来,“你抢了本来就属于我的一切,现在你的孩子没了,你说咱们两人谁得到了报应。”

    她的话再次说中她的痛处,“顾长歌,你害了我的孩子,你觉得你会有好报应吗?杜麟轩已经怀疑是你害的他的孩子没了,你说他可能还会和你这样可怕的女人在一起的。”

    顾长歌很肯定的道:“他不会知道,就算是知道没有证据,谁也不能说是我做的。”

    “就算是没有证据,但只要他相信是你做的就行。”

    顾长歌沉默了一下,像是在说服自己一样,“他不会相信的。”

    “是吗?”

    “曲清晚你是不是和他说了什么,你要是敢在他的面前诋毁我,下一次你不一定会这么好运。”

    她能想象的出现在顾长歌美丽的脸上露出的狰狞面容,她已经是彻底的疯了,这样的女人她感觉又可悲又可恨,但绝对不值得同(情qing)。

    挂断她的电话,马上给朱玉莲打了过去,电话响了一声后她就接了起来,“清晚好点了吗?”朱玉莲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关心的问道。

    “妈,你怎么可以这样厚颜无耻。”她咬紧牙关狠狠的道。

    “清晚,你说什么那?我是你妈,你怎么这么和我说话,我怎么厚颜无耻了。”

    “你怎么可以和杜麟轩开口要回曲氏,你有想过我吗?如果你还当我是你女儿,你就不会不顾我的感受。”

    “那我问你,杜麟轩和司徒美雅用卑鄙的手段让曲氏差一点破产的时候,杜麟轩可有考虑过你的感受,清晚,虽然妈妈不反对你和他在一起,但女人永远也不要把重心都放在一个男人的(身shen)上,现在曲氏就是你的后盾,妈妈这样做也是为了你的将来着想,再说杜麟轩他只是让我可以经营曲氏,并没有将曲氏的股份还给我。”

    “我不管他是不是将曲氏的股份给了你,还是只是让你可以经营曲氏,你都不应该开口和他说,妈,你到底想要将我至于何地?”

    她的心已经冰冷的刺骨,她怎么到现在还天真的以为朱玉莲会为她着想,她的心里从来除了自己就没有任何人,曲氏才是她的一切,她算得了什么,(情qing)亲又算得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