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2【不舍】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曲清晚觉得小家伙比他自己说的有一点喜欢的程度还要多很多,他崇拜杜麟轩的眼神其实早已说明了一切。

    推着小家伙继续向前走,可逛了超市一圈,购物车上却还是空空的。

    “妈妈,你不是来买东西的吗?”小家伙拉了拉她的手问道。

    她依旧一副心不在焉的感觉,看着空空的购物车,兜里的电话响起,是李筱绡打来的电话。

    “清晚,你在哪里?”

    “和然然在超市。”

    “就你们两人吗?”李筱绡用暧昧的语气问道。

    “让你失望了,就我们两人。”

    “那太好了,我带你和然然去个好地方。”

    “什么地方?”

    “去了你就是知道了,告诉我你现在哪里,我去接你。

    刚刚挂断李筱绡的电话,鲁重言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这两人还真是挺有默契的。

    “学长。”她接起电话。

    “清晚,你在哪那?”

    “我和然然在超市。”

    “就你们两人吗?”

    “对,就我们两人。”她有些好笑的道,为什么他和筱绡都会问同样的问题,难道他们都认为就她和然然两个人不正常吗?”

    “学长怎么了?”

    “没什么事,就是找你出来坐坐,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筱绡她刚刚找我,要不咱们一起吧。”

    鲁重言犹豫着,他确实很想去,但他不知道李筱绡愿不愿意看到自己,如果他去了她会不会不高兴。

    “学长,我们毕竟认识这么多年,我真的不希望你们因为这件事从此成为陌路人。”

    “清晚,不是我不想见她,而是我怕她不想见我……好吧,我听你的。”他有些无奈的道。

    李筱绡接到他们母子后,车子开到一家音乐餐厅外,曲清晚将地址发给鲁重言。

    这间音乐茶餐厅外面装饰的很有档次,一看就是高消费的地方,刚刚走进门,服务员带着她们往里进,餐厅里灯光有些昏暗,舞台上有人演奏着钢琴,很优雅很舒服的一个地方。

    李筱绡领着然然走到座位上,小声的和他说,“这里还有冰淇淋,筱绡阿姨给你点一个大份的好吗?”

    小家伙高兴的不得了,“真的吗?谢谢筱绡阿姨。”

    曲清晚坐在软软的单人沙发上,目光一直凝视着舞台,专心的聆听着悠扬的钢琴曲。

    李筱绡明显能够感觉到曲清晚心里有事,应该是和杜麟轩有关吧,可她却一个字都不提,她想她可能是不想让她担心,她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不对任何人说,可如果她真的不想说,谁逼她,她都不会说。

    李筱绡点了两杯喝的,给小家伙点了大份的冰淇淋,就看到熟悉的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而门口的人显然是看到了他们。

    “怎么会这么巧。”她自言自语的道。

    曲清晚终于回过神来看向身后,“是我告诉学长我们在这里的。”

    李筱绡生气的看着她,“清晚,我们是不是朋友?”

    “当然是朋友,就因为是朋友我才这么做的,你总是躲着也不是办法,有些话还是要当面说清楚的,除非你以后连朋友都不想和他做了。”

    “不是,我也并没有这样想过。”

    透过昏暗的灯光,鲁重言的目光隔着几张桌子,一直凝视着她,仿佛这个世界上除了她,他的眼中就再也容不下任何的人。

    小家伙也看到他,高兴的叫道:“鲁叔叔……”

    鲁重言一把抱起他,“小伙子,一段时间没见,又重了。”

    李筱绡和一旁的服务员说了一声,给他加了一把椅子。

    曲清晚感觉这里的环境真的很好,昏暗的橘色灯光,不会让人脸上的表情那么的明显,悠扬的轻音乐声更是让人感觉非常的舒服。

    鲁重言的目光从李筱绡的脸上移开,看着坐在他旁边的小家伙,“然然,有没有想鲁叔叔。”

    “想了,不光想你还想筱绡阿姨了。”

    李筱绡突然问道:“那你心里最想的是谁?”

    一时间两个人开始围着然然最想谁这个问题争论不休,曲清晚只是笑看着,还好有然然在不然这样的场面,多少还会让人觉得尴尬吧。

    放在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起,她有些紧张的马上看过去,当看到上面的名字时,心里有种失望的感觉,不是他,怎么可能会是他,他现在应该和某个女人在一起。

    拿起电话按下接听键,一边往外走,“喂。”

    “清晚是我。”魏莫沉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知道。”

    “近来好吗?

    “嗯,挺好的,你不要担心我。”她紧握着电话,走到门口,看着外面夜色中璀璨的霓虹灯。

    “那就好。”

    上一次和杜麟轩的谈话后,其实他已经决定放手,只要她幸福,只要她过的开心,他愿意从她的生活中消失,哪怕是再也不见她,即便这会让他痛苦万分,他也愿意看到她得到幸福。

    “清晚……”他低声的唤道,曾经以为永远也不会再唤的名字,现在唤着却有着心酸的感觉,四年前在分手的那一天,她说过他们早已经不是一条平行线上的人,可四年后亦是。

    “清晚,他……他对你好吗?”魏莫沉想了很久还是问出心里最想知道的事情,他想要知道曲清晚她现在幸福吗?

    明知道这样问是多此一举,可是他就是想要亲耳听到她的回答。

    曲清晚紧握着电话,低下头,目光看着自己的脚面,许久后才道:“很好,他对我很好。”。

    她这样的回答让他心里微微发痛,渐渐的这样的痛楚越扩越大,痛得他仿佛五脏六腑都揪在一起。

    四年前他就应该放弃的,可是他还是抱着一线希望,不断的告诉自己,她只是离开自己一段时间,总有一天她会回到他的身边,可在一年一年的希望落空时,他这样的理由已经无法再说服自己,即便是放手很难,但这四年里他还是让自己渐渐的习惯没有她日子,可是四年的时间还是让他做不到真正的放手。

    四年的时间改变了一切,唯一没有变的是他对她的那份执着,可是她却真的像她所说的那样,早已不再与他在一个平行线上……

    四年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幻想着能够和她重新在一起仿佛就是他一直生存的动力,可是现在这唯一的动力也没有了,可他还是希望她能幸福,即使这幸福不是他给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