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0【安心】
    ,精彩小说免费!

    当他在天台上的花房中看到她的身影,他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不知过了多久,曲清晚才有动了动已经僵硬的脚,转动了一下头,却是看到门口站着的人。

    她微怔了一下,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又在这里站了有多久,他这样一个大活人站在门口看着她,她怎么就一点也没有发现,真的是太过专注眼前的花了。

    她看着他的目光也看向她眼前的鸢尾花,她想他应给会很好奇她为什么会那么喜欢鸢尾花,其实她喜欢鸢尾花没有任何特殊的原因,就只是单纯的喜欢。

    “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出声。”

    “看你那么专注的看花,不想打扰你。”他走到她的身后,冷峻的脸上带着笑意。

    其实她也很想问他,将那些名贵的玫瑰花移走,种上这些鸢尾花是因为她喜欢吗?可她怕是自己想多了,话到嘴边还是没有问出口。

    在这里蹲了太久,想要起身时,脚早已麻得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的痛,她的身子站不稳,向一侧倾倒,他看到她要倒下去的身影,连忙伸出手一把揽住她的腰,将她抱在怀里,他的心里总算是踏实了,要是她摔倒了压着了这些她喜欢的鸢尾花,她一定会心痛吧。

    “你在这蹲了多长时间了,是不是知道我会过来,特意想要投怀送抱的。”他搂着她,对着她笑,难得从来都是一本正经的人竟然会开玩笑,可她知道他只是想要让她开心,想要让她忘记所有不愉快的事情。

    “我才不是想要投怀送抱,你少臭美了。”曲清晚瞪着他,挣扎着想要离开他的怀里,却又因为脚麻还未缓解,根本就站不住。

    他低头看了一眼她不敢着地的脚,不由的说道:“谁让你蹲了这么长时间,现在知道后果了吧,这鸢尾花就这么好看吗?”他又看了一眼鸢尾花口气有些凉凉的道。

    曲清晚听着他凉凉的口气,突然就想到在李筱绡家楼下,他将魏莫沉送她的鸢尾花扔到垃圾桶里的样子,突然就觉得特别的好笑,连忙低下头掩饰她嘴角上的笑意,“那你为什么将所有玫瑰花都换成鸢尾花,是因为我喜欢吗?”她的声音很小很小,她真的担心她是自作多情,就连看都不敢看向他。

    杜麟轩笑着搂紧她,让她的头抬了起来,“我是怕你在因为喜欢,而收别人送的花。”

    她愣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笑意,小声的道:“不就收过一次嘛。”

    “一次我也不喜欢。”他霸道的看着她道。

    她推开他搂着她腰的手臂,想要离开这里,她感觉今天的杜麟轩和平时有些不太一样,他专注看着她的目光让她不敢看向他,更想要逃离他,可如针扎的脚落地后,还是非常的痛,说实话脚麻的感觉非常的难受。

    看到她难受的样子,他也不由的笑了出来,“脚麻了吧,看你以后还蹲不蹲这么久了。”他说完不等她同意就一把将她抱起。

    曲清晚被他突然的举动吓的忘了该有的挣扎,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怎么这样看我,你不是脚麻了不能走了吗?”

    她却还是一动不动的任他抱着自己走出花房,她再次确定今天的杜麟轩有些不同,但却又说不出那里不同,她抬头凝视着他英俊的脸,他今日脸上的笑容仿佛多了很多,不同以往一副冰山一样冰冷紧绷的面容。

    “你这么晚回来是去医院了是吗?杜奕晴和莫沉的妈妈怎么样了?你不要隐瞒我,我要知道她们的情况。”

    见他不说话,她挣扎着要他放下她。

    杜麟轩低头看着怀中挣扎的人,她大大的美目里带着深深的担忧,他无奈的叹息着。

    “你放我下来。”

    杜麟轩将她放了下来,温柔的目光看着她,伸手将她鬓角的发丝掖到耳后,动作是那样的轻柔,举手投足间满满的都是爱意。

    曲清晚不敢看向他,她害怕在他的眼中看到让她安心的目光,更怕他只是想让自己安心,才会什么都瞒着她,她的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强烈,可她却故意忽视他眼中满满的爱意,。

    “都说了让你不要瞎想,你这小脑袋不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往不好的方面想……”他突然伸手打了她的脑门一下,虽然不痛,却是让她觉得委屈,她捂住脑门,眼眶却是渐渐红润了起来,一滴滴泪珠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滴滴的滑落到脸颊上,她连忙用手擦拭,她现在是怎么了,怎么会变得这样爱哭。

    杜麟轩从未像现在这样的慌乱过,不知道该做什么,就只是傻傻的看着她,“怎么了,是我打疼了吗?”他伸手就要拿下她捂住脑门的手,却是被她甩开。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如果杜奕晴和魏莫沉的妈妈真的有什么事,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你让我不要胡思乱想,我也尽量克制不要将事情都想得那么不好,可是我就是控不住心里的担忧,一想杜奕晴脸上包着厚厚的纱布,想到魏莫沉的妈妈一动不动的躺上病床上,我心里的愧疚仿佛要将自己吞噬了一般,所以我请你和我说实话,我不想一直被人安慰着,我想要知道她们真实的情况。”

    杜麟轩看着她,半晌儿后,还是伸手将她的脸上的泪痕拭去,脸色如常,只是神情比以往还要严肃,“奕晴和阮玉玲真的没事,早已经醒来了,奕晴脸上的伤有几处特别深的地方会留下伤疤,但我已经联系了美国那边最好的整容大夫,过些日子他就会飞过来,莫沉他妈妈肝脾受伤也没有现象中的那么严重,可能要住一段时间的院,但对身体不会有什么影响,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吗?”

    曲清晚望着他紧绷的神情,她知道他只是关心自己,不想让自己担心,才会一直安慰自己,她不是不领情,也不是不知好歹,她只是想要知道真想,可他现在生气的样子,却是让她心慌起来,他不会是误会她以为自己这样担心,是因为受伤的人中有一个人是魏莫沉的妈妈。

    “我……”她想要说清楚,不想让他误会,可她刚刚开口却是被他打断,“下去吧。”

    “哦,好。”

    杜麟轩看了看她麻了的脚,“能走吗?需要我抱你下去吗?”

    “不用,已经好了很多。”她活动了一下麻了的脚,真的已经好了很多,不像刚刚那样像是被针扎一样的难受。

    她往前走了几步,转过身望向他,他依旧还是站在原地,怔怔的望着她,他的眼中却是有着深深的无奈和心痛,转瞬即逝让她无法再细细的端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