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 知心无怖
    .630book.la ,最快更新玄道之门最新章节!

    吴凡看到一禅僧人靠着洛诗那么近,心中相当不爽。你说站不稳,哥偏要站给你看。吴凡愣是没有坐下。一禅僧人回头看了看吴凡,重重说道:“起飞了。”黑白相间的大袈裟,突然一个加速升空。吴凡还真是站不稳。但吴凡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一个秃驴贴着洛大美女站着,他凌空翻腾,猛地挤入了一禅僧人与洛诗的中间。

    吴凡特意将一禅僧人往一边撞开,嘴中说道:“大师,我不习惯坐着,想站着看看这天下山河之景。出家人以慈悲为怀,麻烦你扶助我,要扶稳一点啊,不然我摔下去了,佛主一定会惩罚你的。”

    一禅僧人也没有想到吴凡能凌空翻滚,紧接着将他一把撞开,似乎还是个能说会道的人,看来本大师第一眼没有看走眼,这吴施主有其不凡之处,修为还是炼体九级?一禅僧人一时间有些疑惑,而吴凡紧紧抱着一禅僧人,而且还有将一禅僧人往远离洛诗方向推的趋势。

    洛诗看了看吴凡所为,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自然知道吴凡之意,故此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洛诗青蓝相间的飞剑放出,漂浮于空,对抱着又推着一禅僧人的吴凡说道:“要看天下风景何难之有,敢来我飞剑上站着吗?”

    吴凡猛然一回头,见洛诗已然离开一禅僧人的纯真袈裟,在一边空中站在散发出青蓝光芒的飞剑之上。这飞剑还真是漂亮。吴凡立即放开一禅僧人,就要再次凌空纵跃到洛诗飞剑上去。但是,穿着一身白衣僧袍的一禅僧人,此刻用十分有磁性的声音说道:“洛妹妹,我修禅以来,就未曾在飞剑上看过地面上,也不知道站在飞剑之上与站在袈裟之上,区别在哪?”

    说着,一禅僧人也管洛诗同意不同意,凌空踏步而前,朝着洛诗身后走去。吴凡怒喝:“秃驴,给我站住!”

    “呵呵!”一禅僧人回头对吴凡笑道。脸上并没有任何轻视或傲然之色,就是很平常的微笑。但这却让吴凡更加愤怒,吴凡爆喝一声:“只有我可以站在她飞剑上看风景。”吴凡疯了一般纵跃而出,凝气,精气灌注经脉,出拳,猛烈轰击而出。踏踏实实一拳打在了一禅僧人的后心,然而这一刚猛至极的拳击,就似打在了绵绵大海中一般。

    一禅僧人回身一掌,好在吴凡赶紧避开。因为吴凡无法在空中久呆,立即纵回纯真袈裟之上。所幸纯真袈裟一直跟着一禅僧人飞动,不然太远距离了,吴凡还做不到凌空踱步,那就真要高空坠落了。吴凡回到纯真袈裟上后,借力再次一蹬,高空跃起,又一拳攻向一禅僧人,使得一禅僧人无法登上洛诗的飞剑。如此一拳又一拳,吴凡反复动作,间隔时间相当短。吴凡的腾挪纵跃的身子已然如幻影。

    坐在纯真袈裟上的叶真诚等人,已经被吴凡腾挪的速度给惊呆了。

    洛诗回头一望,只见一禅大师周身,都是吴凡的身影。

    在每个女人的心中,有一朵含苞待放的神奇花朵。洛诗心中的这神奇花朵,此刻渐渐绽放。

    女人心中这神奇的花朵,又叫做芳心。

    谁打动她的芳心,花朵就为谁而开。其实,吴凡之前打动过,只是洛诗这朵花比较矜持,在这一刻,已经到了极限。

    而一禅僧人完全想不到吴凡有如此惊人的近战能力,终于施展出锻魂期该有的掌力,一掌轰出。砰的一声,与吴凡左拳撞击一处。吴凡被震回纯真袈裟之上,一个踉跄便坐下,叶真诚赶紧扶助吴凡。这下叶真诚总算看出来了,吴凡喜欢洛诗。可小兄弟,你为何总是做一些不现实的事呢?人家洛队长在青莲殿都是众多高级修为师兄争夺的对象啊,你瞎凑什么热闹?

    叶真诚嘴上对此事并没有说一句话。吴凡左臂阵痛不已,咬着牙又要站起。一禅僧人笑道:“吴施主,你也太小觑本大师了。”

    “你这秃驴,再往前试试看?”吴凡怒吼道。有些没看出吴凡心思的人,觉得吴凡真是个神经病,为了站在飞剑上看风景,跟一个锻魂期的和尚打架?幼稚,找死!

    一禅僧人见吴凡如此愤怒,继续笑道:“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我看到你满脸写上了忧和怖,并非是怒!”

    吴凡沉声道:“你懂个屁,我对此事就是很愤怒!”

    “无欲无爱,无忧无怖。有一种爱,可以无怖。吴施主,请!”一禅僧人回到了纯真袈裟之上,对着吴凡依旧是微笑着。

    这让吴凡想愤怒都愤怒不起来了,不知道这秃驴搞什么鬼。无欲无爱,无忧无怖。我怕什么?你有锻魂期修为又如何?这不成功阻止你去她飞剑之上了么?

    吴凡站起身来,盯着对着自己微笑的一禅僧人好一会,见他不跟自己抢了,然后看向洛诗。洛诗笑着点了点头。吴凡则借力一蹬纯真袈裟,身子凌空飞射而出,吴凡在空中空踏几步,便即站到了洛诗的飞剑之上,站在洛诗身后,吴凡心中不免有些紧张,而洛诗也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前方,其实她心中是因为紧张,故而不说话,担心一说会被人发现异样。这种紧张之感,与李元清站一起时,她从来没有过。

    吴凡站在洛诗身后,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吴凡不敢靠得太近。他努力使自己身子平衡,双手几次想轻搂着她纤细的腰部,但都是差点触及又收回。洛诗观察到了,放慢了飞剑速度,而后轻声说了句:“你可以搂着我,不要紧。”说完这话,洛诗脸上火热。吴凡手微微颤抖伸了过去,碰到了她青莲道装的腰部部分,只要再靠近一点,就隔着道装触摸到了她的腰肢。吴凡试了几次,就缩回了几次。

    一禅僧人摇了摇头,一颗木珠飞射而出,弹在吴凡身后,而后这颗木珠激发出了神奇力量,将吴凡整个身子往前平稳推进一点。吴凡双手终于隔着青莲道装触及到了洛诗纤腰,洛诗低声轻呼,满面红潮起。

    当时在莲花山南端后山之时,吴凡拉她的手,出于救她之心,没有往男女情事上想,也没有想到彼此会发生什么男女情事,故而牵手拉手不会觉得有何难。

    现在却是如有重山相隔一般,伟大的一禅僧人弹出的木珠打破了这一重山。而后一禅僧人笑道:“吴施主,可知,何心无怖?”

    吴凡与洛诗几乎是同时说出:“知心无怖!”

    你知我心,我知你心,知心无怖。两人心甚喜,两人互爱恋。

    只是,洛诗想起青莲宗那个俊逸青年的那一番话,满面又现哀伤痛楚之状,吴凡却一点也不知晓。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