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 是悔是恨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雷豹也不管吴凡愿意不愿意,拖起功力只剩半成不到的吴凡,往外狂奔。吴凡也没有力量挣开雷豹的束缚,他只是看着那无形结界之中的洛诗,就那样胡乱拍打挣扎着。

    无助!

    孤苦!

    吴凡心中满是悔恨。说好的不再让她受到欺负,说好的要带她走,做到了吗?就算御剑而行,站在她身前,阻止了要害她的人了吗?没有,什么都没有。吴凡,你就是个没有用的人。

    洛诗看着被雷豹巨臂箍着的吴凡,看着他满脸的不甘与痛苦,不禁喊道:“我依旧会等你来。”而后洛诗不再挣扎拍打那无形结界,尽量地不表现出有什么痛苦,尽量以更好的姿容让吴凡看着,记着。

    吴凡嘴巴张了张,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觉得没有脸在说,说了却做不到。

    吴凡不想让她再等,一万年太久!可又没有能力不让她等。她被这些人留下又会发生什么?为什么只留下她?吴凡看到李冲站在一边,就像发现救命稻草一样,大喊道:“李殿主,求你救救她。”李冲没有理会,他压根就不担心洛诗会被人怎么样,她爹可是洛神。但吴凡完全不知道。

    这时候,雷豹已经箍着吴凡到了那出口不远处,它们身后一丛剑光追来,雄狮再次一声吼出,雷豹听到了,猛地一个加速,一下撞飞了正在那变小的阵法出口处硬扛的白公子,他箍着吴凡冲了出去,又回头将雄狮给拉扯而出,那出口立即关闭。

    对于吴凡的求助,李冲无动于衷。那八人之中,有一个叫做王精钢,乃是王永刚的父亲,他怒斥李冲:“你助它们逃跑?”

    李冲道:“你儿子你孙子那样对我掌刑大殿,他们对我掌刑大殿没有被覆灭有功,我就助他们了,你能怎么样?我真怀疑,是你把那一千个魔界之人放进来的,就王永刚那货色,哪有那个本事?”

    “你……我杀了你。”李冲却不怕,手中火红飞剑一起,另外三个曾经是掌刑大殿的人立即阻止王精钢,王静刚才愤然离开:“到宗主面前去辩解。”

    “你先把你儿子和孙子的事辩解清楚再说。”李冲对这个前辈长老很不客气。

    只是,吴凡已经把李冲定性为软弱无能之辈,很久之后才消除这个认识。

    在护山大阵外的吴凡,疲累与担忧,使得他此刻显得极为虚弱。但前方的路还要走,雷豹也放开了吴凡,吴凡强行站起来,身子发颤,立即抓出两把紫色灵石,稍作恢复之后,一道法光出现,吴凡立即喝道:“快入我储物戒。”

    雷豹等此刻无丝毫犹豫,立即一一涌入,那白公子从远处滚了过来,如一个大雪球一样,到了吴凡面前,故意露出自己受伤的地方,而后吴凡一把将其引入储物戒,立即御剑飞开。那道法光快速逼近,其内法有元神,出现萧青的身形,吴凡见萧青那模样跟玄蓝城城主萧默简直一模一样,不禁道:“萧默?”

    萧青对吴凡说道:“你以为你真的能逃掉么?不杀你,是因为你才能引出更多的巨型妖兽。玄蓝城之事,日后再跟你算,滚!”

    那滚声,如有万道天雷,吴凡七窍被震出血迹,整个身形直接倒飞百里。化神期高手一怒,低等修士如蝼蚁!

    吴凡倒退之时,望向青莲宗方向,口中发出沙哑之声喊着:“洛诗,等我!”

    百里之外,一个器宇轩昂青年站在山头之上,却见一处一个人的身体倒飞而来。他立即避开,一见之下,大声说道:“吴凡!”吴凡身子被撞入一粉石之中,潜入里内十丈之深。吴凡迷糊之中看到了洪蒙,而后晕死过去。

    当吴凡醒转过来时,洪蒙在一边生火,烤着一只山鸡。吴凡说道:“洪蒙,你不杀我?”

    “杀不守信用的小人,脏了我的手。”洪蒙咬了一口烤山鸡,又道:“如今,我也不需要你的口传凝气诀。”

    吴凡道:“当时我以为你会追上我。”

    “如果我早修炼了凝气诀,超过你,也没有问题!”洪蒙心中不悦,将烤山鸡往一边一扔,没有了心思吃,他现在也不需要吃喝什么。烤山鸡,纯粹时怀念往昔时光而已。吴凡对洪蒙的印象不好不坏,也很清楚,任谁答应过的事没有去做,心里肯定会很不舒服。何况那是炼体九级之人急切要得到的凝气诀。

    吴凡便对洪蒙说道:“不管你需不需要,也不管你是否修炼了更好的凝气诀。我都得兑现。”吴凡也不管洪蒙会不会去听,嘴上立即念诵了一遍青莲宗的凝气诀。洪蒙虽然得了霸王道法的凝气诀,但对于青莲宗的凝气诀,还是想了解的。毕竟日后与青莲宗对决的时候,不会没有底。故而,洪蒙听得是相当认真。

    吴凡说完之后,洪蒙摇头不已。不过,却没有就凝气诀的事再多言语。而是问吴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吴凡边大概说了一遍。洪蒙听完后便道:“你不怕死?”

    “怕,很怕。但换了你,你会怎么做?”吴凡说道,看着洪蒙。

    洪蒙道:“我会有更彻底的办法。”

    吴凡道:“短时间内没法彻底。”

    “知道,实力问题!所以需要从长计议。”洪蒙说着便站起身,望着远处夜空,叹道:“人这一生,如果没有比较,就不会有进步。如果没有进步,就不会明白自己不过是沧海一粟。”

    吴凡接着说道:“如果没有欺压,就不会有反抗。如果没有强权,就一定会有公理!”

    “吴凡,你要活着,因为洪某一定可以打败你。”洪蒙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吴凡没有离开,而是坐在洪蒙生得那堆篝火前,望望夜空繁星,思绪已然飘远,此次行事,是悔是恨?

    想起她挣扎时的无助,吴凡的心如挣扎一般痛。

    如果当时一杀掉王水斌,立即率领妖众离开那该多好,带她离开青莲宗,天下之大,可御剑去任何地方。但为何没有走,为何要急着杀了那些人?难道日后不可以杀么?吴凡内心悔恨不已。

    他当时跟一些散修轻松进入莲花山脉范围之内,其实有想过为何会那么容易进去。想想当年进去当矿工的时候,那是重重关卡,那些山门中的灵兽一类哪去了?自己应该注意的啊,为何当时就会把这些给忘了?

    吴凡痛责自己。

    然而一切都发生了,后悔也没有用。吴凡望着夜空,望着青莲宗方向。目光坚定。

    洪蒙等着一群心腹,去了那崖下的洞天之中。

    只有两人懂,他们之间有搏斗约定,有合作默契。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

    吴凡掩灭篝火,这完全是受现代影响,怕火会烧到山林,被抓到了可是要坐牢的。

    吴凡在夜空御剑而行,如今他还有些虚弱,也不能飞得太快。他现在所去的地方只有一个,赤妖山。

    去赤妖山时,吴凡心中愧疚至极。回到了赤妖山,吴凡将储物戒中的妖兽全部放了出来,一数之下,只剩下二十头不到,其余全数战死在青莲宗。而且雄狮为了阻挡王精钢等人的两波剑光,以妖丹之力吼了两次,此刻它的妖丹有些破损,雄狮此刻已经出现颓废之色。

    雷豹怒视吴凡:“你这个骚人,为了个女人,一百多位兄弟姐妹,就剩下二十个不到,你的保证呢?你这言而无信的小人。”雷豹冲上去就要揍吴凡,它现在可不管你吴凡有妖行令还是狗屁令。雄狮与花幺儿立即阻止。而吴凡在心底告诫自己:做不到的事,不能轻易说一定怎么怎么样。

    吴凡看着前方,低沉说道:“这事全因我而起,我没有做好,我负全部责任,我会为它们报仇。”

    “你报仇,你报个鬼,你面对那些贱人的时候,你能反抗几下?”雷豹被雄狮与花幺儿拦住,嘴上却不轻饶。

    雄狮沉声道:“雷豹,少说几句你会死吗?我们也是自愿去的,况且,最后他拼命要救我们走,如果不是这样,他的女人应该救出来了。”夔虎等也有些看不下去,确实如雄狮所说,当时吴凡也是拼命尽力了。

    雷豹对雄狮道:“王,要不是你最后连续动用妖丹之力镇散那剑光,他还能站在这里吗?反正我就是看他不舒服,没本事去救什么人?早知道是那样,我雷豹才没那么蠢跟得去。你看看你们缺胳膊少腿的,你们心里还要感激他么?”

    “雷豹,我记得刚从这里出发的时候,你说人类的宗门随便灭,怎么你现在又说这种话呀。我花幺儿就敬重他这种有情有义的男人,我就是感激他,你能怎么样?”花幺儿扭动风骚却四处有血迹的身躯。

    白公子等人也跟着附和要感激吴凡。

    雷豹大笑道:“你们还不是看在妖行令还在他身上才这样。我就是不感激他,你们又能怎么样?”

    “这跟他有妖行令有关系吗?真是好笑,你不感激就不感激喽。”花幺儿冷笑道。雷豹很恼火,气得不想说话,在一边呸了一口唾沫,转身就走。

    前面一颗血树,雷豹看着很不爽,就猛地撞了上去,雷豹怪叫一声立即往一边摔倒,它才发现这一战,耗去妖力太多了,竟然一颗血树都撞不倒了。

    白公子见状不禁笑了出来,花幺儿与陆象也笑了起来,其余妖兽都跟着笑了。

    雷豹突然冲到白公子面前,给了他两巴掌,白公子一脸委屈,却又不敢怎么样。雷豹又跳到陆象背上,怒道:“大块头,带我回豹林去,我要睡几天。”陆象不高兴道:“你又不是王,我不带。”

    雷豹怒道:“你嘲笑我,你就要驮着我回去,你虽然没有缺胳膊少腿,但你的鼻子没了,谁给你的族人解释鼻子都没的事?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你这么奇怪的大象。”雷豹这么一说,陆象不说话了,在它们象妖一族,鼻子就是一种荣誉象征,要是解释不清楚,那会被赶出族群之外的。

    雷豹与陆象走后,吴凡依旧站在一边,雄狮等不知道吴凡在想什么。雄狮对着花幺儿等人使了眼色,一群身上都带伤的巨妖,跟吴凡说了声谢谢,然后慢慢离开。

    雷豹与陆象去而复返,只是回来给吴凡说了声谢谢,雷豹又加了句:“我希望你可以振作起来,什么时候去报仇,一定要带上我雷豹!”

    “花幺儿!”

    “白公子!”

    “夔虎!”

    “雄狮!”

    ……

    这近二十头巨妖一一报了名号,吴凡转身,深深鞠躬。此举,打动群妖妖情,使得雄狮等都忠于吴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