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2 山禅宗
    .630book.la ,最快更新玄道之门最新章节!

    吴凡提速飞行,但无论怎么加速,也是追不上邓博川。吴凡也没有为此而气馁,毕竟邓博川修为是窥虚期,境界相差太多了。吴凡更关注的是邓博川御剑飞行的技巧,这邓博川人不高,而且有些胖。但御剑飞行起来,在云层之中穿梭时如鱼在水中肆意游行。这种御剑飞行之术,唤作天鹏诀,术法远超御剑诀。自然,天鹏诀的修炼,需要御剑诀修炼到九重火候,才可以习练,不仅如此,还需要修为到达窥虚期后,这才有足够底子修炼。

    在修真界之中,御剑术法也是分等级的。最基本也是最低等的,便是御剑诀。御剑诀是御剑飞行必要的法诀,也是最为基本的飞剑远程攻击术法。这个是每个修士都一定要具备的,那才好在修真世界之中走下去。

    邓博川施展出来的天鹏诀,能在遇到很多可以御剑飞行的敌人围攻时,化解各人的御剑招式,从而轻易突破重围。天鹏诀之妙用,也是因人而异。有人可以动用天鹏诀,以窥虚期之修为,逆战化神期之人。

    吴凡现在所见到邓博川施展出来的天鹏诀,其实也只是一些皮毛。但吴凡还是十分羡慕,至少他就只能老老实实站在飞剑之上,认认真真施展御剑诀驾驭飞剑,要不然真是有可能坠落飞剑之下的。

    一路上,满是邓博川叫喊声“小子,你快点啊,慢慢通通你是坐花轿吗?”“小子,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腿软你就说出来,别不好意思,大家都是男人,理解!”

    “……”吴凡无语,只是愤力追赶邓博川。而邓博川也没有刻意要拉开与吴凡的距离,两人一前一后相隔百丈距离,一直持续到了山禅宗所在的阿弥山脉之前。两人才一前以后落下。

    吴凡在空中所见到的阿弥山脉,被层层金光所笼罩。这阿弥山脉之中的山峰,传闻有三千个山峰。各山顶之上金光闪耀,而其中一座座山峰,都似一个大胖弥勒佛一般。三千山峰似有三千大佛。

    阿弥山脉四处传来传唱的梵音,吴凡内心之中,没有任何波动,也没有任何感触。但邓博川却是一副感触很深的样子,以极为凝重的目光看着前方阿弥山脉中段之下的巨大山门,其上巨石横梁刻有“山禅宗”三个大字。山门两侧,共有巨大佛像十八尊。各佛像手持异宝,神态各异,似乎写尽人生百态。

    对于山禅宗的了解,吴凡所知甚少。不过,吴凡对山禅宗没有什么好印象。毕竟上次围攻青莲宗掌刑大殿,有一些就是白衣僧人。虽然前方山门那些巨大佛像,在一定程度上显得庄严而圣洁,但吴凡对于山禅宗的厌恶不减丝毫。主要他脑中还有现代骚林寺那些秃驴的新闻事件,骚林寺那些秃驴给人的印象太差了。

    对于邓博川的凝重,吴凡没有在意。而此刻的邓博川也收起了自己不良的姿态,显得极为庄重而严肃。吴凡不禁说道:“邓帮主,你害怕山禅宗?”

    邓博川道:“帮主?”

    “丐帮的。”吴凡随口说道。

    “现在是有点像。”邓博川叹道,而后眉头一皱:“山禅宗的紫金钵盂,要盗取出来,要费一些劲儿。但时间顶多百来天,一旦萧青开始炼人魂剑灵,就只有八十一天时间,你得尽快想想办法。”

    “……”吴凡无语,本来是这老家伙拉自己来盗紫金钵盂的,现在看他样子,其实一点也没有办法。吴凡为了洛诗,他不得不想办法。此刻最要紧的一步,就是进入山禅宗。如果都不能进去,还盗什么盗?

    吴凡看了看山禅宗山门之前的两排白衣僧人,他们手中各持棍棒,身子笔挺。而山门之前似乎什么阵法波动也没有。如果硬闯,或许是可以闯进去。出来的话就两说了。如果会隐身那该多好。吴凡现在又期盼能修炼到一种隐身术,那样就非常好办事了。

    隐身术是没有的,现实是需要面对的。吴凡思前想后,便即有了个主意。对一边的邓博川说道:“邓帮主,你能不能将自己变成一个僧人模样?”

    “秃驴?你要我成为一个秃驴?”邓博川一听,立即收回看着前方的双眼,用极为厌恶的眼神看着吴凡。

    吴凡道:“看来邓帮主相当厌烦秃驴。”

    “哼,这些秃驴,成天就知道骗吃骗喝。你要我变成一个秃驴的模样?这就是你的馊主意?让老夫我进去当个扫地僧,摸出他们紫金钵盂的所在?然后趁机顺走?”邓博川问了一连串。

    吴凡苦笑道:“不是,我是要让你变成几年前赤妖山一行的一个灰衣僧人。那几个跟随一禅僧人进入赤妖山的灰衣僧人。”

    邓博川听言,眼睛一亮,他刚才之所以看着山禅宗里内的目光很凝重,是因为他完全有办法快速冲入山禅宗之内,而且也可以立即躲起来。但是,想到山禅宗之中一些厉害角色,这盗取紫金钵盂的行动必定充满坎坷,甚至连紫金钵盂都摸不到一下。

    眼下,吴凡提到赤妖山一行的那十个灰衣僧人,倒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故而,邓博川与吴凡细细商议一番,邓博川也不犹豫,立即用飞剑将自己头发剃了个一干二净。衣服方面就穿现在的邋遢落魄服饰,其余妆容邓博川也没有去改,剃了个光头就是易容了嘛。

    而吴凡则什么都不换,而且到得山禅宗山门前时,直接把自己的名号说出来。而边上的邓博川,吴凡着重强调是当年一禅僧人带去的一个灰衣僧人,仅存的一名灰衣僧人。至于样貌为何会变化,是叫什么名字。吴凡的理由便是:这灰衣僧人进入赤妖山之中后,被妖魔怪鬼施展了邪法,容貌已经改得面目全非,而且一些记忆都忘了,连自己的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吴凡这个理由,让守门的僧人半信半疑。不过,事关一禅僧人带去的十个回忆僧人,当年失联之事,在山禅宗上下影响很大。一禅僧人对于宗门内不少弟子,都有些恩惠,在佛法之上或多或少有些指点的。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