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 紫金钵盂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吴凡接过方丈大师从须弥手链之中搜出的一团紫金物事,很快,吴凡手中便出现完整清晰的紫金钵盂。这个紫金钵盂,只是比大的饭碗要大一些,其周边的紫金光芒一闪一闪。邓博川想要伸手去触探,却是被反弹而开。

    方丈大师这才说道:“吴施主,一禅僧人乃是本佛宗最为杰出的弟子,还望施主下次见到他的时候,将这紫金钵盂给他就行了。”

    吴凡笑道;“方丈大师所言甚是。只是一禅僧人喜欢自由自在地修炼,见到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此间,紫金钵盂我是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自然,到时依旧会归还到大师手中的,毕竟这是佛门一重宝。我之心,贪之毒,时时有之,但可做到物尽其用。闲置资源之事,也只有现实炒房者会做的缺德事了。”

    后面的话方丈大师是没有听明白的,前面的却是明白的很,方丈大师便道:“我门重宝,还望吴施主妥善保管。”

    吴凡笑道:“那是自然,我之命,比佛门重宝还重!”吴凡说完,手持紫金钵盂,转身就走。

    而邓博川也想要立即撤退,却听一个白衣僧人爆喝道:“大胆狗贼,竟敢冒充我宗门弟子。”说着就一个木鱼砸了过来,带出淡淡金黄光芒,扫出的轨迹就如一片金黄绫带,可见此木鱼已然具备十万灵法元气值,属于灵器级法宝。

    但是,邓博川自然也不弱,一掌轻拍便即化解金黄绫带,万千金光点点飘落。邓博川的身子如一道剑光一般,呼啸冲击而出。藏诗大师飞出一本佛经模样的法宝,漂浮于空,自动翻页,每翻开一页,便有万千卐字飞射而出,如有万千飞剑攻向邓博川。

    邓博川怒道:“老秃驴,你装有学问的样儿还是差了点火候,别丢人!”邓博川双手抱月,眉心之中飞出双剑,一名拼搏,一名百川。拼搏剑与百川剑一赤一碧蓝。释放出的剑光一如火焰腾空,一如海水倒卷。

    吴凡回头而望,这才对邓博川这人真正佩服起来。

    拼搏之路上需要有热血燃烧,如腾腾烈焰!

    悟道之路上能做到海纳百川,如广阔碧海!

    这便是邓博川他父亲为他取名博川之因。所谓名之为名,必有其因,便是如此。

    拼搏剑与百川剑的出击,是水与火的融合之战。水火功法齐出,攻破藏诗大师的法宝万佛经。

    万佛经乃是道器级法宝,具有百万灵法元气值。此刻其百万灵法元气值耗尽很多,如果不及时补充,其威力则会大减。而邓博川就可以轻易取胜。

    这个时候,山禅宗方丈李有为亲自出手,冷然道:“邓博川,你来此目的我已经知晓。洛诗可是洛神之女?”

    邓博川道:“李有为,你这头肥母猪,这是你说的,我可不知道。”邓博川一招双剑,身后左右两肩悬停,指着李有为,一念动,两飞剑分化成四,四化八。八剑齐出。

    李有为怒道:“邓博川,须知你绝非本方丈对手,萧青欲图炼制人魂剑灵,转凶器为神器,乃为天下苍生而想,何必插手?”

    邓博川自然不相信这种为天下苍生而想的鬼话,他不理会,八剑继续攻击。李有为冷哼一声,凸肚一挺,差点没把邓博川给恶心死。但接下来李有为往天一指,继而落下的巨大手掌,让邓博川感受到了死神降临,就如一个人一只手抓住一根即将要断裂的绳索,马上要摔落万丈深渊之下,那种慌乱与死灰之感涌遍了邓博川全身,从来乐观的他,此刻一副绝望之色。李有为可是真正的化神期修为啊。

    在空中观望的吴凡,眉心一动,一道金黄色光芒,化作巨刀,轰然斩下。

    从天而降的巨掌碎开!

    李有为闷哼一声,十分惊讶地看着吴凡。吴凡同样是一阵眩晕,死死盯着李有为。李有为淡然道:“我们的约定依旧成立,快滚!”

    邓博川适才死里逃生,不顾全身内伤而快速一个瞬移,拉了吴凡就立即飞天而去。

    藏诗大师不悦道:“方丈为何要让他逃了?”

    李有为道:“本尊还在秘地修炼,真要硬战下去,并没有任何好处。那个吴凡,一旦找到一禅后,立即送他去西方极乐界。”

    藏诗大师点了点头。其余僧众没有说什么,有如木偶,但他们一会身形突然消失,出现在了莲花山脉之前。

    吴凡手中拖着紫金钵盂,邓博川手中拽着吴凡,在空中瞬移了几百里之后,便立即停下。邓博川大骂道:“好险,好险。小子,要不是我,你早就死了,你知不知道?”

    吴凡点了点头:“多谢邓帮主。”

    “……”邓博川随即吐出一口血,怒道:“那秃驴还真是有两下子。”邓博川又看着吴凡手中的紫金钵盂,不禁道:“一禅僧人身上有什么大秘密?”

    “不知道!”

    “他佛法修为很高深?”

    “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敢把一禅僧人给搬出去?”

    “其实你已经知道为什么了。”

    “好吧,一禅僧人厉害!”

    邓博川知道,这一禅僧人或许有其不凡之处,但李有为难道就很平凡?看来日后有机会得好好跟一禅僧人接触一二。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这下轮到吴凡问话:“紫金钵盂,可阻隔人魂剑灵的炼化?”

    邓博川脸色凝重,说道:“非也。紫金钵盂是件神器!一旦与萧青的凶器碰上,两者互斗。到时就看看他如何炼制人魂剑灵。李秃驴说萧青是为天下苍生才要炼洛诗为人魂剑灵,你信不信?”

    “无论真假,此事绝不能成立!”吴凡坚定说道!

    “如果是真,你要这天下苍生安然,还是要她永乐?”

    “永乐!”

    “为何?”

    吴凡抬头看向远处,没有说什么,拖着紫金钵盂快速行进。

    天下苍生,可曾对我嫣然一笑?

    没有!

    天下苍生,可曾为我泣咽?

    没有!

    天下苍生,可曾念我思我?

    没有!……

    没有,什么都没有,天下苍生之安然,与我何干?

    我只要她!

    站她身后,赏天下之景!

    站她身前,杀天下害她之人!暂时做不到,但一定可以做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