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3 锻魂一甲子2
    .630book.la ,最快更新玄道之门最新章节!

    有人说,爱不一定要拥有。

    但如果能拥有,为什么不去拥有?

    非要个生离死别才能算真爱吗?

    吴凡不知道,他只知道,前世自己只是一个光棍,浪荡于深圳那座大都市的一个流浪汉,一个所谓的机械工程师,一个跟普工一样要加班或设计或改图,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改图改图再改图的恶性循环之中渡过。每天都不知道是忙着活还是忙着死的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遇到一个不看你有没有钱,有没有房有没有车的漂亮女人,一个会因为他高兴而高兴,因为他伤而伤的女人,一个会想念他的女人,一个会为他流泪的女人,如果这是个虚幻的世界,那么就当自己是在做梦。

    但哪怕是梦,也要惊天动地,不枉此生此梦!

    吴凡本尊此时面色更加安详,周边有些许暗紫光芒闪现。

    修炼者一生,修炼一生心!

    高山六岁那年,已经学会了跟父母一起干农活。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幼儿园。高山也还没开始接触书本。对之乎者也自然不知道。他现在只知道一件事,父亲的第五个兄弟,叫老五的坏人,总是喜欢霸占自己家的田地。

    每到冬天,晚稻收割之后的一段时间。农人是会修理田坎的。田坎就是田与田之间间隔的那土层界限。那个叫老五的人,修理田地的时候,总是喜欢一锄头一大把修理田坎上杂草,本来只需要修理一小层就能修掉杂草之类的,他竟然像挖山那样挖。田坎因此越挖越小。而田坎两端本有的木桩界限,老五此人也就会将其拔出来,插入高山家田地范围内。

    这样一说起来,他老五是按照木桩为界限修田坎的,并没有越界。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就是**裸的越界行为,仗着自己家儿子多而霸占别人家田地的无耻行为。但老五此人浑然不觉得有什么,反而就是我就这样修理田坎了,你们家能怎么样?

    在这个乡村,一家之中,男丁越多说话就会越有底气,行事就会越嚣张。这在乡下就是这样,大家受教育程度不高或几乎为零,头脑中只是要护住自家一亩三分地,能多一点就更好一点,毕竟靠山吃山。高山有三个姐姐,都不是很大。而老五家中三个儿子,两个大的都能赶牛去犁地了。这就是老五此人嚣张的底气所在。

    每次看到老五这坏人霸占田地的行为,高山就暗暗发誓要狠狠揍他一顿。奈何人小力气不够,高山现在也只能想想。

    但这个老五的嚣张逞雄,是时常发生的。看得太多了,总是令人怒不可遏。这一日,老五的老婆挑着尿桶从高山家的鱼塘边上路过,见到高山与他大姐在鱼塘边上放鱼草给鱼吃。老五的老婆掏妢因为老五此人嚣张气息给感染得,也十分喜欢欺负高山家的人。她见高山大姐高兰就骂道:“粪箕装的,又把水给放到我家田里去了,你们这些短命种,是不是要挨打了?”

    高山看了看周边,鱼塘的水并没有放到谁家田里啊?只是保持着正常的水流,保证鱼塘水是活的,溢水位并没有人为去降低啊。哪来的水到你家田里去了?看看你家的田,都还隔着几块呢?怎么就流到你家田地里了呢?

    是的,水渠里的水并没有出现异常的满,也没有可能冲入田地里。但这个叫掏妢的中年妇女,皱着典型坏女人的眉头,张着一张如母狗一样的大嘴,口中污秽言语接连不断喷发而出,当真是骂得好不乐乎。

    高山大姐高兰实在是听不下去,回骂道:“瞎了你的狗眼,哪有什么水冲入你家田里?你指给我看看?”

    这掏妢听言,将挑着的尿桶往一边一放,双手叉腰大骂道:“你这小骚蹄子,臭婊子,短命鬼……你还敢说没有,我说有就有,你还看什么看?”

    这掏妢越骂越是靠近高兰和高山,高兰被骂得十分生气,大声道:“哪咋鬼才会看你这个颠婆。”

    “你再说一遍?你说说看啊?你这个打靶鬼。”掏妢怒气冲冲,此刻她的斗志到了巅峰状态。高兰回骂道:“你这老巫婆,鬼才会看你。”

    “啊……”掏妢冲了上来就揪住高兰的头发,然后一巴掌就甩了过去,又将高兰摁倒在鱼塘边。高山见状,在鱼塘边抓起一把湿泥就往掏妢身上砸去。显然,掏妢这种凶妇与人争斗不少,小小高山这一湿泥攻击,她完全不放在眼里。

    看着大姐被掏妢这可恶的妇女按着打,高山又慌又急,拿起割鱼草的小式镰刀,就往掏妢背后猛地砸下。但这种镰刀刃部是细密的齿形,刀尖也不是很锋利,一般都是用来割稻子的。这样砸下,凭借高山现在的力气,也只能让掏妢感觉到痛。

    掏妢感觉到痛了,就一脚踹向高山,高山急忙抓住这妇女的粗腿,割草刀刃触及她的脚踝,她的脚踝这个时候没有裤子遮住,露出来了,这样一来,高山被踹得往后倒的趋势没变,触及她脚踝的割草刀,就那样一滑,如在割草一般。

    这一下,掏妢发出杀猪般的啊呀叫声,大骂道:“这个短命相啊,竟然敢拿刀杀我,来人啊,救命啊。”

    高山见状,继续在她脚上做出割草的动作,让这掏妢的脚部开始流血。高兰已经被掏妢打得哭起来了,高山的割草动作就更快更用力,虽然被掏妢踹了很多下了,但高山此刻不怕死,只要这个可恶的妇女不放开大姐,那他就会一直不停地这样去割这个可恶女人脚,你不放开我姐姐,我就割断你的脚,谁怕谁?

    面对邪恶,幼小心灵,不知惧怕!

    掏妢学到了老五的逞凶斗狠,却有一个弱点,那就是见到血就会头晕。

    掏妢见到自己的血流出很多后,无知的她立即以为自己要死了,就那样吓晕过去。高兰哭着推开在自己身上的掏妢,而后拉着弟弟就要跑。因为这个时候,高兰以为掏妢被弟弟杀了,她头脑中已经一片空白。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