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4 锻魂一甲子3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高兰怀着恐惧的心,拉着弟弟高山离开鱼塘时,那个在高山心中已经是个十恶不赦之人的老五,从一处山头上冲了过来,大骂道:“短命种,找死了。”这老五不去关心自己的老婆,反而冲到高兰面前就要打人。高山提着割草刀,站在高兰身前,举起刀就在身前乱晃,大声叫道:“你给我站住!”

    老五莫名地愣在当场不动,他感觉自己出现幻觉一般,这个小孩子突然间像个青年人一样,挡在了自己面前。不过,老五一会就醒悟,他心中大骂见鬼,而后吐了一口痰,伸手就把高山的割草刀给夺了过来,而后一巴掌就把高山打得往一边摔去,撞到了一土坡上的石头上。高山头部顿时流出血来。老五见状,平日里打打骂骂他是十分有胆子的,但论真要杀人,他一个乡村的农夫,就算很坏,也还没有那个胆子。

    高兰立即扑到弟弟那里去,哭喊着:“救命啊。”

    老五也显得有些慌张,将手中的割草刀赶忙扔到一边,而后又跑到自己老婆边上,见她脚上流着血,只是割刀了不少真皮和小血管,真正的大血管根本没触及,纯粹是被血给吓晕了的。

    然而上面那个孩子怎么办?老五心中害怕,他敢打高山一家的人,敢打残,但却不敢往死里打。

    高兰的哭喊声,让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听到了。不少人都一一来到。高山的母亲连续不断喊着高山的名字。

    而高山,头部撞击石头的那一刹那,脑海中出现了很多场景。巫灵云、洛诗、司妩琳、洪蒙、邓博川、李冲、李元清、王水斌、吴凌霄、吴铁山等等。这时候的高山才知道,自己其实是吴凡。高山这一世,只为锻魂而来。

    细思往事,缓缓融合。高山渐渐清醒过来,醒来后就听到母亲哭喊着自己的名字。高山嘴巴张了张,立即有人递过水来。这个时候,高山看着眼前之人,已经与之前观看时不一样。高山能看到这些人的内心。

    很多人围在这里,只是看热闹。他们的内心之中,并没有去同情或者关心,充满得只是幸灾乐祸。而有些人则是同情,感叹他高山一家真是可怜。

    如此种种,高山看过一遍之后,便对母亲说道:“娘,带孩儿回家吧。”

    “好的,山儿,好的!”高山母亲搂住高山。

    高山晕死的时候,那个老五心中惧怕高山死了。而高山醒了,那个老五的斗志立即上身,他拦住了要抱着高山回家的高山母亲,大骂道:“这个短命种,竟然敢拿刀杀人,这还得了。我老婆的脚都差点被割断了。”

    “人家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有人站在高山这一家。

    老五猛地瞪了那人一眼,但这个时候,群众更愿意去同情一个被打得头部流血的孩子,而不会去看一个壮如猪婆的妇女脚是不是真的被割了。

    群众的态度,搞得老五十分没有面子,而这个老五有喜欢在人前逞能,立即跳到高山家的鱼塘里,以其惊人的捉鳖之法,竟然那么满的水都抓到了一条两斤左右的草鱼,而后大声道:“这条鱼给我老婆补补血。”其样儿,显得很是嚣张。高山叫道:“那是我家的鱼,你不能捉走。”

    “短命相,你说什么?”老五吼道,他现在感觉自己做什么都是很有道理的,你用刀割了我老婆,捉条鱼补补,很公平的事啊。他却不会想,把高山头部打出血来了,也应该要给高山补补。嚣张的人,往往只会看着自己有没有吃亏。

    高山只是缓缓回了一句:“你会后悔的!”

    “你说什么?”老五也确实没有听到。

    高山没有再理会。此刻吴凡的命魂已经觉醒,高山的举动,就是吴凡的举动,高山所想,就是吴凡所想。

    回到家中,修养几日后。高山问母亲:“我爹怎么还不回来?”

    母亲回答:“他去了城里给富人做工,一年会回来几次的。”

    高山道:“能不能让爹爹买些书回来。”

    “山儿乖,等你八岁了,就送你去私塾念书。我和你爹很早就商议过的事。山儿以后一定不会跟村里的那些人那样,一定会有出息的。”母亲摸着高山的头,又仔细看了看高山包扎的地方。

    高山道:“一定要等到八岁吗?”

    “镇里的私塾就是要到八岁才可以的。”母亲道。

    “那让爹爹先买些书回来吧,不管什么书,山儿都喜欢。”高山说道。一边的高兰、高花、高连都十分支持弟弟念书。高山母亲最终便让村里会进远处大城的人,带了消息给高山父亲。

    两个月后,高山父亲背了一麻袋的书回来。这可是花了很多银两的。高山父亲存起来要盖新房的钱全部买书买掉了。只留下家人过活两三个月的生活所需。每次高山父亲回到家中,高山都会告诉父亲,自己、娘和姐姐等人被老五家欺负了。高山父亲免不了要去老五家那里单挑一场,那个老五就会老实一阵子。但高山父亲一旦离开,老五又会继续自己的嚣张,这老五就是如一头不打就跳尾巴的蠢牛!

    三年之后,高山九岁就成了高家村百年难遇的秀才。

    而后举人、进士、状元。成为状元之后,高山没有留恋于朝中,而是争取到了父亲所打过长工的城里,成为了这一城的县令。

    高山此举,为守护家人,为造福一方,为打击恶人而来,公报私仇有木有?自然是有,那个老五一家,打骂自己家人,霸占自家田地,这样一家子人,高山没有理由放过他们。

    就一年之后,当年那个欺负高山一家的老五,他家所有人,及其亲戚,都被罚没了土地,被逼流浪各处,高山之手段,玩出官场袖里乾坤的精髓,老五一家之人,及其所有亲戚都不知道为何会这么背时,竟然沦落至此。他们想过是不是高山所为,但以他们所处阶层的那点愚昧认知,根本不知道高层谈笑风云的智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