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8 极乐沙滩
    漫长的水中游行,让吴凡渐渐地看淡了一切。随着周边游鱼时不时嬉戏,时不时结成不同的鱼群阵。吴凡感到十分开心,乐之魄终于从从眉心之中走出。吴凡乐之魄就那样与一群游鱼一起,在水中游玩着。因为吴凡本尊朝着前方沙滩游动,那些鱼类也就是边玩边跟着往前方游动。幽灵节棺本来一直在担忧会有什么危险,现在的它,也是放开了玩。真的就按照吴凡的指示,去自由活动了。它在远一点的地方,尽情的滚动,一列棺材翻滚起来,显得也是很壮观的。

    乐是什么?乐是无忧。乐是心安。

    吴凡游累了,就会有许多鱼类搭成了鱼之被,吴凡就似趴在被子上一样,被游鱼载着前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凡游动的双手触及到了海边的沙滩,吴凡终于站起身来,身上的水滴在这一刻凭空消失。好像吴凡从来就没有在海中游过一般。而边上的是吴凡的乐之魄,他挥手与水中游鱼告别,而后与吴凡本尊一齐看着这一片沙滩。

    飞鸟说过,这是一片极乐沙滩。

    十万八千里的距离,也不过偶尔。吴凡看着这片沙滩,沙滩颜色此刻如黄金闪光。原来这是一片金色的沙滩。

    沙滩之上,四处会有舞动的沙粒,四处有着动听的旋律。吴凡的乐之魄,就在极乐沙滩之上随着旋律而舞动。吴凡本尊也是扭着身子,真是一片极乐沙滩。

    吴凡边扭动着边往沙滩中心走去。这一片沙滩,四处有着波动,那些动听的旋律通过波动的改变而发出。这一定是一个人为造就的音乐沙滩,一个会舞动的沙滩,一个让人无忧快乐的沙滩。

    吴凡不禁就喊道:“有人吗?”

    声音回荡着沙滩周边。

    吴凡又喊了几遍,但是没有回应。

    而后吴凡说道:“海的那边,一个老人坐在椰子林中,看着那一片海滩,看着海滩之外的海,看着海对面的这一片金黄沙滩。他跟我说,闯过这一片海。所以,我,吴凡到了这里。”

    过了好一会,依旧是没有人出现。

    吴凡暗道:难道我还没有闯过老人所说的海?可是我心中为何一点忧虑也没有?吴凡想到洛诗,也只会想到站在她身后,闻着她体香,双手轻轻触及她腰肢,看着前方景色的场景。这是美好的回忆,每次回想都是甜美之意。

    吴凡的乐之魄随着旋律舞动,越是舞动,就越是激发极乐沙滩上的波动,从而引发更多不同的美妙旋律,那诸多沙粒,更是一出又一出的舞动场面,看上去十分欢快而壮观。

    吴凡也不管了,来一起跳舞吧!

    当年的青春岁月早已不再,而这一世的青春,几乎耗在了修炼之中。或许,在这里,青春的年龄段应该定义在二十岁到两百岁或许到一千岁甚至更长的年月。但逝去的青春就是逝去了,而青春永驻,往往是心的未老。容颜未老如青春,青春却未必在心中。

    吴凡就那样跳了很久,随着旋律而舞动,让自身经脉更为畅通。吴凡十二正经脉奇经八脉各处穴窍,其内空间在这一刻同时被再一次扩大,而且各处穴窍空间,都能够互为犄角,一旦受到外界攻击,不用吴凡主导,它们便能够自行抵御或发出应有的攻击。这是吴凡所没有料到的。

    当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的时候,一阵悠扬的笛声响起。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拄着碧绿拐杖,从无忧海之上踏波而来。她边上是一个穿着碧绿衣裳的少女,吹笛子的正是这个少女。

    吴凡终于看到有人来了,便停止了跳动。吴凡的乐之魄却没有停止舞动,依旧欢快地跳着,即便是跳了一天一夜不止,但乐之魄一点也不会累,反而力量越来越强,乐之魄,需要的就是快乐的环境来成长。

    白发老太踏上极乐沙滩上后,对着吴凡微微一笑,面目慈祥和蔼。而那少女则收起了笛子,别在腰间,也对着吴凡露出了笑容,笑容甜美。老太从吴凡身边走过,少女则对吴凡说道:“娘说,想着你所爱的人,堆出一个沙人出来。”

    吴凡想要问为什么,但少女却已经在十丈之外。吴凡想想这老太必有用意,而且应该就是海对面那沙滩椰子林老人的相好。我如今已经闯过了这一片海,他也该兑现了。

    吴凡没想太多,便立即去堆沙人。吴凡先用沧龙剑挖集起了很多沙子,而后开始根据洛诗的样貌来堆积。只是,这些沙子又如何能堆起来,这些沙子干燥无任何水滴,触手都会滑落,更不用说堆了。

    吴凡只得先去弄了一些海水,扑在沙粒之中。费了好半天时间,吴凡才堆起一个沙堆,而后才慢慢整改。直到夕阳西下,吴凡也没有堆出一个真正洛诗的沙像来。

    不过,那个碧绿少女又出现在了满身汗的吴凡的边上,伸出一个白色手帕,笑道:“你插下汗。”

    吴凡哦了声,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把那白手帕接过,在额头上擦了擦。这白手帕也算彻底毁了,吴凡立即道:“不好意思,我去给你洗干净来。”

    “呵呵,没事儿。再擦干净你的手。”吴凡一愣,不知道这个看上去可爱美丽的小姑娘要干什么,但还是照做,擦干净了手。少女笑道:“扔掉吧,然后把你的凤天战衣拿出来。”

    “凤天战衣?”吴凡又一愣,但很快想起来在幽海那得到的那件战衣,立即取了出来,看着碧绿衣裳的少女,少女呵呵笑道:“给这沙堆穿上吧。”

    “啊……给这沙堆穿上?”吴凡就更加不明白了。少女却催促道:“叫你给她穿上你就穿上,干嘛傻愣着呀。”

    吴凡道:“我很想知道为什么要这样?我是想留着给洛诗穿穿看的。”

    “我就是要你给她穿上呀。”少女道。

    “但这是沙堆,不是她啊。”吴凡争辩道,小姑娘你长得倒是挺漂亮,声音好听,笛子吹得好,脸蛋标志圆润又白又嫩的,但你是不知道我这件女战衣我是怎么得来的吧?你让我给一沙堆穿上,不讲道理吧?

    但那少女眉头蹙起,说道:“你倒是给不给她穿起来?不穿就算了,我和我娘可就要走了。”

    吴凡道:“好吧,好吧,听你的。到时候我会跟洛诗说清楚来的,是你们逼我给一个沙堆穿过的战衣,然后又给她试穿的。”吴凡十分不情愿地给沙堆穿凤天战衣,心中不住嘀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