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9 再相见,喜乐圆满
    ,最快更新玄道之门最新章节!

    少女见吴凡动手了,才又笑道:“看你这么小气的,也不知道不好意思。”

    吴凡边穿边道:“对一个沙堆,我大方不起来。”

    “可如果它变成了洛诗呢?”少女反问道。

    “沙堆变成洛诗?小姑娘你不要逗我开心了。好吧,穿好了,我还要做什么?”吴凡看着碧绿衣衫的少女,只见她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

    吴凡不解,少女说道:“你先闭上眼睛。”

    吴凡道:“小妹妹,你不会是喜欢上我这种大叔了吧,我有喜欢的人了。”

    “别自作多情了,我才不会看上你呢。”少女说着,回头看了看后面的白发老太,白发老太点了点头。而后一道白光从天降落到了吴凡堆砌的沙堆之上,四处法光荡漾而开,却无声无响,一点也没有影响到极乐沙滩上响动的旋律。

    当少女叫吴凡睁开双眼的时候,吴凡就感觉自己站在洛诗的飞剑之上,看到了前方的靓丽后背,而且闻到了她身上特有的体香。吴凡声音有些急促,颤声说道:“洛诗,是你吗?”

    洛诗转过身子,对着吴凡微微一笑,而后扑到了吴凡的怀中,吴凡将她抱紧。

    少女看着这一对,默然转身,走到了那白发老太边上,而后拿出了笛子,吹奏起来。悠扬的笛声再次飘远,整个极乐沙滩上的沙粒,舞动着,形成了一朵朵鲜花,出现了一只只美丽蝴蝶。而极乐沙滩四处灵气狂涌而出,吴凡眉心圆珠自转,吸化大量灵气,乐之魄同样跟着吸化。

    蝶舞花丛,吴凡与洛诗就在这花丛中紧紧相拥,良久良久。

    笛声飘荡,海风轻吹。吴凡与洛诗手牵手,来到极乐沙滩边上,吴凡与洛诗光着脚丫,就那样坐下,两人的脚都在海水中。两人轻轻诉说别后之事。而那漂亮的飞鸟,带了一群飞鸟,在极乐沙滩周边飞舞,随着悠扬的笛声,极乐沙滩美妙的旋律,飞鸟在上空结成了一个心形阵。而这整个极乐沙滩以及周边的无忧海,已经是美与梦的天堂。

    吴凡的乐之魄,开始出现道道紫色光华,他坐在有蝶舞与飞鸟盘旋的花丛中,心中无忧,与心爱的人一起,自然是乐至极处。

    极乐沙滩之上,渐渐出现了更多的花木,周边一切越来越美,如幻化而出的仙境。而吴凡与洛诗,始终牵着手,光着脚丫,坐在沙滩边,感受着彼此甜蜜的爱意。当夕阳下山之时,四处开始变得昏暗起来。

    吴凡不能如句芒天神那般做到心中明则无处是暗。他拿出了那白色的发簪,对洛诗说道:“诗,我为你插上发簪,好吗?”

    洛诗轻轻点了点头,吴凡将那能发出白色光芒的发簪拿出,将洛诗乌烟的长发松松挽起,洛诗也配合着做了个隆起的发髻,隆起的是一个古代女子出嫁后的发髻。而吴凡便轻轻地将发簪插在了那挽起发髻之上。顿时,洛诗与吴凡的周边,发出白色光芒,即便天烟,她们两人周边都是如白昼一般。

    在那一个黄昏,吴凡为她挽起长发,为她轻插发簪。

    在那一个黄昏,洛诗轻启红唇,与他相拥亲吻。这一世,从他而终!

    花木闭眼,蝶停花间,飞鸟无声,惟有笛声依旧悠扬而远传,似乎是告诉世人,这个世间,又多了一对有情人。

    洛诗的人和心全已归宿于吴凡,吴凡全身心将她拥有!

    谁为她挽起长发,谁为她轻插发簪,她就是谁的女人。洛诗母亲留下的话。

    而洛诗父亲的铁律,惟有这星辰万界的巅峰强者,才有资格拥有自己的女儿,否则,他一不高兴就会将其一掌拍死!不相信,你给老子试试看?

    洛诗的父亲洛神即便不答应,但洛神却没能阻止,此刻也无法阻止。吴凡想要继续拥有她,只能变成星辰万界的巅峰强者,否则会被拍死!

    夜幕降临时,吴凡与洛诗周边依旧明亮。因为那发簪,蕴含爱火之光。

    这一个夜晚,吴凡与洛诗就那样坐在海滩边上,洛诗轻轻依靠在吴凡的胸膛,吴凡轻轻拥着挽着她,低声细语,情意绵绵。那群鸟儿未曾夜眠,海中鱼儿嬉戏不停。少女坐在白发老太边上,就那样吹奏了一个晚上。

    那一晚,飞鸟似乎理解了水中游鱼,而游鱼也似看懂了飞鸟。

    那一晚,幽灵节棺进化成金黄节棺,可缩成金黄色九节鞭模样,可大可小。

    那一晚,白发老太白发渐渐转烟。

    那一晚,吴凡乐之魄,全身紫光光幕笼罩,乐之魄开始走入了吴凡的体内,而后回归眉心识海深处,乐之魄圆满。炼魄四级大圆满,而后喜之魄浮出识海,炼魄五级,喜之魄出体,因与洛诗在一起,吴凡无忧,只有满心欢喜快乐,喜之魄以极快速度提升,周边花丛一切提供大量灵力,喜之魄在东方鱼肚白前圆满,吴凡炼魄五级巅峰大圆满!只要恶之魄浮出识海,便晋升炼魄六级。

    那一晚,极乐沙滩百花绽放,无数花语飘远方。

    那一晚,无忧海上现鱼龙。

    当东方鱼肚白之时,晨光正曦微!

    那满头白发已经不见的老太,此刻如一个端庄美丽的妇人,开口唱着:

    晨光正曦微,曙光透下一线,茫茫天际不见天。

    ……

    啊......满海金色的朝阳

    啊......让我倾听那潮响

    远方一再呼唤,再闯一次海洋

    才能再把心愿偿

    ……

    柔弱小舟消失海面上

    潮水已冰凉,星光照在海上

    平静海港风正响

    渔火更惨凉,星光依旧一样

    仍旧说这一个故事。

    碧绿衣衫少女为她吹笛伴奏,曲调韵律唯美。

    而洛诗的身边,渐渐散发出淡淡的金光。洛诗对吴凡说道:“凡,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

    吴凡双目赤痛,却强自镇定,装作没有点事的样子,缓缓点了点头。他咽喉处早已哽咽说不出话,也不敢说话,怕她听到自己声音的异样。

    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