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 守信之人
    那个刚从魔灵高台的洞府空间离开的男子,听到温长森被杀的消息,也是心神恍惚,几乎都站不稳。【】他强行镇静下来,他仔细回想很久以前的事。即便那小子是魔界中人,现在也只是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只要尽快杀掉他,相信魔灵的事还要相当长的时间才会被魔界发现,到时,她一定醒过来了,一定。

    他就这样安慰着自己,其实心底虚得很。先祖将魔灵弄到手,本想通过魔灵来吸化阳元之气,配合浩然道法,成就天仙之位。只是很可惜,浩然道法最初的宗旨并非如此,通过魔灵来快速提升修为,适得其反。而且魔界之中,已然有召唤魔灵的动静。其先祖经人指点,来到这颗阳元星。

    虽然这阳元星之上,并没有魔界入口,但是魔灵乃是魔界之中的重宝,魔界中人一直在找寻此物。当年与星辰万界各道争夺传说中的玄道珠之时,魔界因有魔灵,几乎霸占每一处有可能出现玄道珠的地方,可谓霸道凶猛至极。魔界中人是很难忍受没有魔灵的日子的,同时魔灵也在一定程度上关系到魔界气运,故而,魔界对魔灵的回归,那**极度强烈。

    浩然宗一千多年前在阳元星开宗立派,开始之初,也并非有多么低调,不然也难以发展成今天这个有数千人的宗门。只是近两百年来,低调至极。真实原因,这个男子心中最为清楚。

    眼下温长森被杀,吴凡已被浩然宗上下认定为魔界中人。不然,就凭他们所看到的锻魂一级吴凡,能够杀死窥虚期的温长森?即便有越级杀人的现象存在,但锻魂一级与窥虚九级,这相差太过悬殊了。这如何可能?青莲宗能有这样的能人吗?山禅宗有吗?都没有。

    在浩然宗上下所有人眼中,只有吴凡是魔界中人才能够解释温长森的死。

    当时在水晶洞府空间中操控魔灵的男子,正是浩然宗现任宗主,齐河岳。齐宗主目今已有五百余岁,化神九级高手,可以说,在阳元星的道门之中,齐河岳修为最高。他要是想称霸阳元星修真界,只是时间的问题。此刻的齐河岳,安排了浩然宗两千弟子出山,势必要把吴凡给找到,找到之后,必须立即给他玉符信号。

    如此,一场规模浩大的搜寻正式开始。而吴凡脱离了浩然山脉之后,又土遁到千里之外,进入了一个凡人的村庄之中。吴凡本以为这个村庄应该是安详而宁静,但他却看到田间或者小道之上,都有倒地的人,有大人小孩,有的手中还操着农具等物事。

    只是,有一个人吴凡感到有些面熟,那人坐在一快青石之上,面色有些苍白,显得极为虚弱,吴凡神念一扫,发现此人竟然是修士。吴凡走了过去,问道:“这里有一场大战?”

    那人猛然睁大眼睛,气喘吁吁道:“嗯,吴凡,是你?”

    “你认识我?”吴凡对眼前这个人有些模糊的记忆,却不知道到底是谁。那人摇头苦笑道:“你应该是忘了我。当年,口传凝气诀就是我传给你的。后来,发现你真的进入了凝气期。我就回归田园种地了。这里就是我的家乡。”

    吴凡这下终于想起来了,就是那个瞧自己不上眼,认为自己不可能会凝气,打了个赌,如果吴凡学会了凝气,他就回家乡种地一百年。吴凡见这人往日高高在上的姿态早已不见,换来的是一些平和,十分接地气。不过,此刻,他的虚弱一面更为显著。

    吴凡问道:“不知前辈高姓大名?”

    “午元。前辈不能当了,我已经看不出你的真实修为了。”午元说道。

    吴凡道:“不管如何,你如此守信,又口传过我凝气诀,这前辈是当得的。却不知道这地方为何会死那么多人?”吴凡把话题绕了回去。

    午元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从我回到家乡种地开始,我就感觉到了蹊跷。每隔一两个月,都会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吸化我们村人的生命之力。我曾经追查过一两年,只是很可惜,我没能追查出端倪所在。就在前不久,那种力量突然间十分霸道,我村普通凡人根本没法抵挡住气吸噬之力,几乎在瞬间被夺走生命。而我,凭着炼魄三级的修为,硬扛了几个时辰。只是,我看也快要坚持不住了。或许这就是命。”

    吴凡道:“午前辈,当年你的高高在上我很讨厌。而今,我知道你是个守信之人,能够守信的人,一般也坏不到哪去。你的命,我可以救。”

    午元道:“或许是我的原因,才把那力量给扯出来的。”

    吴凡一愣,问道:“为何?”

    “因为我曾经杀过不少妖族,这回应该是妖族来报复了吧。”午元说道。吴凡听言,心道:真是胡说八道,明明是魔灵吸噬的原因,跟妖族有个毛的关系。但吴凡口中却道:“午前辈,这跟你没有关系。这里有一百颗紫色灵石,你拿去吸化疗伤。”

    吴凡说着就拿出一百颗紫色灵石。这一百颗紫色灵石在午元看来,那也是巨款,却不知道吴凡怎么弄来的。本来他已经对自己的命已经不抱希望,因为他身上所有的灵石都已经耗尽,此刻见到紫色灵石,根本就没有客气,几乎是抢过来抓在手中,就那样十分贪婪地吸化着。这是求生本能所致,吴凡并没有在意。

    约莫一刻之后,午元脸上的苍白一扫而尽。午元继续吸化一会,身子不再虚弱后,便即停止吸化,要把多余的紫色灵石还给吴凡。但吴凡拒绝了。午元道:“你救了我一命,此恩无以为报,怎么能在贪图你的紫色灵石?”

    吴凡道:“我是挖矿的,从不缺灵石。你边吸化边与我聊聊,就算是回报我吧。”午元点了点头。

    对于村中那许多死人,吴凡没有什么感觉,毕竟非亲非故,他也不是要斩妖除魔为天下黎民百姓谋福利之人。而午元心中却是十分有愧,先在四处跪了跪,眼中有些泪水流下,但却始终没有发出哭泣之声。

    吴凡知道这人是强自镇静,看双拳紧握的样子,吴凡越发认可此人。午元中年面庞之上的沧桑之意更浓,两鬓有了些许苍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