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3 风木杀伐
    吴凡站在巽位,四处有阴风开始缓缓吹动。也是站位正确,才感受不到那种狂风肆虐之感。吴凡只朝着震位方向踏出一步,便感受到了强烈阴风。吴凡很想狂冲而前,但被后面的午元拉住,午元一脸严肃,摇了摇头。

    吴凡无法,只得往前踏步而行。前方林木散现,吴凡的恶之魄欲出剑,午元又阻止。吴凡只得让恶之魄收剑,同样跟着踏步慢行。前方林木长得速度很快很快,稍不注意,就会被新苗给撑起。

    尽管如此,吴凡也保持了镇定,不贪快,只求稳步而前。不管午元所言的灭天杀机会不会出现,甚至存不存在,吴凡都不敢在这种时候涉险。毕竟,四处林木和狂风带来的陷阱太多,一不小心会被如白蚁钻身的狂风,还有那凸凸而立的林木给弄死。

    行至百步之遥,午元被一股狂风吹得往一边而去,午元在危急之中丢出了一个布阵玉简,大喊道:“此路遥远,路上阵法颇多,此布阵玉简可以应对不少,我……”还没有说完,午元整个身子被牵扯消失,只留下一个被他丢出被风吹向一边的布阵玉简。

    吴凡捕捉到了午元眉心进入不少暗红细丝,心中留下一个心眼。而在这个时候,他不得不冒险狂冲几步,将布阵玉简收在手中。如此,周边林木快速连成一片,如长大木桩围城的篱笆,将吴凡困在这林木而成的篱笆之中。而后,林木之中,有万千树根飞出。吴凡见状大惊,愤力往上跳起,却见上空,立即出现诸多枝条,而后巨大叶片瞬间长出,巨叶边缘就如利刃一样锋利,时而闪烁着绿色光芒。吴凡因此跳到半途又立即下沉,但下方又有许多林木长出,如万千剑尖朝天的利剑。

    在这个时候,吴凡哪还管什么要缓慢踏步离开这风木杀伐线,上下前后左右都要受到攻击,恶之魄再不出手,今天吴某就要交代在这里。故而,当左右树根要触及吴凡肌肤之时,但上下绿叶光刃蓄势待发之时,当下方如利剑的林木以极为恐怖的速度长出时。

    吴凡的恶之魄,举起沧龙之剑,沧龙之剑周身,顿时显现一些龙纹,一条青色蛟龙的虚影飞出,在四处一个盘旋,所过之处,树根化作齑粉,林木变成碎片,绿叶光刃,化作星星绿点,飘落而下,如下着绿色玉米雨。

    最终,那个林木篱笆化作一蓬绿色散光,往四处爆裂而开。吴凡与恶之魄又出现在肆虐狂风与陷阱处处的林木之中。

    吴凡很想在这个时候开始狂冲,但想想刚刚只是为了拿到布阵玉简而快速狂冲了几步,便引发出这种围桩攻击,要不是情急之中恶之魄举剑破之,命已陨落。

    故而,吴凡还是按照稳得方法来,忍着狂风肆虐,林木攻击,就那样缓缓踏步而前。没几步,就有阵法波动出现,吴凡要在忍着如白蚁钻身的狂风肆虐之苦的情况下,要在随时会被长出的林木穿身的危机下,破阵。有些阵法他不清楚,还要翻开布阵玉简来边学边破,真是令吴凡痛苦不已。

    但正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吴凡学起破阵之法,速度很快。几乎是看完一个甚至还没有看到一半,就要开始去破阵。

    布阵玉简之中,往往会先介绍阵法作用,而后是布阵方法,布阵所需要的条件,布下阵法后能持续多久,威力等级如何等等,都有详细介绍。但吴凡此刻只能是根据现场的阵法特点,找到了布阵玉简上对阵法的描述,如果相类似相近的阵法,吴凡就会立即去看其破阵之法,其余无关内容不去理会。

    如此折腾之下,吴凡渐渐提升了布阵破阵的理论知识,而且现学现用,实践能力也越来越强。

    在这一刻开始,吴凡就是拿着布阵玉简,往前缓缓踏步,一路上与恶之魄要不闭眼睁眼,要不就对着四处指指点点,但见诸多奇异波动,被一一打平。

    吴凡一路破阵,显得虽然不够潇洒,却也很有大家之风。他这一路破阵,就似踏在前方有着翻滚巨浪的海面上,而他所到之处,海面就逐一平静。

    一路看似势如破竹,但吴凡已经全身是汗,这些阵法有的一触便破,但突然间又来一个杀阵,重重叠叠,凶险不已,有的则是虚虚实实,让人辨不清何处是真的阵法之源。破了半天才发现,原来阵法之源根本就是往前一步踩踏便可破。

    越是往前,周边风木杀伐越来越猛恶,吴凡前行之路所承受的压力,难以形容。但吴凡强行镇定,缓步而前,前方渐渐出现有规律的阵法,三才阵、四象阵、五行阵、六仪阵、七星阵、后天八卦阵、九宫阵等一一出现。

    吴凡对阵法的认识已经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而这一路,吴凡耗去的紫色灵石十万颗,破去阵法千余不止,一耗就是整整三个月。这三个月在风木杀伐阵中的艰难行进,使得吴凡心志更加坚定,料敌先机之能越强。在有诸多险恶因素出现之时,可以做到绝对冷静。因为这些阵法的多变,使得吴凡对时机的判断能力也得到强力提升。

    三月风木杀伐,三月沧桑巨变。吴凡的脸庞之上,本来有的坚毅,更填了不少隐忍与深沉,双目神色更显睿智。而吴凡的恶之魄,一直被吴凡压着,只是沧龙剑始终由恶之魄握在手中,这三个月,吴凡的恶之魄一直在蓄剑势。

    当吴凡与恶之魄到达风木杀伐线的末端,离震位只有百步之遥时,前方林木全部化成飞剑,狂风化作银光刀刃。

    阵阵刀风剑雨,如地狱幽灵围杀而来,凶戾,恐怖!

    吴凡的恶之魄,往前踏出一步。这三个月来,吴凡的恶之魄对吴凡本尊都产生了厌恶情绪。因为这三个月来,吴凡的恶之魄不止一次想要使用沧龙剑来破阵,沧龙剑破阵之威,绝对在嗜血凶刃之上,但吴凡本尊不让,恶之魄就没法出手。

    此刻,得到吴凡的允许。恶之魄压抑了三个多月的厌与恶,在此刻,形成了一股更为凶戾的烟气,全数凝聚到了举起的沧龙剑剑尖之上。

    吴凡沉声道:“释放你一切恶绪!给我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