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2 抽山魂,夺浩然
    红袍男子的虚影吸走了那些有幻魔烟丹化成的烟色丝线,变成了烟袍男子,他同样追向吴凡。烟袍男子经过王小猴的身边时,听王小猴愤然说道:“吾乃天下之主,汝等安敢加害?”

    烟袍男子一足踏起,发出沙哑的声音:“被我利用过的肉身,你以为你能走什么狗屎运,捡到幻魔烟丹,都是我一手安排的,你却还在做你的春秋大梦,天下之主?我魔界魔圣且不敢妄称,你何德何能?你是被天下践踏之主!”

    烟袍男子足上发力,将王小猴踩踏而死!

    而这一刻水晶石洞府空间,被三十六道星力轰击开来,四处化成齑粉,王小猴的尸身也在其中,可惜了一个志在天下之人,就这样化作灰飞。

    地面上的浩然大殿已成废墟。整个浩然宗上下,为之震惊。

    齐河岳扛着红色棺材追吴凡到地下暗河之中,而后,吴凡施展了土遁之术。齐河岳冷然喝道:“雕虫小技。”同样的,齐河岳也一样施展出土遁之术,要不是扛着红色棺材,他一定追上了吴凡。这么一来,吴凡总是在要被齐河岳抓住的时候,就一个加速,快了那么一两步。齐河岳死也不会放弃红色棺材,如此,一前一后在地中追逐。

    吴凡被执着的齐河岳追得筋疲力尽,要是再这么下去,一定会被追上。吴凡干脆冒出了地面,突然间感觉压力一松,吴凡回头一望,齐河岳没有追来?

    吴凡有些疑惑,不过,此刻容不得他多想,立即奔向浩然大殿所在山峰的后山。

    吴凡不知道,等他冒出地面的那一刻,齐河岳犹豫了,他是个爱面子的人,他可不想让宗门那许多人看到自己背着一具红色棺材,最重要的是,这一具红色棺材,尚不能在地面暴露。放入储物戒之中呢?不行,那样会让生气阻隔,会让她所吸化的一万婴儿的生命力白费。

    就齐河岳这一犹豫的功夫,吴凡带着恶之魄一路狂冲,十几息的时间就赶到了浩然大殿的后山。吴凡当年逃离青莲宗北矿区的时候,其狂奔速度就如幽灵幻影,这一回被随时都可以灭杀自己的齐河岳紧咬不放,在生死线上发挥出的奔跑速度,加上他已经是炼魄六级修为,其速比当年快一百倍不止。

    而这一路没有任何阻挡。因三十六天罡血饮大阵引发的星力,破除了这一路的阵法障碍,而浩然大殿作为浩然宗门面的建筑物,此刻化作废墟,几乎让浩然宗所有人都聚集在了被摧毁的浩然大殿之前。如此吴凡往其后山行进的人为障碍也同样被消除。

    吴凡周身的浩然正气尚存,与浩然大殿后山的那处浩然气脉,互为引力,吴凡此刻即便不知道浩然气脉的具体位置,凭着这股引力,闭着眼睛也能找到浩然气脉的具体位置。

    越接近浩然气脉的位置,恶之魄手中的沧龙剑,抖动越发剧烈,似乎见到了心爱的女人一般给激动的。

    当到达浩然气脉位置之前时,沧龙剑飞出恶之魄之手,幻化百丈之长,悬停于空,其周边青光闪烁,又如一重重青色巨浪波动往四处荡漾而开,似可荡除一切邪魔。

    吴凡将幽木谷那子魔灵与母魔灵从储物戒之中放出,吴凡道:“这浩然气脉,为我抽取。”

    “凭什么?”母魔灵发出恶妇而难听的声音。

    吴凡喝道:“助我神剑增强威力,我斩杀逼迫你们造就巨大因果的人,那一定可以消除你们背负的因果。”

    “我不信你可以做到,而且我也不信因果报应。”母魔灵态度比较硬。

    “句芒天神踏双龙,种扶桑巨树于青海。”吴凡说出这一句,母魔灵震惊无比,而后神识扫向上空悬停的百丈青色巨剑,剑柄龙纹,剑身八分之一龙纹,句芒骨骼所炼,沧龙之剑!

    母魔灵再也没有说什么,只要能杀了那人,时日一长,不受人掌控之后,我魔灵从此上天入地,万般逍遥。母魔灵这下很爽快地出手,她化出万千暗红细丝,那细丝就如从血瀑布中分化出来的一般,很快遍布了整个浩然大殿的后山。浩然大殿的后山,此刻要是从高处看去,就如一座流血的山。

    浩然气脉的抽取,先要抽尽后山的山魂,这样浩然气脉才能以百分之百的纯度抽取出来。山魂的抽取,对魔界母魔灵来说,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山魂对魔灵来说没有用处,对于魔界那些大佬来说,是很有用的。但现在吴凡直接收了这山魂,存于识海空间之中,吴凡另外五个魄体与三魂,互为据点,在识海空间之中镇守住这山魂。

    而后,母魔灵开始抽取浩然气脉,上空沧龙剑,剑身缓缓竖立而起。当母魔灵抽取出一丝浩然气脉,都被沧龙剑给及时吸化而走,如此,沧龙剑八分之二剑身开始显现龙纹,由模糊到清晰,整个过程十分有序地进行着。

    由于是浩然气脉,母魔灵抽取的时候,其周身的暗红细丝被损毁不少。吴凡便让五十个子魔灵进行协助,如此一来,抽取浩然气脉提升一倍不止,母魔灵的压力也渐渐缩小。母魔灵边抽取边说道:“为何不放出我所有后代来抽取呢?”

    吴凡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沧龙剑第三重龙纹的形成,心中充满了兴奋,又感到十分紧张,暗暗说道:齐河岳,你千万不要那么快来,千万不要那么快来啊。

    母魔灵见吴凡没有理会,脸上还有些很难察觉的兴奋。母魔灵便看了看上空沧龙剑,突然有些后悔:如果这个人想要掌控我呢?

    母魔灵想到此节,便一狠心,停止抽取浩然气脉,散发出一股极为阴冷的气息。但,已经晚了,沧龙剑此刻不需要母魔灵来吸取浩然气脉,它已经可以自行吸取,其实在母魔灵引动了浩然气脉出动的口子,沧龙剑便可以自行吸化,当然有母魔灵帮助抽取,吸化的速度就自然会更快。

    母魔灵的突然反击,让吴凡眉头一皱,而这一刻,更为要命的是,齐河岳扛着红色棺材,从地下冒了出来。吴凡见状,急着将母魔灵与子魔灵收入储物戒,好在母魔灵与子魔灵宁愿被吴凡收走,也不愿意被齐河岳抓回,这一收放十分顺利,短时间内完成。但齐河岳飞出一道剑光,吴凡无论如何也没能躲避开来,那一剑穿射过吴凡的肩窝。齐河岳有些恼怒,这一剑竟然没有穿过吴凡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