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3 再开天门
    吴凡肩窝被穿射,整个人被穿射惯性带着往前行进了一丈距离,踏入了浩然气脉范围之中。【】上空竖立而起的沧龙之剑,因此吸化到了吴凡的精血。

    而齐河岳在这一刻,出击第二剑。这一剑对准了吴凡胸口,到得半途,分化出两剑,一上一下。上对吴凡眉心,下对吴凡心脏。

    两剑穿射如破开虚空,却是无丝毫声响。

    齐河岳扛着红色棺材,愤怒的面容之上满是萧杀,他阴沉道:“我浩然宗为天下黎民百姓千年有余,天下百姓回报我一些又有什么不可?不还魔灵,死!”

    齐河岳认为那两剑一定可以将吴凡杀得不能再死,而吴凡感受到那两剑之威,如千重气浪凝气成剑,浩重而深远,给人一股窒息感,吴凡周身的浩然正气受到冲击,但吴凡心中依旧无惧。

    “浩然奥义一重天!”两道蓝紫光线飞射而出,齐河岳将浩然奥义加持于两把即将刺射到吴凡的飞剑之上,那两把飞剑变得如同镶嵌蓝紫宝石一般,蓝紫光亮闪闪。

    “浩然奥义,还击!”吴凡眉心之中,竟然射出一道蓝紫剑光。以更快的速度,射向齐河岳。没有等齐河岳的两剑射至吴凡心脏与眉心之时,这一道蓝紫剑光直接触及了齐河岳的胸前。

    齐河岳大惊,他没有料到,吴凡竟然会浩然宗浩然道法的奥义,而且,吴凡所领悟的浩然奥义比他更强,至少三重天。吴凡其实也没有料到,浩然奥义竟然可以化成实质性的攻击,而浩然奥义的攻击之法,完全是被齐河岳给逼出来的,这让吴凡自己都感到有些突兀。

    奥义攻击虽然没有神念攻击那么阴狠准猛,但也算是一种杀手锏,往往是出其不意,连施展者本人都意想不到,更别说敌人了。这种功能,对吴凡来说,自然是多多益善。

    齐河岳被吴凡四重天浩然奥义还击,使得他立即动用元神之力,一股金黄气浪震荡而开。破解浩然奥义的攻击,元神之力最为有效。

    齐河岳的元神之力破去了吴凡浩然奥义四重天的攻击。吴凡整个人倒飞出去,最终齐河岳那两把飞剑没能攻击到吴凡。

    吴凡摔倒于地,整个人都感觉眩晕无比,但他始终关注着上空的沧龙剑对浩然气脉的吸化,眼下已经快要吸尽。吴凡的恶之魄悄然立于空中。

    “还我魔灵!”齐河岳再次驱动飞剑攻击。扛着红色棺材的他,往前一个瞬移,留下诸多虚影,齐河岳欺近吴凡身前,全身元神之力震荡而开,齐河岳冷冷道:“你,不应该出现!”齐河岳巨掌带着元神之力拍落,重重金黄气浪压下,如成金光巨掌下压之时,压着吴凡全身,使得吴凡已经无法呼吸,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元神之力压砸着,齐河岳那两把飞剑也已经分别触及吴凡的心脏与眉心,只是因为吴凡外层的浩然正气抵御着,才使得齐河岳的飞剑行进之时如镜头放慢一般,一点点进击。

    “你这无用的废物,也敢要魔灵,死!”齐河岳加重元神之力,吴凡整个身子被压入地面之下,眼见周边浩然正气就要被摧毁殆尽之时,吴凡流血的双目看到了沧龙剑将浩然气脉全数吸尽,吴凡便即一眨眼。

    在这一瞬间,吴凡的恶之魄握住了吸尽浩然气脉的沧龙剑,沧龙剑第三重龙纹圆满,沧龙剑发出一声远古巨龙之吼。同时,恶之魄在这一刻,一剑斩落。所蓄剑意剑势,虽然没有在幽木谷那次的时日多,但沧龙剑已经拥有了第三重龙纹,其斩劈之威,如降天罚。

    天地有正气!

    沧龙剑的斩落,青光劈开天际,再一次一剑开天,天门处金甲仙使再次出现。

    “这……”齐河岳扛着红色棺材,将攻击吴凡本尊的力量,全数往上对碰而去。对上空巨剑的斩落,望着那天门处的仙使,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不,绝不能让仙界之人带走倾城。”心中满是慌乱与惊恐的齐河岳,就此扛着红色棺材遁逃而去。

    吴凡站起身来,抓了大把紫色灵石,快速吸化之后,丢掉,而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望着已经开始枯竭的后山。对恶之魄点了点头,恶之魄握住沧龙巨剑剑柄,沧龙剑便即恢复原来大小,其剑身八分之三已充满龙纹,龙纹纹理之中,总有青光闪现。吴凡本意想要恶之魄蓄剑势一年,但没有办法,齐河岳太过强大,这一剑不出,吴凡本尊必死。

    吴凡对天门态度依旧,天门金甲仙使不满,关闭天门!

    而后吴凡抬头望向前方,与恶之魄,走出那正在枯竭的后山。

    就在吴凡要离开后山的时候,那个由红袍变烟袍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了吴凡面前。吴凡喝道:“让开!”说着便是一拳轰出,烟袍男子身形立即分化开来,而后在一边凝聚,看着吴凡:“你相不相信缘分?”

    “跟男人,我从不谈缘分!”吴凡有种厌恶之感。

    “你别多想,我是你的心灵,如果你把命魂交给我,我可以让你成为天下之主。”烟袍男子说道。

    “天下之主非我之志,让开!”吴凡再一拳轰出,但烟袍男子依旧分化成烟色丝线,又在另外一边凝聚成人形。

    吴凡冷然道:“曾经有人阻我前进之路,下场不好。我不管你是魔界鬼界什么乱七八糟界的人,让道!”

    吴凡双目血迹未干,此刻面目显得有些狰狞,而且,吴凡的浩然杀意,让烟袍男子不敢靠太近。但烟袍男子没有办法,他没有完成主人的使命,无论如何也要纠缠住吴凡,他可不能像霸占王小猴的肉身那样霸占吴凡的。这是一个他不敢靠的得太近的存在。

    烟袍男子的纠缠,让吴凡与恶之魄都十分厌恶,有些苍蝇不打死真是令人烦躁。故而,浩然大殿后山在枯竭大半之后,吴凡与恶之魄将化来化去的烟袍男子给揍得满山跑。

    当浩然殿后山全数枯竭之时,山下地肺开裂,喷出道道地火熔岩柱。在这个时候,吴凡的紫府中的火属性圆珠,单独飞射而出,在枯竭后山的上空,疯狂转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