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1 死则死矣
    李冲的修炼洞府之中,吴凡收回了五魂五魄,留恶之魄在这洞府之中蓄剑意剑势。恶之魄已经蓄剑意剑势快满一年。他便走出洞府之外,一个呼啸之间,就到了莲花山脉最高峰。洪蒙就在那里站着,看着山禅宗所在的阿弥山脉方向。

    洪蒙道:“吴兄,山禅宗该不该灭?”

    “灭与不灭,洪兄决定便好。”吴凡淡然说道。要不是洪蒙说出抽调了十万人去攻打山禅宗,青莲宗四处有些空虚,加上恶之魄蓄剑势剑意快满一年,吴凡也不会从洞府中出来。吴凡是坚定相信洪蒙和李冲可以守住青莲宗。

    洪蒙道:“吴兄,炼魄六级修为了吧。”

    吴凡道:“洪兄能看出我真正的修为,可见霸王道法之精妙。”洪蒙摇头道:“还是没有吴兄的妙,我炼魄四级修为,魄体能够出体,却很难做到如吴兄那般炼魄。我的精神念力难以让魄体在外待太长时间,却不知道吴兄如何做到的?”

    吴凡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要他们出体,并没有感到他们出体了会消耗精神念力。”洪蒙道:“这或许就是我与洪兄的差距所在。”

    吴凡道:“我从来没有想过与洪兄相比。”洪蒙有些愣神,他时刻都要与吴凡作对比,但吴凡却没有想过要跟他比。【】自己与吴凡相比,相差的不仅仅是修为,还有心境的差距。心境对修炼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

    就在这时候,原总务大殿所在的那个坑,响起一阵梵音。洪蒙冷哼一声,快速赶往总务大殿那巨坑处,吴凡随后跟上。

    两人到达巨坑之上时,有近千光头出现。洪蒙还以为是浩然宗的弟子,却不曾想到是山禅宗的弟子。

    洪蒙当即喝道:“诸位,为何入侵我宗?”

    “你也配说是你宗门?你只是个挖矿的而已,别以为有了今天的地位,就忘了自己是个挖矿的。做人可不能忘本啊?”一个瘦弱的和尚说道。

    吴凡听言,当即低喝一声:“剑去!”一剑取了那人头颅。吴凡将头颅转到洪蒙足下,洪蒙一足将那颗人头踢向众僧人群中。

    其余光头见状,满脸怒色,哇哇大叫立即发动攻击。洪蒙一声爆喝:“霸王压鼎!”但见洪蒙双手舞动,巨坑之上立即形成一股股强烈波动,而后凝化成形,形成了一个大鼎,随着洪蒙手上动作的下压,那巨鼎就如一座大山一般,顺势砸了下去。

    诸多光头见之大惊,吴凡此刻又出手:“剑去!”但见吴凡的那把品级普通的飞剑,嘟嘟数声,穿透过很多僧人的眉心,一个转圈,就杀了几十人。速度太快,让那些僧人根本来不及按照陈永新等人的交代布阵。那个变态巨鼎,其威压之势更是可怖,似乎还有强烈吸力,让他们明明可以立即飞出巨坑范围之外,却是迟迟没法移动。

    如此,这一波光头,被吴凡与洪蒙两人联手,全数歼灭!

    洪蒙施展出霸王压鼎,心中十分畅快,这一招杀伤力太变态了,一砸之下死近百人,砸了十下,敌方就全数死尽,太爽了。只是,巨坑之上的凉亭,也被摧毁了。洪蒙也不担心李冲会怎么样,这个时候你还要这个凉亭做什么?

    吴凡见洪蒙这一招“霸王压鼎”有如此威力气势,当真是神勇至极,露出了些许羡慕神色。洪蒙见状,心中更是大喜,说道:“吴兄,这是霸王道法的十大杀招的第一招。我炼魄四级修为,还只能修炼这一招。”

    吴凡道:“此招很好,群攻效应极强,瞬间灭百。恭喜洪兄。”

    洪蒙道:“不知道洪兄真实战力如何?”洪蒙又想要与吴凡打一场,吴凡道:“你我的较量,不急这一时。”

    洪蒙便即收回与吴凡较量的心思。

    吴凡站在这巨坑之前,若有所思。当年,洛神将洛诗从这里带走,在那片海那里,与洛诗短暂相处,而后就真的是天涯远隔,连洛诗现在具体在哪都不知道,就算知道她在那一颗七彩炫丽的星球之上又如何?如何能找到呢?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这是人生的一大悲剧。

    齐河岳扛着红色棺材,进入莲花山脉以北的三万里范围之内,所到之处,无一不是杀戮。这两万里路程,都是齐河岳以步行走出的,耗时近十月。红色棺材之内的夜倾城,就如一个真正的睡得很沉的活人,双目的那种死板紧闭,已经看不到,而是变得睡眼惺忪。越是这样,齐河岳杀人越多越快,他相信,夜倾城很快就要醒过来了。只要醒过来了,就带她去远在莲花山脉南部区域十万里外的火罗宗,以烈火法源驱除她体内的尸魔死气,那就再也不用杀戮活人续接生气。

    因为齐河岳的杀戮速度很快,遍布范围很广,从在俗世朝政版图上看,已经覆盖了几个王朝了。如此俗世朝政的几位皇帝,派人到了青莲宗,请求援助。吴凡见到俗世朝政派来的人,没有说什么。现在青莲宗是洪蒙与李冲说话,吴凡不想在这种事上抢风头。洪蒙对这几个俗世来使的态度很好,是个相当接地气的人。

    只是,对于他们的请求,洪蒙有些犹豫。上次派出一千人,全部被杀,后面陆陆续续鼓动了在当地的各大门派的人去阻截,虽然效果不好,但总算有人阻拦一二。就算再派出去,也一样会被杀个干净。现在齐河岳是每到一个地方,先灭杀了当地的道门,而后再去寻找村落,杀人取生气。

    吴凡见洪蒙的犹豫,心中已知,当年那个洪蒙还是变了些。毕竟,今天的洪蒙已经不是当年的挖矿之人,拥有得很多,就不容失去,这是人之常情。对于洪蒙的犹豫,吴凡心中不赞成,要知道洪兄你手下那诸多人手来自哪里,来自青莲宗周边的三十个大城,来自凡间。

    故而,吴凡这下没有给洪蒙面子,当即对那些使者说道:“青莲宗会派一万人马去。”那几个使者听言,又看了看洪蒙,洪蒙无奈之下点了点头。

    当使者离开之后,洪蒙不说话。吴凡也不多说,一足蹬地而起,身形跃起百丈之高,而后飞剑到了足下,吴凡留下一声:“齐河岳之事,必须有个了结。我们做人不可忘记本源,凡间是我们诞生之地,那处处无辜生灵,知而不救,心底就跟失去底线一般无二。

    死则死矣,何忧何惧?洪兄,你担忧失败,惧怕失去现在所拥有。担忧与惧怕,影响了你的修炼。故此,不是不急一时与我一战,根因在于,你还没有资格与我一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