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2 打砸
    洪蒙听吴凡之言,如天雷轰鸣于耳,心境上所蒙上的灰尘被涤荡而开,他的心境得以提升,他战意四起,周边出现强烈波动,这是霸王道法修炼到炼魄四级会出现的特有现象,出手便造成异象,令对手生怯,然而吴凡已经远去。洪蒙对着空中说道:“多谢吴兄提点,洪某心中有愧很久。”

    而后洪蒙当即派出一万人马,出莲花山脉,往北而行。死则死矣,入得修炼之列,就开始了这段修真江湖之行。吴凡,你能做到的,我洪蒙一定可以做到,一定!

    山禅宗内外,一片交战之声,血光处处飞起。十万人对山禅宗三万余弟子。十万人以霸王道法攻击,三万余弟子以佛法防御,很多山禅宗弟子还不懂什么佛法,只会凡间武者的杀人技。这根本不可能是洪蒙派出人马的对手,这些人,一触即溃。青莲宗这边占据绝对优势。李冲其实早就想这样搞了,奈何洪蒙那小子总是思来想去的,这不耽误时间嘛。

    李冲此刻喊了几声,陈永新都没有出来,这让李冲很恼火。不出来是吧,老子将你护山阵法给全破了。

    故而,李冲找不到事做,就对着阿弥山脉那个转动的卍字进行攻击,赤炎剑乃是仙器级飞剑,而且在李冲紫府温养时间很长,所蓄剑意剑势,那都是几年。【】此刻,赤炎剑对着阿弥山脉卍字护山阵,就那样一剑猛然斩落,剑光如烈火,腾化成火凤凰。

    李冲大喝一声:“烈火凤凰,破破破!”但见那火凤凰分化成三,对那卍字发出三波攻击。烈火凤凰形散,化作万千火点,燃放了整个卍字。

    渐渐地,卍字消散,阿弥山脉四处护山阵法开始消失,那一个个立在阿弥山脉周边的大佛像,全数轰然倒塌,腾起了阵阵灰尘。

    李冲继续狂吼道:“陈永新,你这假和尚,给老子滚出来,还有你们里内许多资格很老的假和尚,全部滚出来。李有为被洛神拍死了,你们都成了缩头乌龟是吧?这就是三级佛门么?”

    李冲在阿弥山脉之巅叫骂一阵,依旧没有人应。

    李冲就感到纳闷了,你山禅宗好歹也是三级道门,我在这里这么嚣张,你们竟然不出来一下,哪怕装腔作势也不会让人说闲话吧?

    就在这时候,一个年迈的老和尚,拄着拐杖从一处走出,站在阿弥山脉之巅之上,悲痛地哭说着:“小李子,当年你爹李道君,我还抱过他啊,你怎么如此残忍,派这么多人杀害我山禅宗弟子?”

    “残忍?如果我李某今天不来,等着你们与浩然宗联手,那就是你们残忍。老贼,不要谈你跟我爹的交情,我爹早就不知道去哪了,是飞升还是死了,我没有一点印象。他是他,我是我,我跟你可没有任何交情可言。陈永新那狗贼呢?我倒要好好问问是哪个狗贼施法布下梵音传送阵法,来个突然袭击,害我青莲宗损失惨重。”李冲说着就降落到了阿弥山脉之巅,一掌就拍死了那个看上去很可怜的老和尚。

    对于这些和尚,李冲完全没有任何好感,个个都是骗吃骗喝的主,说什么普渡众生,你们他娘的是骗众生给你们免费提供吃喝却不用干活吧,一群好吃懒做的垃圾!

    那个老和尚,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李冲会那样一掌解决了他坑蒙拐骗的一生。其实,是李冲已经把自己想象成了洛神,那一掌拍击的潇洒,一足踩踏的神威,在他心中,那是强者的标志动作。如果连这两招都不会,如何成为强者?

    李冲对山禅宗的软弱,已经感觉到杀他们可能会成为自己人生的耻辱之事。他现在已经有些怀疑人生了。不对吧,没人跟老子打么?

    李冲真是恼火至极,提着赤炎剑兴冲冲要跟你们这些和尚打架,没人理会。好吧,洪蒙那小子会干的事,我也会干。李冲完全不顾及自己现在是青莲宗比宗主还要老资格的身份,赤炎剑所过之处,尽数毁去诸多庙宇。到得山禅宗主庙殿,李冲更是一怒之下,一剑就摧毁了主庙殿。

    奇了怪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嘛。来几个厉害的跟我打啊,快点出来啊。李冲毁掉一个又一个庙殿。最终也没有见到陈永新等人的影子。

    李冲不知道,青莲宗已经出现了内鬼。洪蒙等派出人马的时候,陈永新与邱正名就发动了对青莲宗的总攻。李冲离开了,突然出现的吴凡也就是浩然宗弟子公认的大魔头离开了,青莲宗各处十分空虚,很多地方都没有人守着,可以很轻松进入莲花山脉。

    梵音传送阵,已经不只是在原来总务大殿那里出现。在很多地方都出现。这一回,轮到青莲宗被攻击了。而李冲还在山禅宗那里显出一分**炸天的姿态,在阿弥山脉四处搞破坏。那十万弟子,本来与诸多光头厮杀着,那些光头突然间就全部不见了。搞得他们也没什么打了。然后,阿弥山脉就成了他们打砸的对象。

    而洪蒙,一个人,还有留在青莲宗的七八万人众,对上了浩然宗与山禅宗的联盟之众。

    在这个时候,吴凡御剑飞行出莲花山北部两万余里处。齐河岳背着红色棺材,缓缓踏入了一个村口。在村口那里,有几个正在玩耍的孩童。齐河岳就那样隔空吸过,立即捏住其颈脖子处,以法力将其生命力抽出,输送到了夜倾城的眉心之上。

    齐河岳的所为,吴凡正好瞧见。吴凡当即出手阻拦,齐河岳往空中一望:“吴凡!”

    吴凡道:“正是!”

    “还我魔灵!”齐河岳看见吴凡就极为怨恨恼怒,上次要不是吴凡剑开天门,出现了金甲仙使,他就不会那样因为害怕那些仙使会夺走夜倾城而离开。这一刻,他没有见到吴凡身上有那把沧龙剑,他底气可谓十足,一个飞冲,就与吴凡在空中齐平,立即下杀手。这一次绝不能让这厮剑开天门。主要还是棺材之中的夜倾城四处都是生气,也不惧怕耽误这一会。杀吴凡这种人,需要很久么?

    吴凡却没有表露任何惧怕之心,反而十分淡定说道:“齐宗主,你已经误入歧途。”

    “歧途?你告诉我什么叫歧途?我唤醒我所爱,我有什么错?”齐河岳眉心飞剑出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