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6 交换
    天玄木的生气之旺,让齐河岳双目之中充满了占有**,道:“你们撤去攻击,我撤去古神碎片。”

    吴凡摇头道:“不急,你必须答应古神碎片交换天玄木,不然,咱们一拍两散。”吴凡重重说出一拍两散四字,又以严肃的神色看着齐河岳。

    吴凡适才见齐河岳见了天玄木心动了,就知这天玄木一定有用。当时自己一拳都捣碎了吴凌霄的心脏,吴铁山靠着这天玄木,让吴凌霄多活了好几年,夜倾城不过是中了尸魔之毒,这天玄木的生气一定可以让其不会尸魔化了。

    经过思索与判断,吴凡现在有底气了。刚刚你齐宗主不是很嚣张的么?要爆破阳元星么?你妈的,你现在爆破给我看看。

    人看到了希望,就不会做出极端行动。

    吴凡十分了解这个,现代那么多自寻短路的人,只是一时之间看不到希望才做出行动。一旦心中充满希望,一定不会那样。

    齐河岳看了看举着的古神碎片,这几百年来,放在眉心也没有被融化入识海,一直没有神品之资,无法修神道。留着有什么用?如果能和醒过来的倾城一起,这一世不成神不成仙又如何?

    思索一番,齐河岳直接对天言誓:“我齐河岳,对天言誓,今日诚心用古神碎片换取吴凡手中天玄木,若换取天玄木之后有别的任何异动,天诛地灭,永坠地狱,万界可杀!”

    说完,一颗赤烟色的誓言珠从齐河岳眉心漂浮而出,吴凡伸手一接,顿时试探捏了一把,齐河岳强忍眉心阵痛,怒视吴凡:“倾城是我此生挚爱,我会食言么?”

    吴凡收起这颗并非造伪的誓言珠,而后说道:“天下黎民百姓在你口中随便就冒了出来,不得不小心。”吴凡说着,就令恶之魄收了沧龙剑,而后恶之魄与吴凡合体。吴凡本尊握着沧龙剑,恶之魄回归吴凡眉心紫府,沉入识海之中。

    李冲也收了赤炎剑,洪蒙最后将霸王压鼎砸在一边,霸王道法发出的攻击,是不能收回的。其实洪蒙想要吴凡与他联手,趁这一刻,直接将齐河岳给灭了。吴凡也不是没想过这样搞,但吴凡还是没有这样做。一个杀人魔头都能立下誓言,己方也不能言而无信。

    齐河岳见对方撤去三重攻击,也爽快地将古神碎片交到吴凡手中,吴凡收好古神碎片,确认其内没有留下齐河岳任何法源之后,才将天玄木交了出去。【】

    齐河岳迫不及待地将背负的红色棺材取下,抱出已如活人无异的夜倾城,放在那木头的根须之上,将她的身子轻轻安靠着木头,很快,夜倾城闭着的双目,就那样缓缓睁开。她眼神脉脉地看着前方站立的吴凡,吴凡也看着她。齐河岳十分激动地喊着倾城,然而她却没有答应,只是看着吴凡。

    吴凡道:“夜倾城,不知道你这一闭眼过了多少年了。”

    夜倾城说道:“快五百年了。”

    “你都知道?”吴凡不禁问道,“看来你是做了一场不一样的梦。”

    “我并没有做梦,我闭眼所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夜倾城说道。一边的齐河岳再次喊着倾城,但夜倾城却不理会齐河岳,就如五百年前一样,不和这齐河岳说一句话。齐河岳心中却并没有什么怨言,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打动她的。

    夜倾城对吴凡说道:“你可以杀了我,你的浩然奥义可直接冲破九重天。”

    “你既然知道闭着眼睛发生的事,那许多无辜人的性命,你完全可以拒绝吸取,那许多男婴,你吸取的时候就不会做恶梦?你要我杀你,是不是太便宜你了?夜倾城,齐河岳对你一片痴心,你竟然用这种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我,你是不是太辜负齐河岳了?”吴凡十分不悦,夜倾城这女人漂亮水灵,依靠在木头之上显得宁静而柔美,让男人一见之下,心神都荡漾,都十分想靠近她而想要为她付出一切。吴凡认为这女人一定蕴含什么恶意。

    夜倾城却说道:“要是你这个人不出现,浩然宗方圆五万里的人不会死,会依旧如之前那样,缓缓被魔灵吸化一些生气却不会致命而亡,时间一长,我的尸魔之毒可以被驱散化解,我也可以醒转过来却不用死什么人。就是因为你的出现,因为你想取走魔灵,我才会慌乱而导致尸魔之毒恶化,才会在短时间内需要更多的生气。当看到那许多男婴而让你感到悲愤,让你心中的正气喷发,让你领悟浩然奥义的时候,你的正气和热血冲击了我,我就是想睁开眼睛,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是不是个大英雄,是不是个真心为弱者打炮不平的大侠,是不是能够让女人一见倾心的真男儿。”

    “如今你看到了,满意了吧?他妈的,你们造成那么多无辜的死,反而是成了我的因果了?什么狗屁理论,完全没有逻辑。”吴凡一怒,沧龙剑就那样飞射而出,齐河岳猛然站起,李冲赤炎剑飞射而出。

    夜倾城悠然笑道:“吴凡,你杀我呀,你杀了我,你就不会知道洛诗在哪。”

    “什么?”吴凡身子几乎瞬移冲到了夜倾城身边,洛诗的事她怎么知道?吴凡感到十分突兀。齐河岳一掌将冲前的吴凡给轰击而开,李冲的赤炎剑穿射过齐河岳的肩窝,洪蒙双掌舞动,霸王压鼎又施展而开。

    吴凡摸了嘴角血迹,从地面站了起来,一挥手,洪蒙怒摔巨鼎到一边,砸出一个巨坑,愤然道:“吴兄,有些大义,需要牺牲才能做到。如今看来,我要是找你挑战,势必侮辱自己。”

    吴凡没有回应,任何大义,也没有洛诗重要。吴凡继续走向齐河岳那里,看着吴凡激动的样子,夜倾城笑得更加欢快。齐河岳完全不理会肩窝被李冲刺穿,只是喝道:“吴凡,你再走近一步试试看。”

    夜倾城瞪了齐河岳一眼,不高兴道:“我跟他的事,你少管,他不会杀我。”齐河岳见夜倾城竟然看了自己一眼,而且对自己说话了,心中实在是很高兴,他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男子一般,就差手舞足蹈表现下自己高兴的心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