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8 火罗宗
    夜倾城几百年前与年轻洛神相遇,齐日星也就是浩然宗先祖,被洛神打败。夜倾城便忘不了那个英俊潇洒的男人。

    夜倾城对齐河岳说道:“我要跟洛神的女儿抢一个男人,你说洛神会不会注意到我?”

    “哦……”齐河岳已经无语,夜倾城接着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能知道这么多事么?”

    齐河岳摇头。

    夜倾城冷笑道:“你如此的不了解我,哪来的理由如此喜欢我。待我尸魔之毒彻底驱散之后,我会给你一场造化。你可以继续喜欢我,但你我之间不会存在任何姻缘。”

    齐河岳心中一片茫然,全身似乎已经乏力一般,空荡荡至极。几百年的思,几百年的付出,换来却是如今结局,是悲是苦,是解脱是欢喜,齐河岳不知道心中感受该如何形容。

    夜倾城道:“我可不会因为你付出了,我就要很俗套地接受你,我夜倾城不会接受一个不能让我心动的男人。所以,小齐,你应该成为一个天下人敬仰的英雄,那样,或许我能够心动一二。我夜倾城的男人,绝不可能是庸俗之辈。”

    齐河岳听言,显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整个人,似乎瞬间苍老了许多。他没有再说话,他想着离开找一个能让自己变强的地方苦修,然后成为天下人敬仰的英雄。但,齐河岳没有立即离开,因为一旦他离开,此刻的夜倾城,会被什么人害掉都不知道。他必须坚守到夜倾城体内的尸魔之毒彻底驱散之后,他才会离开。

    夜倾城又道:“魔界的人真的来了么?”

    “即便来了,也不会是为魔灵而来。”齐河岳很确定地回答。

    “那带我去玄蓝城,吴家洞府之内。此天玄木需要在那里,才能更好地滋润我,我体内的尸魔之毒才会更快驱除,但也至少要百年时间。”夜倾城道。

    “我不知道在哪?”齐河岳说道。

    “我指路。”夜倾城看了看下方的吴凡,而后她往南指去,齐河岳便施展法力拖起天玄木,带着夜倾城离开莲花山脉。到了玄蓝城吴家旧址,在那个吴铁山与吴凌霄被吴凡杀掉的地方,齐河岳为夜倾城坚守,直到一百年之后,齐河岳离开了阳元星,夜倾城也离开了阳元星。

    齐河岳与夜倾城离开了,吴凡、李冲、洪蒙三人,因为灭掉了山禅宗与浩然宗的骨干,其余全数让青莲宗现有弟子解决。

    吴凡见战况已经完全逆转,剩下的事他也不需要再插手。吴凡也就没有久留,与洪蒙、李冲两人道别之后,便往青莲商会的方向而去。

    青莲商会由于被李冲提前安排了当年那五个参与救洛诗的前辈镇守,青莲商会却没有受到什么波及。当然,青莲宗这边动静这么大,青莲商会之中,所有店铺都空荡荡的,谁也保不准战火会不会烧到这里。在青莲商会内的那些店主,不是回各自宗门了,就是壮着胆子在青莲宗各处搜集第一手信息,那在无聊的时候就有谈资了。

    吴凡进入其中,他需要找一些人。

    当吴凡看到几个身上穿着带有火焰标志服饰的人,便即上前对着一个人拱手问道:“这位道友,可是火罗宗的门下的?”

    那人确实实火罗宗的,不过,在青莲商会之内,只要穿火焰标志道服的人,就是他们火罗宗的人,这个人明知故问却是什么意思?故意装作不知道,挑衅我火罗宗吗?那人因为青莲商会之内的店铺都空空的,想买点自己想要的都买不到,心里老早就不舒服了。对于青莲商会外发生的事,这些人完全没有当回事,打来打去也不能成为二级道门,而我们火罗宗很快就要晋升了。那人边上有几个他的同门,也露出不善的表情。那被吴凡问话的人,此刻十分不好气地对吴凡道:“阁下是什么人?”

    “我现在无门无派。”吴凡回道。

    “那你问我做什么?”那人有些傲然,边上的同门见吴凡修为只是锻魂一级,相貌也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都露出一些鄙夷神色。

    吴凡道:“只想知道,火罗宗在哪个地方。”

    “哦,阁下要去火罗宗做什么?”那人盯着吴凡。吴凡心中早就很不愉快,你知道就说,不知道就说不,吴凡便道:“我想去那里借一点火来。”

    “哦,借火?你是要去找茬吗?”这个人已经走前一步。吴凡道:“这是青莲商会。”

    “我知道,你这种无门无派的人,能修炼到锻魂一级,一定是走了狗屎运。但,你这种散修,就跟流浪狗没什么区别。”

    “哈哈,华师兄说得有道理。”一个高瘦火罗宗弟子冷笑,脸上没什么肉,两只眼眶凹下去,看上去就跟越南猴子一样,皮肤也烟不溜秋的。

    “你们看看,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华师弟,你说你这样都能忍吗?”一个外在形象属于阳光帅气的人怂恿道。他边上站着一个小鸟依人,样貌也算得漂亮的少女,听这男弟子开口了,她看了看吴凡的样貌,又看了看边上帅师哥的样貌,不禁十分鄙夷道:“是呀,就这个样子还敢去我们火罗宗借火呢,华师兄,打他啊。”

    那个华姓火罗宗弟子,听到身后心中的美少女师妹这样说,好像全身突然间就有了热血充盈,没用飞剑,而是用拳头打向吴凡。因为他觉得用拳头更能体现他对吴凡的无视,就更能引起身后师妹的注意。

    这个人笃定吴凡不敢对他火罗宗的人怎么样,再怎么样,边上都还有几个师兄弟,你一个散修动我试试看?所以,这个人认为,就算在青莲商会杀死一个散修,那也没有什么,之前又不是没有案列。

    但他没有想到,吴凡还击了,而且就一拳,把他给放倒。其余同门立即出手,但全部都一一倒飞出去,就连那个火罗宗女弟子,吴凡也是公平对待。

    华姓男子倒在地上,立即说道:“这是青莲商会。”其余人则愤然没吭声。

    “我知道,你这种仗着门派胡作非为的人,一定是靠关系进入宗门的。但,你这种杂碎,就跟这块石板一样,不堪一击。”吴凡说着,隔空吸取地面铺着的青玉石板,而后一拳将其轰成齑粉,又指着其余人:“你们也一样。”

    吴凡随即又在那姓华的人身上的储物袋里,摸了出了一个牌号,上面是火罗宗,丹宝殿华超。吴凡将其随手一扔,又摸,搜出了一个玉简,神识一探,是个附有地图的玉简。吴凡也没想到会这么巧,能搜到这样的玉简。

    而吴凡这一个非礼一般的动作施展开来,那些火罗宗弟子竟然一声都不敢吭,真正的欺软怕硬之辈。好在青莲商会这一刻没有什么人,不然火罗宗的面子可就给丢大了。

    吴凡拿了东西就走。那个华姓火罗宗弟子露出痴呆的目光看着吴凡远去的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