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0 八门玄机
    吴凡让火圆珠停止吸化火元,正北方向阵法源的两头地火兽没有了异动,那三个负责火罗宗阵法攻守的人便回归火云之中。

    吴凡从隐蔽处走了出来,望着这火罗宗所在的群岛,吴凡不相信火罗宗没有别的入口。吴凡神念扫出,若是有些地方神念扫不到的地方,吴凡就换位置进行侦探。

    历经三天时间,吴凡对火罗宗群岛周边的环境熟悉。这火罗宗所在的群岛,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乌龟之状。正所谓“九宫之义,法以灵龟,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火罗宗所在群岛暗合九宫八卦的格局。

    八荒烈火阵的阵法之源,每一处都在八卦位之上。而吴凡所发现最为有用的,便是其内另藏玄机。如果一定要破阵才能进入其中,吴凡即便可以破去,也会被发现。而这一暗藏的玄机,便是九宫八卦格局的群岛之中,又藏八门:休生伤杜景死惊开。一般情况下,知道了八门存在,只要找好其生门,便可以不用触动八荒烈火阵,也是可以进入火罗宗之内的。

    这八门玄机的发现,使得吴凡的神念耗去很多。吴凡不得不在一处隐蔽处休憩,而在休憩之时,吴凡隐约听到了火红海底之中,发出了一些异响,如老龟呼吸,又如玄蛇斯斯吐信。这种声音持续了一段时间才消失。

    吴凡一时之间并没有放在心上,现在发现了八门玄机的存在。吴凡就要着手破去生门禁止,那便可以从其内进入火罗宗。虽然破去生门禁止,也会引出一些动静,但这比破去火罗宗的八荒烈火阵要小了很多很多了。

    吴凡动用神念,对准了生门所在位置,开始破禁止。这一处禁止,一开始并不如何,但越到后来,吴凡越是心惊。感觉这生门好似一个无穷无尽的万花筒结构,破去一层禁止,又来一层,重重禁止使得吴凡感到有些眼花缭乱,破无可破。

    一时之间,吴凡甚至都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花海世界之中,看不到边际的花海,却并没有觉得美好。仿佛是一个世界,只有一人。孤独孤寂,望天无云,望地无土,无根漂浮,如在无尽虚空之中。

    吴凡开始显得有些恍惚,他似乎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做什么,他就如游魂一般,在花海世界晃悠。吴凡发现自己回到了现代的繁华都市之中,背着一个包,走在街头,盼着有用人单位会来个电话让自己去面试,然而没有,他就一直走啊走啊。【】天空下雨,他也没有感觉,就那样走着。

    一个没有目的的流浪者,一个看不到明天的人,一个心中不敢去做任何奢想的人,走着,走着。

    而当前方出现一个女人,当然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时,背着包的吴凡,抬头望着她。这个女人是吴凡早熟的青春少年时期所暗恋的女人,此刻涂抹了淡妆,穿着时尚,一脸白皙,她对着吴凡笑了。这种笑容不再是九十年代末的纯真笑容,而是一种俗世的嘲讽。她伸出一只手,一个看上去不怎么样,但一定很有钱的中年人,牵住了她的手。

    吴凡继续往前走,与她擦肩而过,没有多看,没有打招呼。她对着吴凡冷笑道:“你的理想与信念,早已经崩塌了吧。”

    理想?我还有理想吗?吴凡心底暗问自己。理想早就没了。信念?我所坚持的人生信念已经模糊,我的人生观与价值观,被社会给强行改变了很多次。

    “一个没有理想与信念的人,是个废人。吴凡,当年的纯真少年,只是一时的青春躁动。你不要以为我找错了人,我所找的这个人,一直是有理想与信念的人。你这种为了生活而奔波的人,自认为是大学生而在找工作时挑三拣四的人,完全不懂。”女人说出了这一番话,抽出了一根烟,那中年男人为她点着了火。

    吴凡回头一望:“火!”脑中轰然,吴凡一下清醒过来,立即回道:“俗!”如此,女人点着的烟化作了一朵火焰,燃烧了她自己,而那个中年男人,已化作飞灰。

    谁说我丢失了理想与信念,我之理想与信念如火如电,可烧一切俗不可耐,我所追求,天不可知。

    吴凡回到了八门禁止之前。有些记忆并不美好,但会成为一种无名的动力。有些记忆之所以美好,是因为有现实作参照。

    吴凡排除一切杂念,三十六道神念散发而出。那生门禁止之中,有三十六气脉周天路数,这便是造成吴凡如进入万花筒世界之中一般,神念被其转动的禁止给扰乱,念起前世之事,好在内心理想信念如火,破除乱障。

    此刻吴凡三十六念出,一念破一气脉周天路数,每当破去一气脉周天路数,便即形成一道绿色光盾,冲开前面烈火波动,却未引发出什么动静。全部破去后,便有三十六道绿色光盾组成了一个绿色通道。如此,生门禁止终究一一被破去。

    火罗宗,布下八门玄机的一个中年男子,在火晶石洞府之中,睁开了双眼,口中淡然道:“总算有人能从这里进来,进来便是有缘。”

    吴凡破去生门三十六气脉周天,便即踏入生门绿道之中,进入了火罗宗内部。

    一入火罗宗,吴凡便见一个浩然广阔的世界,处处岛屿相连,岛与岛之间,有那紫褐色藤桥相连,四处如紫火氤氲,各种瑶草琪花,灵禽瑞兽,尽显一片仙境奇景。处处岛屿有殿楼林立,在一处赤色大殿之中传出丝丝琴声,悦耳动听。吴凡远远望去,一个穿着火红菱纱的修长女子,随着琴声舞动,因为比较远,吴凡不知道其舞姿优雅还是妖冶,其姿容是古典婉约还是野性妖媚。

    吴凡往一处走动,吴凡感到周边温度暖和如春,时不时还有微风拂面,处处灵气浓郁,五彩缤纷,令人不觉心情大好。原来这就是火罗宗,本以为四处都应该是火光冲天的,却恍如世外桃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