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5 暴露
    吴凡看着满是火焰纹理,肌肤黝烟的壮汉,看其修为,炼魄七级,与自己同等修为。吴凡心中暗藏杀机,伺机而动。而这壮汉这个时候似乎是故意转过身。吴凡脸色一沉,心道你自己寻死休得怪我。吴凡双掌火焰燃起,正要下杀手的时候,有几个人从空中御剑飞来。吴凡见那几个人,正是在火罗宗的群岛之外污蔑自己的几位。其中那个华超,吴凡是很有印象的。此人脸上肉不多,两只眼眶凹下去,怎么看怎么猥琐。

    吴凡收起手中火焰,心中其实有些紧张。就华超这几个人,一定是把自己的面容给记得很清楚,自己今天一定会被暴露。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吴凡是不敢去想的。火罗宗人数几万,即便全数是凝气级修为,以人肉堆的消耗战也有可能把自己给堆死。

    吴凡站在那里,静观其变。华超等人一降临,并给黝烟壮汉打了个招呼。那大汉对来人之中的少女说道:“你要的人就在这里。”

    “吴凡,真的是你。”那少女一见吴凡,立即挺身,饱满的双峰颤抖了一下,纯正的童颜**。那天在青莲商会,就是眼前这个叫吴凡的家伙,一点面子也不给,把她都给打了,想起这事来,少女就恼怒至极,自从出生到现在,就还没有谁打过她。【】吴凡是第一个,这个少女对吴凡可谓恨之入骨。她当着众人的面就一脚踹出,吴凡轻轻一闪躲开。

    少女娇声喝道:“你不许动,给我站着。”

    吴凡心道:小妹妹,你开玩笑,我就这样傻站着让你踹,我又不需要讨好你什么。少女连踹几脚,都被吴凡料敌先机一一避开。少女气急,令华超等人齐上。但在青莲商会那一幕又重演。

    吴凡一拳一个将他们放倒,而后双手起火焰起,沉声说道:“我现在是火罗宗炼器阁朱雀院普通炼器弟子齐大胜。”吴凡不想放弃进入火元殿的机会,现在齐大胜的身份既然冒充了十天,那就将自己当成齐大胜好了。不管自己真实身份被眼前这些人抖露出去后,会不会被火罗宗高层下令驱逐或者被诛杀,活着的时候就要争取活着时想要做的事的权利。

    “你敢胡乱冒充,这在火罗宗之内可是死罪。”少女咬着牙站起身来,显然吴凡出手没有因为她是女人就打得轻一些。

    吴凡道:“聚火诀,拟火诀,我都已经会。”吴凡说着,双掌起火,神念一动,三十六把火红飞剑飞出,在身前成一线,指着华超与少女等人,那个黝烟壮汉也在火红飞剑的攻击范围内。黝烟大汉这才转身来看,面露惊色。

    吴凡重申道:“我就是火罗宗炼器阁朱雀院齐大胜。”

    “齐大胜是什么人?朱雀院有这个人么?”那个被少女青睐的英俊青年反问道。然而黝烟大汉点了点头。

    那青年便冷笑道:“吴凡,你杀害我宗弟子齐大胜,又冒充他,是死罪加死罪。”

    吴凡心中一狠,现在只有这些人知道自己的事,干脆全部杀光了事。死人是不会到处乱说的。吴凡想到进入火元殿三年,出来之后还有机会去域外星辰,那就有机会找到洛诗,即便找不到,那也一定会有别的际遇,提升自己的实力,那样才可问那长生,问那情事。所以这个机会是绝不能放过的。杀几个一看就很容易去危害他人的人,不需要有任何心理压力。

    吴凡杀机再起,三十六把火红飞剑齐齐飞出,眼见要触及少女等人时,空中一人冷哼,就似冰刀降临,一下就斩灭吴凡三十六火红飞剑。吴凡立即退后几步,望着上空,一个红发披肩的女子手抚古琴,看着吴凡。

    华超等人立即跪下:“参见琴音殿主。”吴凡看着这个红发女人,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瑶鼻高挺,面色白皙,双目如有火灵闪现,使人不敢多看。吴凡没有跪拜,只是站着,看着。

    “你既然说是炼器阁朱雀院齐大胜,见我却不跪?”琴音殿主冷然道,声音清脆却带着萧杀寒意,四处温度都骤降许多。

    吴凡道:“你是前辈,却非死人,非神,非佛,如何得跪?”其实吴凡心中很紧张的,但是在一些宗门高层之前,在一些高手面前,想要让自己更安全一点,那就要更会装高手,装高手的第一重要素质,就是淡定的表情,低缓的语速,而且要显出一副经历过岁月沧桑的样子,深沉而有神秘感。

    琴音殿主见吴凡如此,倒是有些讶异,又道:“再拟三十六把火剑,攻击我。”

    吴凡听言,便立即施展,这一次,吴凡所幸玩得更有高手风范一些,一百零八道神念释放而出,一百零八把火红飞剑,在身前成一线,在吴凡低喝一声“剑去”的时候,这一百零八把火红飞剑,就如一阵强烈火浪,以极快的速度往前推进。

    琴音殿主大惊,她立即手抚古琴,纤细白嫩的手指触动了琴弦,一阵美妙的乐音发出,吴凡愣住了,这种乐音如天籁,一听之下,就感觉眼前似有一片大草原,一个清澈的大湖泊,倒映着蓝天白云,一群羊儿在湖泊边上啃草……

    吴凡被带入了一股美妙而温馨的意境之中,其飞出的一百零把火红飞剑,不攻自破。而吴凡却依旧沉醉于美妙意境之中无法自拔。

    当吴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齐大胜的赤色屋子之中,而欲之魄在这时候出体,坐在一边,自我修炼起来,这欲之魄自行修炼,是会吸化火元的。吴凡对这个已经见惯不怪,奇怪的是当时在哪冰块的高台之上,琴音殿主拨动琴弦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我此刻在齐大胜的屋子里安然无恙?还能睡得如此之香?

    吴凡已经完全记不清楚。难道自己的身份,华超那些人没有传出去?还有那个黝烟大汉到底什么来路,如何能够知道自己破了八门玄机才进入火罗宗的?

    一连串的问号在吴凡脑海闪现,然而没有出现一个合理解释的句号。这太过玄奇了。那个红发女人,对自己做了什么?吴凡不禁内视自己的识海,识海之中一切正常,识海上的四颗圆珠也正常,火圆珠依旧在那大殿之中吸化火元。那天的事就好像压根没有发生,吴凡感觉只是自己做了一场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