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6 前夕
    “爹,你一定要为我做主。”一个少女看着一个有一些灰白头发的中年男人,边上还站着华超等人。

    中年男人皱眉道:“要是在几百年前,炼器阁也不能那样。但今时不同往日,轩儿,既然炼器阁的那位插手了,此事得从长计议。”中年男人心中其实很愤怒:两次打我女儿,此事岂能这么算了。中年男人似乎并不清楚事情始末,但他女儿林轩所言,即便是假的,他也会当成真的来看待,自己的女儿绝不能受任何委屈。

    林轩没有得到父亲立即动手的回答,满脸的不舒服,甩手就要往丹宝殿外走去。但中年男人又道:“郑召艺,你将此事散布出去;华超,制作一些魔界杀人的事故;云明同,去琴音殿、御魔殿一趟,就说丹宝殿林天宝已炼制出玉雪丹,想要让她们品鉴一二;林轩,你去宗门阁老殿,给常老、温老请安,就说,他们的徒儿准备了一手秒棋,无人可破。”

    林轩听言,脸上立即露出欢快的笑容,立即娇声道:“还是爹爹好,我去啦。”

    林轩走开之后,华超等人也离去。

    吴凡不知道那天发生的是不是在做梦,但此刻也没有人里找他麻烦,吴凡就没日没夜地习练火罗道法。吴凡欲之魄所会控火术法,已经远超吴凡本尊。欲之魄可无需散发多道神念,可将拟成的火红飞剑,轻易分化成多把。而且,欲之魄周边已经有了一个火色光盾,这个火色光盾如卵形,将欲之魄给防护住。吴凡试着以炼魄七级的拳罡之力对其进行打击,拳罡轰击,光盾不破。如此防御之力,恐怕是窥虚期之人的飞剑刺来,也是无法破掉这防护光盾。

    吴凡对此相当满意,如果在比赛的时候,本尊不行时,欲之魄出来阻挡一二,那一定会逆转一些局势。吴凡相信按照自己这样的方式来修炼七魄,一旦全部圆满,越级杀人一定会越加轻松。

    没到比赛之日,吴凡基本上都没有离开那个赤色小屋,而火圆珠对朱雀院大殿四根巨柱上火灵的吸化,也一直不曾停歇过。但火圆珠依旧是无色透明。这已经让吴凡对火圆珠的圆满,失去了信心。但因为习练了火罗道法,动用火系功法的时候,所需要的火元,火圆珠会自行提供,吴凡也就不管火圆珠是不是哪里会漏,还是永远也填不满的无底洞,只要它还会吸化火元,那么有多少就吸多少。不然,动用火系功法的时候,需要自己从周边吸化火元,这样速度就会慢很多。

    火罗宗所有弟子,施展火罗道法的时候,其火元都要从周边吸化,不从周边吸化,就得调用自身所存储的火元。只不过每个人修炼过程不一样,造成下丹田精海空间,中丹田气海空间,上丹田也就是紫府识海空间的大小有异,所能存储的火元就不一样。火罗宗的弟子动用火罗道法攻击敌人时,一般都是吸取周边火元进行攻击,只有再危急关头才会调用自身储藏的火元。

    吴凡现在是下丹田、中丹田都没有一丝火元,紫府识海空间,自然也是没有一点。吴凡全身经脉各穴窍的空间,是满满的真元,下丹田精海空间,早就是同等级修为的人一万倍以上,中丹田气海,还在不断扩大,已是同等修为之人的十倍不止。要是论持久消耗战,说吴凡是炼魄期第一人也不为过。

    不知不觉之中,离比赛之日只有一天时间。这一次,朱雀院所有弟子被召集到了炼器大殿之中,吴凡见火圆珠还漂浮那里,不住吸化火灵,而四根巨柱上的火灵似乎没有减少,却是因为火元吸化一些,巨柱之上就会补充一些,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调过来的。吴凡暗道:难怪火圆珠吸了这么久,也没有别的动静,原来火圆珠根本无法吸出动静来。

    吴凡巴不得这样,吸啊,吸啊,不用跟我客气。吴凡一时之间忍不住,哈哈笑了几声。这一笑,打断了站在高台之上振振有词的炼器阁副总管司徒火激情高昂的演说,令许多人回头看向他。这次炼器大殿之中,可不止朱雀院的人,青龙院、白虎院、玄武院的弟子都在这里。谁也不能这么不懂规矩打断副总管的演讲,其余大院的弟子都渐渐将目光投向朱雀院这里。

    这让吴凡立即成为焦点,司徒火周边火焰腾升,可见他是很生气的。司徒火指着吴凡,喝道:“你上来!”

    吴凡暗道:哎呀我去,明天就可以比赛了,这家伙要是找自己麻烦取消自己的比赛资格那可如何是好?司徒火的修为吴凡是看不出,少说也是在窥虚期以上,吴凡也只得慢慢走出,到了司徒火身边。

    司徒火大声喝道:“你叫什么?”

    “齐大胜!”吴凡回道。

    “哪个院的?”司徒火明知故问。吴凡暗道:你有毛病么?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朱雀院。”

    “武烟,你如何管教手下的?”司徒火怒道,武烟正是那天带吴凡出去的黝烟壮汉,此刻武烟也是站在高台之上的,与其余大院的管事人站在一起。此刻武烟踏出一步,说道:“此人无法管教,司徒总管可杀之。”

    “杀?”司徒火没有想到武烟会直接这样说,他看了吴凡几眼,发现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看来是朱雀院可有可无的存在,双掌火焰燃起,冷冷看着吴凡。

    吴凡见那黝烟大汉如此说事,加上那天把自己带出,要交给华超等人,吴凡想起这事,对这寝室长武烟就相当有恨意,而司徒火的举动,就是要杀人。难道我就这样让你杀?

    吴凡不禁退后一步,司徒火冷冷道:“你不尊上辈,理应受到些许处罚,你退后做什么?”

    吴凡没有回答,眼见司徒火的火焰攻来,双掌同样起火。司徒火喝道:“你竟然敢反抗我?”

    吴凡不理,双掌火焰砰的一声,形成一道火墙,挡住了司徒火的攻势。司徒这回恼怒至极,当着所有炼器阁弟子的面,一个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弟子竟然公然反抗,这样他的颜面尽失,威严不在,这炼器阁副总管之位还如何做下去?司徒火杀机立起,吴凡身前又现一百零八火色飞剑,在身前成一线,剑指司徒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