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3 阳火之魄
    林轩听到自己父亲亲自挑战吴凡,立即哭喊道:“爹,你一定要杀了她,一定要呀。”林天宝回道:“轩儿,你放心,魔界中人必死。”

    吴凡见这场面,已知林天宝此人对女儿过分溺爱,不管是非曲直,反正都是自己的女儿有道理,自己的女儿不能吃亏。吴凡便道:“你是在害你女儿。”

    林天宝冷哼一声,脑后一拍,一把布满暗紫火焰的飞剑飞出,带出一种似乎可将天地燃化的气势,震慑全场。林天宝的飞剑四处,被紫色火焰映射成暗紫。

    吴凡的火圆珠立即兴奋至极,当即飞出吴凡眉心之外。吴凡感受到林天宝飞剑的不凡,他不敢怠慢,但却没有动用苍龙剑。吴凡决心用火罗道法对战火罗道法。故而一百零八把火红飞剑立即拟出,在身前成一线剑之后。又拟出一百零八火红飞剑,排成了第二排。而后又增加一排。总共三百二十四把火红飞剑,成三线,剑尖指向林天宝。

    众人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能够同时拟出三百多把飞剑。这神念得有多强,火元存储得有多少?

    林天宝也是感到很惊讶,但他一点也不担忧,他有理由相信,自己这把极品道器级飞剑且布满星蓝火星的飞剑,就算在整个阳元星,也很难找出匹敌的来。因为这星火,乃是三昧真火除天火与地火之外的另一重要且稀缺的火种,其威能就算是仙品飞剑,也不敢正面碰撞。

    吴凡的三排一线剑堆出,他的欲之魄此刻也走出吴凡体外。那是被林天宝飞剑之上的星火给引出。吴凡的欲之魄,竟然对着林天宝的飞剑做出流口水的状态。

    这让林天宝等都感到惊讶至极,身外化身?不过,他们很快分辨出,这并非身外化身的神通。因为温和蔼与常春山,化神一级修为,都不能够施展身外化身之能。吴凡身边的吴凡,凭温和蔼与常春山的眼力,已经看出了乃是吴凡的魄体。

    两位阁老不知道吴凡要做什么,但他们已经很吃惊了,一开始他们所见到吴凡只有锻魂一级,而现在这个红色皮肤的吴凡,是吴凡的欲之魄,炼魄七级修为?而吴凡敢接受林天宝的挑战,看来真实修为有可能也是窥虚期修为。

    化神一级修为还是弱了,如果有化神九级修为,吴凡的真实修为,他们两位阁老是可以看出来的。因为看不出来而不知道,对未知事物的敬畏,人皆有之,之所以装神秘会让人不敢妄动,都是畏惧所造成的。所以这两个阁老再也不敢小觑吴凡。

    而温和蔼,已经担心吴凡最后挑战他的时候,半招之内制不住吴凡。开始时实在是把话说得太满了。温和蔼为了自己的面子,暗中飞出一把飞剑,他不管罗炎如何,眼下温某人的面子更加重要。

    故而,当林天宝带着星火的飞剑出击吴凡的时候,温和蔼那飞剑也同时飞射而出。而吴凡的欲之魄,先一步吴凡本尊踏出,就那样撞向了林天宝带着星火的飞剑。

    **,**之火,乃是一种更为独特的火种。境界远超天火、地火、星火这三种还是物质形态的火。欲火,有神识意念之物皆有之。

    欲之魄与林天宝飞剑的星火相触及,其星火被**之火覆盖,同化。吴凡的欲之魄,开始变换颜色,全身紫火腾升,星火与**之火同化,是形与神的结合。吴凡的欲之魄,成为阳火之魄,已可融天地之火。而这种紫火,是三昧真火的雏形,为吴凡日后修得真正的三昧真火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林天宝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从吴凡体内蹦出来的吴凡,竟然把他飞剑之上的星火给同化吸收了。这极品道器级飞剑,没有了这星火,剑光只剩下其本源剑光,没有刚才紫火映天的气势。只能通过罗火道法拟出一片火焰之光,爆散而开,化作无数短小火红飞剑,从各方位击向吴凡。

    吴凡三排火红飞剑,齐齐飞射而出,根本就不去理会从四面八方攻击而来的短小飞剑,以攻为守,逼迫林天宝强行收回那许多短小飞剑用来抵挡吴凡这三百多火红飞剑的攻势。林天宝身形退后一丈远,飞剑被吴凡的三百多火红飞剑破去。同时那三百火红飞剑也消散,三百多道神念吴凡立即收回。

    林天宝如何也想不到,自己这一招就败了,败给了一个修为比自己的低的人。

    一边的林轩看得急切,飞剑飞起就要趁机击杀吴凡。但温和蔼的飞剑飞射而来,吴凡料敌先机,往一边挪移而开,林轩就那样撞了上去。温和蔼大惊,试图驱动飞剑转向。吴凡避开温和蔼一击,见林轩就要被那短小透明飞剑刺穿后心而死。

    不得已,沧龙剑一斩而出,青光扫射天际,以一剑之威,在千钧一发之际,破去了那短小透明飞剑,一剑斩其两半。那短剑被斩两半后,剑尖部分偏向,但由于惯性冲击之势,还是刺穿了林轩左肩胛部分。

    林轩整个身子被那短剑的冲击之势带得往前摔倒,而后她回头怒视吴凡,怒道:“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林轩整个人都感觉肩胛处一会如冰冻,一会又似有烈焰燃烧,但她却是撅着嘴强忍着没吭声。

    林天宝看得很清楚,他不知道是该感激吴凡而去怨怼师父温和蔼,还是该当做不知道温和蔼出手差点害死自己的女儿,如女儿那般依旧执迷不悟地认为吴凡就是个魔头?

    吴凡看着林轩,原来自己的一番救人举动,换来的还是质疑。吴凡收回沧龙剑,那常春山也收回贪婪的目光,心中不住赞道:好剑,好剑。

    吴凡收回沧龙剑,就立即收起那被斩断的透明的断剑剑柄一截,触手冰凉,一会又似抹在烈焰之上一般。吴凡大惊,将其丢入储物戒之中后就立即挪移到林轩身边,林轩刚刚看到父亲与吴凡的对战,她没有奢望父亲能救自己,而是闭上了眼睛,等着吴凡来杀,跟郑师兄死在一起也是美好的事。

    但,吴凡不是要杀她,而是将她肩胛处的断剑给取出。这断剑取出之后,吴凡整个手臂都感觉被燃烧一般,吴凡驱动空中火圆珠,对着断剑吸化,手上的烈焰灼烧之感立即消失。林轩自然也能感受到肩胛的灼烧之感消失,撅起的嘴巴也松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