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1 底气
    吴凡本尊站起身来,高声说道:“吴某不是怕事之人,林轩,念你还年轻,劝你不要再纠缠,不然后果你将无法承担。”

    “我怕什么,大不了一死而已。”林轩说得很是干脆。

    吴凡本尊冷然:“我并没有心情成全你。”吴凡一念之间,一道火光从拱桥之下被引动,如横跨天际的火色长鞭,以极为诡异的速度,将林轩一抽,林轩便即尖叫一声,被抽打出百丈之外。那围着吴凡的十个人,被吴凡身形腾挪之下,一拳拳猛烈轰出,拳罡带火,在两息之内,灭杀十个装着一副很吊样子的人。这十人生于无名,死于无名,连悔恨的念头都来不及产生。

    吴凡昂然站立拱桥之上,望着空中三人,意念再动。那火色长鞭高高扬起,在空中一个回旋。林天宝等三人立即避开。

    常春山一声狂吼:“念你修为不易,放下你的一切,提前离开火元殿,方有生路。”常春山不再掩饰自己,反正这里就这些人,不需要装什么高尚与前辈该有的仁慈博爱。吴凡没有回答,在青莲宗老子就对战过化神期九级的人物,你化神一级算个什么东西,温和蔼在火罗战场偷袭不成的案列你是没见到还是以为那是我的运气?

    神念,攻!

    吴凡此刻的神念之中,带有一些地火之元,在无声息之中,侵入了常春山眉心紫府,而后搅动他的识海。常春山骇然,识海的震荡让他感到有些眩晕,他这才发现真是小看了这小子。然而此刻醒悟,却是来不及。吴凡握沧龙,拥有三重龙纹的沧龙剑,可斩化神期之人。吴凡用它未能斩杀掉齐河岳,齐河岳毕竟是阳元星化神期第一人。

    但眼前这常春山,吴凡一剑劈空,青光连天,浩然奥义五重天,带着无匹杀气遍布周边,青光劈开空间,常春山被一剑分开两半。

    一剑秒杀化神期一级之人。蓝思妍惊骇至极,林天宝心中颤抖,温和蔼那和蔼的笑容已经不再有。

    然而,有一个特例。青春萌动的林轩,她抱着必死之心,再次攻向吴凡。吴凡只是在桥上踏步而行,看也不看林轩:“如果你能跟我走到太阳真火殿,我让你一百招,给你复仇的机会。”

    吴凡无视温和蔼与林天宝,踏步而前。

    林轩紧跟着,她怒吼道:“不要以为你有两下子,我就会怕你。”

    吴凡没有回话,踏出拱桥范围之外,继续前进。欲之魄驾驭火龟,跟上了吴凡本尊。蓝思妍想要跟上吴凡,却又不禁低下头,转身,眼神之中满是幽怨。

    林天宝与温和蔼等,之所以可以在空中悬停,那是因为有火罗宗的飞火流星。这是火罗宗阁老才有的专用火系装备,不需要御剑诀,就可以凭空将人托在空中,而且无形无影,无视任何环境都可以漂浮于空。这飞火流星一般不具备攻击之力,但在关键时刻,能够为驾驭之人保命护航。驾驭者并非常春山,所以,飞火流星在被吴凡一剑秒杀常春山的时候,并没有出现任何异动。

    故而,温和蔼虽然震惊却无法被一剑杀死,也只是脸色出了变化而已,常春山要来拦截吴凡的目的,是为了吴凡手中的剑。此刻,温和蔼也对吴凡的飞剑起了贪念。他对林天宝说道:“保护好轩儿。”林天宝道:“师尊,这吴凡……”

    “按我说得做。”温和蔼不希望被人否认,他喜欢绝对服从他的人。林天宝便没有再多说什么,飞出了一个火莲法器,飞到跟在吴凡身后的林轩头上,继而化作洒下的阵阵火红光幕,将林轩整个人的身子给护住。

    而后,温和蔼一个瞬移,消失在原地。林天宝则不得不落地,也只能踏步于地面,紧紧跟在自己女儿背后。林轩从郑召艺被杀之后,就没有再理会过林天宝。林天宝此刻的心十分低落。如果有能力能杀掉吴凡也好说,可惜,这个吴凡他还杀不了。当真是无力无奈至极。

    蓝思妍最终在拱桥之上,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习练罗火道法。只是,温和蔼的身形突然出现,他满脸和蔼之色消失,露出的尽是淫邪,对着蓝思妍温和笑道:“妍儿,罗炎那人迟早会死在我的手里,你又何必如此执念于他?”

    蓝思妍冷笑道:“看你一把年纪,羞耻不羞耻,你装出来的和蔼,不过是一副阳气衰落之态的使然。为何面对一个有炼魄期修为的人,你这所谓的阁老竟然不敢吭一声,不敢出一招。常春山可就比你强了不少。”

    温和蔼并不生气,温和说道:“妍儿,你我年纪相当,同一年进入宗门的。只是你的驻颜术颇佳。你不曾记得那些年的美好时光吗?御剑飞空,游览千山万水。我记得你当时不是这样一个装扮,当时的你,就如出清水的芙蓉,纯洁美丽而大方,大家都很喜欢跟你一起。”

    “往事何必再提,我并不是一个会记住过去的人,也不是个怀旧的人。”蓝思妍双掌起火,开始进入修炼状态。

    温和蔼又道:“往事如烟如梦,可是美好的记忆,又真的有那么容易忘记么?我知道,你不情愿成为御魔殿殿主,但,你为了要接近那个姓罗的,你不惜自己保守的本心,成为了春光无时无刻若隐若现的御魔殿殿主。御魔殿,应对魔界魔头,穿着那么风骚,跳动天魔舞而击杀魔头,这一切并非你的本愿。你为何要那么折磨自己?那姓罗的有什么好?”

    蓝思妍眉头一皱,停止修炼:“温和蔼,你还有完没完,别以为你现在成为宗门阁老,就有资格在我面前摆谱,老娘可不吃这套。要不是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在宗门弟子之前我也懒得跟你打个招呼。你这许多年来的猥琐行径,总有一天会自食其果。你说,你想要对林轩怎么样?你猥琐的目光总是在她身上扫来扫去,别以为我没有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