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0 内讧
    涂胜利无法忍受被宗门普通弟子当着这么多人对他不敬,立即就要施展法力驱逐林轩与华超,还有那个用储物戒放出两人的青年弟子。在这时候,那个胸部壮硕的女弟子,对着涂胜利指指点点。涂胜利见状,更加愤怒,你们这样子搞,今天我老涂的脸往哪搁呀,不杀几个,看来这一路带队都会出现错乱。

    涂胜利杀心立起,只是,他胸前又突然间隆起。涂胜利立即一摸胸前,是真的啊,上次可是假的,这次是真的了?啊,我要变成女人了?蓝思妍见状,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身为宗门阁老,竟然服用了异物,都要变成女人了呢?”

    这个时候,传送阵已经启动,涂胜利想跑开躲起来都没能力办到。好在这种星辰传送阵,群体传送之时,大家都会被分化成星辰元素,到达终点时才会被还原。

    传送开始,众人身体被牵扯,而后随着星蓝光幕升腾起来,众人的身体都开始化成了星辰粒子,升腾消散。

    当到达传送的终点之时,众人的身子由星辰粒子还原。而涂胜利依旧是站在人前,胸前两坨已经像随时要爆炸的气球。那个壮硕的女弟子,又对着涂胜利指指点点。涂胜利再也无法忍受,飞剑飞射而出。蓝思妍往前一踏步,她已经不在乎什么御魔殿殿主之位,得罪了阁老就得罪了,反正宗门阁老基本上都把她给惹了,还有那巴掌之恨,蓝思妍可是不会忘记的。

    蓝思妍的飞剑阻拦了涂胜利,涂胜利怒喝:“蓝思妍,你身为御魔殿殿主,不好好与我一道治理这些不听话的弟子,还要与我对着干么?”

    “没有这些弟子,哪有你阁老的荣耀,哪有你阁老的嚣张。老涂啊,做人不要忘本。况且,来到这域外,你不知道团结大伙,却还想玩在宗门那一套,下面的弟子,你这种阁老想杀便杀是吧。在这里,我蓝思妍可不容许你们这样。要不然,你杀了这几个,其余弟子如果一不小心冲撞了你,你是不是也要认为自己是宗门阁老,就又要随便杀下面的弟子么?”蓝思妍言辞尖锐,让涂胜利听了更加愤怒。

    涂胜利怒道:“你个贱人敢对本阁老说三道四,当死!”一操飞剑,全力攻击蓝思妍,在这个时候,那个表情淡定的青年弟子,身后出现一把青色飞剑,他握在手中之时,对蓝思妍说道:“蓝殿主,请让开,吴某沧龙剑要饮血!”

    蓝思妍立即往一边躲开,而后猛然回头,胸口起伏不已,囔囔道:“是你,你怎么……”

    吴凡已经一剑斩落,这一剑太过突然,涂胜利从来就没有想过下面这些弟子,有谁敢对他出手。这剑又不是普通飞剑,吴凡这一剑之下,就将涂胜利给斩杀。窥虚期修为而已,比起温和蔼与常春山都要差一截。吴凡灭杀涂胜利,无丝毫压力。杀掉涂胜利,壮硕女弟子立即变回左永苏本来的形象,也为吴凡还原相貌。

    蓝思妍见到吴凡,下体又有些温热湿润之感。不过,蓝思妍还没有欲令智昏,从涂胜利身上搜走一些与麒麟宗对接的物事,其余丹药灵石等,她也收了。

    吴凡走出传送阵的区域之外,望着前方。这凤岚星,比阳元星要大两倍不止。前方就像是戈壁沙滩,只是沙滩之上,不合时宜地出现了一群黄羊。黄羊群中,有一头巨型黄羊,那黄羊背上,坐着一个肥胖的男子,男子手中,一把烟色的长笛,笛子烟光闪闪。

    吴凡对蓝思妍道:“现在是你带队了,我相信你知道该怎么处理。左永苏,我们走!”蓝思妍立即说道:“你要去哪?”

    吴凡道:“去我想去的地方。”左永苏瞄了蓝思妍几眼,啧啧几声,脸色显得不知道有多淫荡。蓝思妍不敢对左永苏说什么,毕竟这个人身怀绝技,可以将涂胜利变成女人,要是把自己变成个男人了,那可就惨了。

    随着吴凡与左永苏的离开。林轩立即跟上,华超也跟上。蓝思妍往前踏步,但身后那许多火罗宗弟子怎么办?故而,蓝思妍没有离开,她对众人说道:“涂胜利阁老已经被域外星辰的神秘人物杀死,你们可愿意听我的,随我一起前行?”

    对于眼前的变化太大,众人几乎还没有在震惊之中醒转,这些弟子都是认识吴凡的,只是当时他们并没有见到吴凡杀掉常春山与温和蔼,所以阁老说被杀就被杀,这在他们看来,那是相当恐怖的。此刻你蓝殿主又是个搞事的主,我们哪还有得选择,现在你的身份最高了,不听你的,听谁的了。众人便即同声:“愿意!”

    蓝思妍也很够意思,将涂胜利身上搜来的丹药灵石等,全部发出去了。众弟子心中大喜,而后蓝思妍又与众人商议一阵,便即前往麒麟宗所在地。本来麒麟宗是完全可以将传送终点设置在他们宗门之内,或者就在宗门外不远的地方,但为了体现他们二级道门的优越,你三级道门的人来我宗,不走个几万里路怎么行呢。

    吴凡到达黄羊群之前,那群黄羊却依旧往前挺进,但吴凡就那样站在那里,手握沧龙之剑,当沧龙剑插入沙子之中的时候,那群黄羊就如遭电击一般,发出咩咩叫声。那巨大黄羊背上的人,将笛子拿起,吹揍出一阵轻快的乐音,而后急转成为萧杀冰冷。

    阵阵烟色光波从哪烟色笛子周边传出,从黄羊群身上扩散而开,形成了一股猛烈气势,就与沧龙剑的青光撞在一处。一个青烟相间的光环就那样炸裂而开。黄羊死伤无数,但又有很多黄羊出现,连蓝思妍等人的去路,都给阻拦。

    巨大黄羊背上的那个人,将笛子收了起来,对吴凡说道:“凤岚星的塞外沙滩,风景如何?”

    “苍白且如无物,风景太差。”吴凡回道。

    “羔羊是会被人宰杀的。”那人满脸淡然。

    “我们不是羔羊!”吴凡回。

    “看哪,一群待宰杀的羔羊进了凤岚城;

    看哪,一群野狼在俯视;

    看哪,一曲悲歌将续写;

    羔羊咩叫说不是羔羊,可笑,可笑!”那个人就这样高唱起来。

    吴凡不知道这个人高唱这歌什么意思,难听得要死,他沧龙剑一举,喝道:“给我让开!”青光连天,一剑开天,却再也没见天门外有天仙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