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5 命魂魄体
    吴凡收起双手火焰,站在地火熔岩所成的莲花之上。他左边是命魂的合体,右边是魄体的合体,两个合体之体,只要再度融合,吴凡便可进入炼魄九级。魄体合一,是炼魄期八级需要完成,合一之后,便即进入炼魄九级。而炼魄九级,需要完成命魂与魄体的合一,合一之后,并不是就进入了窥虚期,这需要一个时段。

    命魂与魄体,虽然都属于修士精神层面的体态,但命魂与魄体,一个是主导魂念,是主心,一个是含七情之魄。人之七情,要掌控好,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七情可影响主心,会让魂念变成单独的喜、怒、哀、乐、爱、恶、欲,或者其中的几种。

    这就像一个没有杂质的完美人性,单纯,富含真、善、美,但因为与外界一番碰撞之后,在多种环境的压迫之下,人性就会塑变,其原本的真善美或许还在,但却被各种负面心理给压制,变得毫无人性可言。

    简而言之,命魂就是如完美单纯的人,魄体却是有各种情绪的人,这两种人融合一起,或许会变得全部完美单纯,或许会变得有各种牢骚满腹各种**的扭曲人性之人。

    而炼魄九级,就是要让它们能够融合,却互不影响各自本质,不会因为融合,而使得爱之魄变成了单纯的怒之魄,显得不伦不类。

    吴凡炼魄,都是将魄体出体来修炼,爱之魄不一定全部是爱念,也有怒,其余魄体也一样。如此,吴凡融合起来,因为不只是单纯的魄体融合,而是要与命魂相合,很有可能会让恶之魄影响到五个命魂。其余魄体同样。喜、乐、爱三魄,对于命魂的影响一般都是正面。修士提升修为等级需要融合命魂与魄体时,一般都不会去关注这三魄。主要是恶、欲、怒、哀,这四魄,最容易影响到命魂。

    吴凡现在让命魂与魄体出体,开始也不管蓝思妍在一边干什么,只是将这两种精神体,不断进行重组融合。

    两种精神体的重组融合,是需要大量的元力。吴凡因为习练了火罗道法,完全可以借助火元之力来进行一个个重组融合的过程。

    这个过程,相当复杂多变。吴凡需要让合体的魄体,分成七个魄体,一一与命魂的合体相触,他的五个命魂,也要一一分开,与魄体的合体相触。不断组合,无数排布。一不小心,就会出现秩序混乱,就会使得前面的融合失效,要重新再来。这是一个数组计算的精细过程。每一步,都要一一列出来。

    在这一个过程之中,蓝思妍就站在边上。她想要接近吴凡也是不可能,吴凡所在的地火熔岩形成的莲花之上,因为命魂与魄体的重组,而自动结出了一个火元结界,不住升腾起烈焰,又化作火星点飘落。

    吴凡此刻一心沉浸在命魂与魄体的融合之中。他整个人,已经是全身烈焰,但他却丝毫无感,淡定自如。对于火元的掌控,蓝思妍已经自愧不如。因为受到吴凡修炼的影响,蓝思妍也开始修炼。

    只是,她一旦修炼,背后那混沌疤痕,会让她所吸化的火元,立即被分化,根本无法凝聚储存炼化。

    蓝思妍大惊不已,难道此生?之前虽然被星辰杖造成了伤害,但还是可以修炼。而现在居然不能修炼了。她怎能忘却那个蒙面的晚上,进入仙剑宗的偷盗之旅。仙剑宗的仙器阁,她跳了一支又一支天魔舞,迷惑了一个又一个的守卫,那些守卫都是妖兽,并非人类。成功进入炼器阁之中,在八十一种法器殿阁之中,找到星辰杖。星辰杖看上去人畜无害,但她一触即之后,最终留下了现在的后遗症。而现在不能吸化火元来炼化,就演变成了一种绝症。一时之间,蓝思妍感到十分绝望。

    为了不影响吴凡的修炼,她默默走出火山之体,就在吴凡曾经坐过的那个位置,看着夕阳落山。

    我这一生,就到此为止了吗?

    蓝思妍叹了口气,夕阳余晖洒在她艳丽的姿容之上,使得她如夕阳天使,整个画风,使得她的野性美不断升华。

    一个中年男人看得痴呆不已。但蓝思妍回过头来看着他的时候,他抚摸一边的一头火龙的头颅,足下还踩着一头火龙,他对蓝思妍说道:“小蓝,你原来在这里。这地方就是要留给火罗宗的。”

    “你们宗主不是被人杀了,你还有闲情来这里?”蓝思妍不禁问道,看着赵良生所驾驭的火龙,她心中一片凄凉。

    赵良生对蓝思妍笑道:“小蓝,宗主被杀,因为我驯服了火龙,也算是几十个化神期修为人之中,比较老资格的一位,他们推选我当了麒麟宗新任宗主。现在已经过了三天了呢。刚好也是我们的七日之约。我就知道你不会离我而去的。”

    蓝思妍道:“我现在心情不好,能否再等等?”

    赵良生道:“没事,我就在这里陪着你。嗯,仙剑宗与天虎宗也联姻了,还发了个邀请请柬给我。那是关赢海与冷虎霜两人。人们都说,他们两个从小就认识,只是因为各自天赋不一样,被选入了不同的宗门。”

    蓝思妍道:“你说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这宗门之间还联姻,搞得跟俗世王朝一般,不觉得很俗气嘛?”

    “真爱无视任何俗气。就如我和你一样。小蓝,我可以站在你身边吗?”赵良生的声音十分温柔,很容易让情窦初开的姑娘春心难守。

    蓝思妍拒绝赵良生,对于他所说的真爱,感到鸡皮疙瘩四起,拜托,大叔你还有什么真爱,是看到老娘**充满了**吧。蓝思妍心中生出鄙视之感。只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蓝思妍道:“我想学习驯兽术,你可以教我吗?”蓝思妍的声音这下显得有些娇气,赵良生听得荡漾不已,那有什么不可以的,他立即笑呵着答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