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0 磨合、问道
    (请诸君细细品味,我很有自信能将玄道之门写好!)

    吴凡走在街头,人群随流,凡间都认为有真仙降临人世。吴凡每踏出一步路,便有一处清光浮现,给周边人一种祥和宁静之感,又好似如沐春风。吴凡走出了那一条街道,继而走出城外,迈步往绿野。那杨擎天一直跟随在后,后面的人并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而吴凡走步的速度开始慢慢提升,刚开始提速的一刻内,杨擎天等并没有感觉到吴凡加速了。一刻之后,众人才发现吴凡已经在百步之外。

    又过一刻,一里之外。

    又一刻,十里之外。

    而下一刻,吴凡走步如狂奔,每踏出前步,便即留下一个身影。

    当吴凡离开众人百里之时,他的身影全数重叠一处,而后消失。继而,吴凡又踏出万步,每一步踏出,他足下都生出清光,这一万步便有一万个清光足迹。而在一万步之后,吴凡的金属性命魂留在原地。

    又一万步,木属性命魂留在原地。

    又一万步,水属性命魂留在原地。

    ……

    十二万步之后,吴凡的欲之魄留在原地。

    而后,吴凡本尊冲天而起,直至万丈高时,吴凡举起沧龙剑,剑尖指天,问曰:“何为道?”

    同时,在地面吴凡留下的五魂七魄,同时仰天而问曰:“何为道?”

    空中响起一声:“小子,我已经说过,我,逍遥子,便是道!”

    此言一出,上空阴云变色,方圆十二万步之内,立即被乌云笼罩,四处不可见天。蓝思妍在十万步外围观看,前方就如有一个巨大的烟色球体,而球体之中,有一全身透着淡淡金光显得极为不安分的人,撕开嘴巴对着上空大笑,他嘴中咆哮着,蓝思妍却是无法听到一丝。

    在烟色球体之中的吴凡,不但不知道,他是没法看到那个人。

    这十二万步之内的烟暗世界,吴凡只听到了一个声音:

    道之为物,惟恍惟惚,玄之又玄!

    若悟得玄道,便可开启长生之门。

    玄道!

    在吴凡的心念之中,留下了这个烙印。那个对天撕开嘴巴大笑的人,仰天狂呼:“卑鄙无耻!”这四个字,吴凡是听到了。他不知道什么意思,他现在感觉自己已经有所悟,玄道玄道,无处不道。任何事物都有其道。玄道在万界在万物,由一而生,衍生万万乃至无限。玄道,便是无限玄妙之道,可融万般道法之道!

    吴凡所悟,令那对天撕开嘴大笑的人大失所望,他恼怒不已,对着上空张开嘴巴指手画脚。当上空出现一道雷光之时,那人立即如龟孙一样消失。而整个十二万步内的烟暗空间,被一雷震溃,恢复天明。

    吴凡站在高空,收好沧龙剑。整个人都感觉轻灵而飘逸,这或许就是有所悟的福利。吴凡整个身形开始往地面飘落,而同时,吴凡的命魂与魄体,在这一刻一一重叠,当吴凡飘落至地面时,他的命魂与魄体已经合一,相互之间磨合完美,任何一魂与任何一魄都可以随便组合或分开,如此,吴凡在无声息之间,已经是炼魄九级巅峰,离窥虚只有一步之遥。一旦建立了自己的道念,便入窥虚,窥虚期的修炼过程,便可知命。

    吴凡的命魂与魄体合一之后与本尊重叠,吴凡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有质的飞跃。此刻,吴凡就真有些仙灵之气。他平静地看着四处,似乎能够看透任何物事的本质一般。

    这是趋近窥虚期的应有的反应。吴凡望着远处,许多烟点从空中飞来,很快那些烟点渐渐清晰,是一个又一个御剑飞行之人。观其所穿服饰,不全一样,共有六种,一一代表凤岚星六大派。

    众人之中,有六人走出。降落地面,站在吴凡对面望着吴凡。

    吴凡也望着这些人,人人脸色不一。其中一个穿着麒麟宗服饰的人,他只是看了吴凡一眼,便左顾右盼,似乎在担心四处会有诈。

    一个穿着虎豹纹理服饰的天虎宗的大汉有出手扑击的趋势,一看便是个脾气暴躁之人。

    在这人边上站着一个蒙面女子,满身的药香味,所穿衣裙之上,是各种鲜花沾染,她一直没有啃声。与这女子站着比较近的是个老人,他依然是满身药味,只不过,服饰之上有丹鼎纹理,这人年纪最大,一头白发,眼袋极深,看向吴凡的目光,显得十分暗淡。

    六人之中最为英俊潇洒的,脸上一股邪魅,是天生迷倒异性的神器,他暗中静观其余人动向,是个细心阴狠之人,身穿有飞鹰标志轻甲,乃是凤岚星鲲鹏宗的人。

    而最后一位,一身青衣,身后漂浮着两红色短剑,互相追着各自剑柄飞行,就如一个飞剑漩涡流图案,那人十分平静地看着吴凡。

    吴凡现在可以看到他们身上流转的气息,修为越高,这种流转气息越容易发现,这种流转气息,蕴含了一个人的气运。

    其中一人问吴凡:“适才天地生出异象,是哪位高人所为?”

    吴凡听言,知道这些人看不出自己真实修为,他们所看到吴凡的不过是锻魂一级修为。吴凡心中现在就如明镜一般,对于他们脸上露出的明显傲然,内心并无波动。吴凡回了此人:“应该不是高人所为。”

    “那你是看到了?”身穿虎纹服饰的人十分傲然问道,声音显得很冲,似乎必须回答他这个问题。此人一对爆眼,双眉翘起,身材壮硕,右手手掌四处有裂缝,看上去是个擅长近战的高手。

    但吴凡还是淡然回道:“我看到四处一片烟暗,雷光一出,恢复天明。”

    “那你到底有没有看到那位高人?”那人语气有些急躁,往前踏出一步。

    吴凡说道:“没有看清楚,但应该不是高人。”吴凡心中暗道:我好意思称自己为高人么?

    “我真希望你就是那位高人,可惜啊,一个锻魂期的人的定力如此之强,倒也令人佩服。”一个穿着麒麟宗服饰的人摇头说道。他转过身,就要离开。毕竟,麒麟宗两任宗主的离奇死亡,加上火兽王围攻麒麟山脉的事,使得麒麟宗高层变得极为小心翼翼。故而高层有令,外出弟子,不可多节外生枝。

    吴凡对麒麟宗那人所言,内心依旧没有什么波动。

    吴凡的平静,让仙剑宗的那人发觉有些异常,而且,看吴凡现在的气质,其修为可能是锻魂期吗?那人在心中暗自否定,他脸上也没有其余五人所表露出那种令人反感的高傲。而是脸上的傲然保留了几分矜持。吴凡对此人,也是很上心。因为,往往厉害的人,装深沉是装得恰到好处。而其他人,吴凡观之,虽有威胁,却不足为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