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3 天魔剑舞,一声剑鸣与君别
    吴凡站立原处,看着那被星蓝光幕震荡而开的飞剑。他似乎听到了星蓝光幕的痛吟,如正在生孩子的女人在喊叫。吴凡忍着腹部与肩窝的创伤,再次祭炼起沧龙剑,往前再一斩落,再灭一人。

    蓝思妍手抓着星辰杖,嘴角微动,而后,星辰传送阵周边的星蓝光幕,终于出现螺旋升腾之状,这便是星辰传送阵正是开启的标志,要不了十息,就可以被传送走。蓝思妍快步走到吴凡身前。在这个时候,空中出现了五个人。

    其中一个穿着青衣长袍之人怒喝道:“好大胆子,敢盗取我宗星辰杖。”说着,就那样飞射出一把白色飞剑,其后跟随着一连串的白色飞剑,就那样往星辰传送阵之中击去。

    “阻截!”穿着虎豹纹理服饰的高大男子喝道,一头猛虎从其身后冲出,直接扑了下去,以吞日月的气势,那猛虎就那样在星辰杖之前人立而起,竟然抱住了星辰杖。但星辰杖立即散发出一股星蓝光线,那猛虎周身出现一些变化,渐渐变成了一团混沌之物。

    青色长袍男子的白色飞剑,在那猛虎变成混沌之物时,已经飞到了星辰杖之前,而其后那一连串白色飞剑与其一一重叠,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如剑鞘一般的物事。青色长袍男子当即喝道:“收!”

    但见星辰杖在这个时候开始抖动,这样立即影响到了螺旋升空的星蓝光幕,一旦被青色长袍男子给收去星辰杖,那么吴凡与蓝思妍就没有离开的可能。那么,他们就一定会死!

    蓝思妍不禁大惊,脸上出现慌乱与不甘与愤怒,她娇喝着踏步而出,扑到了星辰杖之前,她细手触及到星辰杖后,对着空中冷笑:“星辰杖虽然是在你们宗门拿的,但你们却不知道它还有另外一种操控之法,并不需要星元期修为。”说完,蓝思妍看着吴凡,微笑着,她的身子开始跳动,一把飞剑在手中出现。

    一支天魔舞,尽数展露她火爆身段,天魔舞姿摄人心魂,周边之人,不管修为高低,一时之间都被迷住了,都一心投入了蓝思妍跳动的天魔舞。天魔舞,不同的人所看到的舞姿,就会不一样。

    吴凡所看到的,也是吴凡所懂的。蓝思妍的舞姿,让吴凡心头激荡不已,吴凡双拳紧紧握起,他看懂了蓝思妍的天魔舞,令吴凡这一生都无法淡忘的别君之舞:

    蓝思妍舞剑而动,乌烟长发在空中飘动,就如一支支的墨笔,在当空画出了一个又一个场景。

    那是她与吴凡在火罗战场的画面,

    是她与吴凡在火云殿的画面,

    是她与吴凡在麒麟商会的画面,

    是她与吴凡在那火山前的画面,

    ……

    一幕幕过往的场景,蓝思妍以天魔舞为页,以长发为笔,就那样将她与吴凡的过往一一绘制而出。

    最后,她的飞剑发出出一声声剑鸣,那是将要离别的哭泣之声,那是永不能相见的凄苦之声。

    吴凡此时此刻已经彻底明白了蓝思妍要做什么,这是要分别啊。吴凡握紧的双拳,已经冒出阵阵拳罡。他见这时候蓝思妍的笑容,充满着极度不甘与悲苦。

    蓝思妍最后一剑在身前一个回旋,剑身颤动,发出悠长的剑鸣,犹如相思成病女郎的哭泣。

    听一声剑鸣,道一声珍重!

    从此我在你心底,你不想也会想!

    蓝思妍的飞剑停止了颤动,她停止了舞动,脸面欢笑又有无尽哀伤,两道晶莹满脸,风吹飘落,晶莹落地。

    蓝思妍看了吴凡最后一眼,渐渐闭上眼睛,双手展开,一挺她那傲然胸脯,口中低喝:“星辰传送!”渐渐地,蓝思妍也化作了一团混沌,散发出星蓝光幕,一个玉简从那团混沌星蓝之中飞出,飞向吴凡。吴凡伸手一接,此刻不是观看之时,他便将其丢入储物戒之中,立即就要出手去解救蓝思妍。

    只是,化作混沌之物的蓝思妍说了最后一句:“若有来生,望可与君早见!”

    “蓝思妍!”吴凡吼出,吴凡心中极度愧疚与难受,只是,化作混沌之物的蓝思妍再也不能跟他说一句话,吴凡脑海之中,立即浮现蓝思妍与自己过往的一幕。他一直很清楚蓝思妍对自己的心意,但他却并没有去接受蓝思妍,毕竟,他一直认为,洛诗才是他唯一所念所思的女人。

    这个时候,星辰传送阵周边的螺旋光幕强烈至极,传送已经开始。吴凡的身子被扯入星蓝光幕之中,吴凡不愿也得愿意,他现在修为根本无法与传送的牵扯力抗衡,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融入星辰杖之内的蓝思妍。

    吴凡心中呐喊:

    以身祭杖,此等情义,若有来生,吴某一定会要你!

    吴凡双拳紧握,双拳猛然对碰,拳罡荡出一阵光波,吴凡将其引向星辰传送阵之外的穿着青色长袍的已经被天魔舞给迷惑住的男子那,便重重地打在了他身上。吴凡怒吼:“下一次,是你颈上人头!”

    吴凡此刻对自己的肩窝与腹部的创伤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感觉,因为他全身涌遍了对蓝思妍的愧疚。如果蓝思妍不这样做,自己今日不死也要变成废物,四十多个化神级高手的围攻,并非他现在所能承受得了。

    蓝思妍离开了,吴凡怒视着那个被打中的青色长袍的男子,大喝道:“你这畜生叫什么?”

    “放肆,某乃仙剑宗宗主云飞扬!”青色长袍男子立即从被迷惑的状态之中醒悟,其余人也跟着醒悟。青袍男被吴凡打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中,他恼怒不已。他便立即收回那白色剑鞘一般的物事,喝道:“随我一道去阳元星!”说着就往下俯冲,但刚触及星辰传送阵边缘的时候,吴凡的身子已经进入了升腾的螺旋星蓝光幕之中,被传送而走。

    而那星辰杖也同样进入了螺旋星蓝光幕之中,被传送而走。只有三个仙剑宗化神九级之人,及时进入那星蓝光幕之中,也被传送而走。

    青色长袍男子见星辰传送阵周边的星蓝光幕渐渐暗淡下来,便盯着麒麟宗七个化神级之人,冷冷道:“看你们麒麟宗干的好事。我建议你们立即与这三级道门火罗宗划清界限,不然,我会怎么死去,估计我宗门弟子也会一脸茫然。”

    “就是,我天虎宗赞同云宗主的提议。”

    “鲲鹏宗,赞同!”

    “丹鼎宗,赞同!”

    “花香宗,赞同!”

    麒麟宗一个化神九级巅峰之人,冷然道:“云宗主,当时你不也觊觎火罗宗成为你们的培养对象么?他们特有的炼器法门与你们结合,那你们可能得垄断不少星辰的法器了吧。我敢肯定,只要我麒麟宗一旦与火罗宗划清了界限,那么你仙剑宗就会立即跟火罗宗成为上下属的关系。”

    云飞扬怒道:“出了现在的事,阮长老你认为可能么?”

    “眼下可如何应对,天武道的传人出现,你们可不要继续窝里斗。”花香宗宗主说道,她的脸面也用面纱遮住。

    “你们麒麟宗不是会与阳元星的火罗宗互通往来么?开启一下传送阵,我们现在就全部杀到火罗宗去。”天虎宗宗主大声说道。

    “星蓝石仙剑宗储备很多,让仙剑宗提供一些星蓝石,我们就可以立即去。”

    “没有!”云飞扬拒绝得十分干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