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6 星辰流星盾
    吴凡进入了六仪山的甲寅癸内山,这个山之中,四处一切虚虚实实,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一棵树木矗立于前方,走近一看,却是一石柱。远处一块鲜艳花圃,近前却是一堆烂泥土。如此种种,让吴凡觉得自己就如进入了幻境之中。无影踪这般孙子搞什么鬼?

    吴凡不禁高声呼喝:“火罗宗弟子拜访,无影踪没人出来迎接么?”吴凡想要让无影踪跟火罗宗有些瓜葛,他可不认为火罗宗日后麻烦会少,在凤岚星的经历让吴凡隐约感觉到,火罗宗将有可能成为六大宗门打杀的对象。

    “哪个杂碎影响我午睡。”一个声音从一处木楼之中传出。

    吴凡远远望去,那木屋一定不是木屋吧。吴凡便回道:“你被关在笼子里了,还睡什么午觉,赶紧起来,难道不知我火罗宗的厉害么?”

    “别恶心人,就火罗宗那种土鸡瓦狗,我一出手杀掉一万个。”那人回话。

    吴凡道:“吹牛不要本钱,我也会。你这样的,我一出手杀掉一百万个。”吴凡说完这话时,一个烟影就出现在吴凡面前,身子浮空,也是虚虚实实,近看就像是许多海带绑在一起,根本就不像个人。

    吴凡立即退后一步,定睛一看,还是海带。吴凡道:“原来是海带修炼成的妖精。”

    “你他娘的才是海带呢。”这一团海带立即摇身一变,变成了在外面所能见到的正常的无影踪弟子的打扮——一身裹身烟衣,两个眼珠露出。他看着吴凡:“能够从这里进入六仪山内山,也非等闲之辈啊。来来来,让我看看你几斤几两。看你一出手能不能杀掉一百万个我。”这人说着就动手,烟影一闪,绕到吴凡身后,一掌轰出,哪知道吴凡似乎早就知道他会这样子做,一掌轰了个空。吴凡回身就是一拳,凝气成罡,以猛拳轰击之力,一拳干翻此人。

    那人大骇,鲤鱼打挺起身,怔怔地望着吴凡。这下,他说话终于变得严肃起来,问道:“不知阁下来我无影踪所为何事?”

    “我有个好朋友,曾经提到,你们这里有星辰流星遁,想借来一用。”吴凡直言。

    “我可是听守卫说,你有李冲的消息。”那人说道。

    吴凡道:“以消息换星辰流星盾,不知可行否?”

    “随我来。”那人说着,又突然对吴凡出手,吴凡同样以料敌先机之法避开,又以同样的一拳罡攻击,将其放倒。【】这人站起来之后,再也没有说什么话,带着吴凡前行。

    经过一处又一处的烂泥土,穿梭过一些紫藤搭建的弯道,进入一个透着神秘气息的大殿,此大殿的中心,刻有一腾蛇,那腾蛇周边,有诸多升腾雾气,雾气之内,有那腾蛇虚影。很快,有几个穿着烟衣长袍的人,从腾蛇大殿中心之上缓缓降落。吴凡见这些烟衣长袍的人,头和脸都被裹住,只露出两只眼眶,不禁为这些人感动心累,出去时这身装扮好说,怎么在你们自己家中,还要如此装扮,是彼此有见不得人的地方么?

    那几个人一出,带着吴凡来到腾蛇大殿的人上前,说了吴凡的来意,而后便即退下。其中一个烟袍男子对吴凡道:“你有李冲的消息?”

    吴凡道:“星辰流星遁先让我看到后,咱们再说这个事。”

    那烟袍男子也不拖沓,往前一挥手,便有几个烟色光圈涤荡而开,渐渐地打开了另外一个空间,一个有半丈高的蓝烟相间的防御盾漂浮在星蓝光幕之上,那星蓝光幕是从一个烟色的箱子之中散发而出的。而防御盾之上,就是烟色箱盖。

    吴凡问道:“这就是星辰流星遁么?”

    “在这颗星球之上,只有我们这里有星辰流星盾,你既然知道我们有,就应该知道我们不会作假。”那烟袍男子说道。

    吴凡道:“不知道你们跟李冲的纠葛从何说起?”

    “你不必多管,先说李冲的消息。”那人望着吴凡。

    吴凡道:“说一条,我就要靠近那星辰流星遁。”

    “可!”那人冷然道。

    吴凡便道:“山中来山中去,李冲来往火山去。”

    那几个烟袍男子听言,自然听不明白吴凡再说什么,这是不是在瞎扯?没错,吴凡就是在瞎扯,但他嘴上却说道:“我所言,皆为事实,就看你们有没有悟性听明白。但我既然说了一句,星辰流星盾是不是要靠近我一段路?”

    “你胡说什么东西,这样不算。”一个烟袍男子实在是难以忍受,这就把他们当傻子使了。吴凡却道:“我所言,李冲在某处火山,这样总听明白了。”几个烟袍男子点点头,为首的那人手中飞出烟色光圈,光圈涤荡而开,吴凡又见那星辰流星盾整体往前挪移。

    吴凡又道:“溪水林溪水山,远处火山在远方。”

    “说得什么?”一个烟袍男子往前踏步,一阵烟光闪现。吴凡道:“你们是不想听我说下去么?不要以你们自身的智商,来衡量我言语的过失与否。”

    “老三,不要冲动,他说的事离火山比较远的地方有一片林子,还有一条溪水在林子边上流过。”为首烟袍男子解释道。

    吴凡听之,心中大乐,果然在高手面前还是要装出高手的样子,这样才会让对方以对等的目光来审视你。什么火山远处有溪水,溪水边上有林子,我尽是胡扯的好不好。好吧,既然你这么好忽悠,那可不要怪我。

    吴凡便道:“星辰流星遁应该再靠近我一点。”

    烟袍男子一扬手,烟色光圈涤荡而出,那星辰流星盾又往前推移,离吴凡的距离看上去是更近了。但吴凡还是有点子意见,说道:“我只看到了星辰流星盾在移动,却一直没有触摸到它,能否让我抓在手中?反正你们人多,我也没法抢着。等我说完李冲的事,就带着星辰流星盾走。”

    “不可。”一烟袍男子道。

    “那李冲事我也不说了!”吴凡坚决道,装出转身就要离开的姿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