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2 暗合
    “九层,立诛!”楼兰眉心之中,飞出几片叶子,直飞九天木灵塔九层。吴凡诛杀数人之后,继续踏步而前,踏步雷翻滚前去,滚雷过处,木坊宫四处尽是木屑纷飞。绿儿跟随在吴凡身后,高声呼叫吴凡干得漂亮,她甚至时不时做出一个鬼脸,她很清楚,她楼姨是能感应到她在这五层的一切表现的。这个鬼脸,就是对楼兰的挑衅。楼兰傲然挺立于三层空间之中,嘴角露出冷笑。

    吴凡的踏步雷滚到木坊宫中心,四处都是各种奇特木雕,有双翼飞猴,有上古妖兽肥遗,还有穷奇等。其中,穷奇与肥遗两木雕,在中心处并成两列,如两列护卫,直通前方高台。吴凡往前踏步,木雕穷奇的周身立即火焰腾升,看上去就似一头长着双翼的火焰猛虎,而两身一首的肥遗,也如活转过来,吐出血红长信,通体如有地火熔岩灌注,双目极为凶戾。

    整个木坊宫周边,渐渐出现青绿光芒,而后光芒之中开始出现了许多木灵人。前方高台之上,更是出现了一片耀眼的赤色光华,接着是橙、黄、绿、青、蓝、紫六色,此七色光华一一出现之后,一穿彩色凤袍的女子,就那样飘然而出,整个木坊宫因此而变得异常安静。这彩色凤袍女子头戴璎珞,显得高贵端坐,其样貌跟楼兰简直一模一样。

    吴凡立即停止踏步,望着前方高台之上的楼兰,不禁道:“楼兰,你很有女王的风范,还有熟女的诱惑。有些话大家没有说破而已,我只是想问,这样有意思吗?”

    “我不是楼兰。我是木坊宫宫主木兰。远来的客人,我木坊宫被你如此摧残,你于心何忍呢?”凤袍女子说道,吴凡听其音,跟楼兰就是一模一样的,还说自己不是楼兰,难道是楼兰的双胞胎姐妹?吴凡道:“你是木坊宫宫主?那你为何与楼兰长相一样?”

    “主人亲自助我化形,化形之时,我选择了主人的模样,所以一模一样。”木坊宫宫主说道。吴凡观其脸色,不似作伪。吴凡道:“在这里,你的主人知道你所为么?”

    “你所在的范围到我这里,主人无法知道。”木坊宫宫主木兰说道。

    吴凡道:“我相信,你一定有事与我相谈。不然,就凭我制造出的动静,你不可能还如此淡然。”木兰微笑着点了点头。吴凡不施展任何法力,踏足而前,两旁肥遗与穷奇,在木兰的暗示之下,立即化作木雕。【】

    吴凡踏步上了高台,立即有皮肤如青色树皮一样的两壮汉出现,就好像是变戏法变出来一般。两壮汉长枪交叉,拦住吴凡的去路。木兰道:“放行,赐坐!”那两壮汉立即消失,一张紫褐色藤椅出现在了木兰对面,吴凡不客气就坐了上去。木兰身后,一张雕龙刻凤的宝座升起,她缓缓坐下。

    绿儿在高台之下立即奔跑而上,却是被木兰刻意以法力阻截,使得绿儿无论怎么施展法力也没能靠近高台,也听不到她与吴凡再说什么。绿儿只得跺着脚大喊大叫。

    约莫一刻之后,木兰弹出六颗木灵丹,还有一段烟色玄木。吴凡一一收走,而后起身。两人脸上都露出了欢快的笑容,这看得台下的绿儿十分恼火。

    最后,木兰等人很快消失。而吴凡突然一声狂吼,冲出适才穷奇与肥遗站立的范围之外,以火元攻四方,木坊宫很快起火烧出一片火海。最终,吴凡与绿儿飞出了陷入火海之中的木坊宫。

    绿儿不明白吴凡明明与木兰谈得很好,彼此都露出了一对狗男女**后的欢快笑容,怎么就突然间将这就算不够精致但也算得上神奇的木制宫殿,给烧了呢?绿儿想知道,她其实是很聪明的,但此刻她有一股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心理,阻隔了原有的智商线。她心中所想的,大部分是吴凡跟这个长得跟楼姨一样的木灵女人,私下到底有什么勾当?

    吴凡没有跟绿儿说有关木兰与他的对话,只是对绿儿说道:“我们时间有限,速度离开五层空间,去六层。嗯,你知道的。”

    提及事关自己生死的大事,绿儿那智商线立即没有任何阻隔,对吴凡点了点头。

    而后,出得五层,到了第五层走廊之上,吴凡看了远处一眼,不禁道:“绿儿,想家吗?”

    “不想!”绿儿道。

    “为什么?”吴凡道。

    “因为我还没有玩够,可不想回去。”绿儿撅起嘴巴,满脸俏皮可爱模样。

    吴凡道:“好吧,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

    而后绿儿在前带路,踏上通往第六层的阶梯,吴凡随后。到得中段,有奇异波动,两人被扯入其中。这是一个花繁叶茂的世界,四处如春,尽显温馨。一处桃园,如临世外。一片竹林,更忘红尘。一座山上,山花烂漫。一条河流,两旁垂柳,一条小船在其上漂浮,一个老翁,一个幼童,分别在船儿两头垂钓。

    当微风拂面之时,吴凡已经陶醉。让吴凡一时之间,忘却诸般烦恼。修炼有什么意思,田园之乐乃是大道所在。吴凡就那样轻轻坐在了柳树下的青石之上,望着河中小船,微笑着,微笑着。

    “喂,赶紧醒转过来。”绿儿扯着吴凡的耳朵,就是一阵乱拧。吴凡立即清醒,河中小船依旧,只是闪着淡淡黄绿光芒,老翁与幼童,只是两个木头小人儿,他们对着绿儿做出狰狞之状。

    绿儿双手叉腰,破口大骂:“两只小鬼,老娘……哦,姐来这里多少次了,少用这种平淡至极的田园温馨,来让修士沉醉,你们以为,这种环境我没有享受过吗?多了去呢。也就这个人法力稀松平常,不然你们如何能够麻醉到他,也不看看谁在边上,哎呀,你们还真是不长记性,看到我也敢对我的手下动手脚……”

    绿儿唠叨起来,简直是唾沫飞溅,比滔滔江水还要滔滔不绝。还真别小看绿儿这一招,直接把那船上的两个木头人儿给说得捂住耳朵大肆求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