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4 孤岛
    吴凡踏足岛上,就似听到了稚童的欢笑声,还有悠扬的笛声。走在岛上,绿儿展开双臂,对着四处高呼:“我回来啦。”

    四处回荡着绿儿的高呼之声,那一阵悠扬的笛声越发悦耳动听。吴凡感到自己在围着绿儿打转,周边一切都围着绿儿打转。很快,周边场景立即出现变幻。在一个白皑皑的雪白世界之中,绿儿穿着绿色裙装,犹如冰冷世界之中的一朵绿莲,孤寂而柔美。吴凡踏步而前,白皑皑雪地之上留下吴凡一个又一个脚印。

    当吴凡走到绿儿边上的时候,绿儿指着前方,说道:“吴凡,你看到了吗?那就是我跟我娘被困着的雪寒宫。雪寒宫里,只有我和我娘。如果你没有出现在极乐沙滩之上,我和我娘就没有走出雪寒宫的可能。”

    吴凡看着前方,前方的空间飘落着雪花,穿过飘雪的区域,果然有一处雪白的宫殿,这个雪白的宫殿,外面看去晶莹剔透,造型奇特,如一座耸立而起的高塔,又似一破土而出的巨大冬笋,四周有冰雕装扮,冰雕是各种音乐符号,是各种山水画。

    吴凡道:“那些冰雕的音乐符号与山水画,都是你的记忆吧。”

    “是的,在雪寒宫之中,我娘就教我音律,绘画,很多时候,我娘会带我进入一个像是真实的凡尘世界,让我看一些人情世故。但不去真正经历,我又怎么能懂呢?当时我看到的凡间之人,只是觉得他们好傻,整日为了吃喝而奔波,底层的人还被上层的人压迫,而底层的人那么多,却不知道合起伙来反抗,凭什么那少数人就可以高高在上享受生活,而那大部分人却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呢?”绿儿道。

    吴凡笑道:“看不出来,绿儿还是挺愤青的。这么说吧。在凡尘之中的百姓,希望生活安定,即便被压迫,只要有口饭吃,就会得过且过,逆来顺受。这就是受官本位思想影响严重的国度之中的百姓,他们不患贫而患不均,他们喜欢窝里斗,受苦受难之时,他们会认为那是命运。而少数不服命运之人,才会揭竿而起,文化不够的,成功之后又充满了局限性,最终还是失败。文化不够却会不断努力读书学习的,才会渐渐成为上层,成为一代帝皇,就像朱元璋。所以,如果是个凡人,一定要读到书来。”

    吴凡所言,绿儿似乎听懂了,又似乎没有听懂,只是点了点头。

    吴凡问道:“我现在在你的记忆世界之中,还是看不到你的过去。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为何想要离开你的楼姨了吧?”

    绿儿说道:“我不能说,一说她就会知道。你跟我来。”

    “那我们现在的对话,楼兰就会不知道吗?”吴凡疑问道。

    “在我的记忆世界之中,楼姨不会知道与她没什么利益冲突的事。”绿儿道。吴凡还是有些不解,现在所言的一些,难道会跟楼兰的利益没有关系,应该也有的吧。

    绿儿在自己的记忆之中,身子轻轻一飘,就到了寒雪宫之前,在满是音乐符号的冰雕林之中,绿儿轻轻挪步,细细手指一碰触到一冰雕,其内的音乐符号就会活跃起来,一活跃便有美妙的乐音发散而出。那乐音带出一阵阵轻微的波动,使得那些飘落的白雪,有节奏地飘动,就似在随着乐音舞动一般。

    在这个时候,绿儿纯真而柔美的笑容如一朵纯洁的雪莲花绽放。

    吴凡踏足而前,无法像绿儿那样一飘之间就到达寒雪宫之前,吴凡至少花了半个时辰,才走到冰雕之林前,感受着那乐音带来的轻微波动。

    绿儿伸出纤细滑嫩的小手,招呼吴凡,吴凡踏步而前,绿儿毫无顾忌拉上吴凡的手,笑道:“我记得我从懂得音律开始,就会在这里触动一下冰雕,它就会自动弹奏出美妙的音乐。我娘说,当一个人感到有些沮丧或者绝望的时候,有了音乐,就会在无意间将沮丧与绝望去个一干二净。她说,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就是那音波激荡出的灵魂乐音。可惜我天赋有限,所吹奏的乐音,从来就不会蕴含灵魂,仅仅有些动听而已。”

    绿儿往前走动,穿过了音乐符号的冰雕之灵,就来到了那有山水画的冰雕林前。绿儿指着其中一个冰雕,里内一副山水画,山水画是有很多山相连,山四处云雾缭绕,近前一颗古树。这是一副十分平常的山水画,吴凡反正也不懂画道,也没有看出这山水画有什么美的价值。

    绿儿却说道:“我不喜欢画画,我喜欢舞剑。这些都是我娘逼着我画的。她说,画画也是一种修行。我却始终没有感觉是一种修行。她还说,如果我哪一天得到了‘妙笔生花’笔就一定会理解画的精神。可是,我却一点也不知道,要我画山,我就画山,要水画水,有些山水画,我只画了山,连树都没有,更不用说水了。”绿儿说着就一把将吴凡扯到另一个冰雕之前,吴凡一见里内的山水画,这哪是什么画哦,给我一支毛笔,我也可以画嘛。

    绿儿看到吴凡脸上的表情,立即说道:“有什么好笑的,我就是这样乱画又怎么啦。你有本事画一张给我看。”

    吴凡哦了声,脸上表情立即严肃起来,想要故作惊讶赞叹一番,却被绿儿看了出来,她拉着吴凡的手自从进入冰雕之林后,就一直没有放开,她现在猛地一扯,吴凡往前一倾斜,差点就撞到了她的身上。吴凡闻到少女的芳香,隐约而淡雅。绿儿见吴凡差点撞到自己,立即说道:“你一定是故意的,对不对?”

    吴凡道:“没有。”

    “你不要不好意思不承认,你喜欢我对不对?男人就是这个鬼样,一旦身边没有女人太久了,就会想要别的女人来陪。”绿儿说道,好似经历过很多男女之事,这话都说得老气横秋,吴凡摇头,面容坚定:“我心,没有!”

    听吴凡说得这么决然,绿儿转过头,她感到自己心中就好像装满了空气,胀得赌得慌——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