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5 合奏
    “嗯,这里景色还真不错。”一个猥琐的中年男子,色眯眯地望着四处山林,好像山林之中隐藏了美女似的。他一呼一吸之时,故意用力挣出了一个响屁,把他自己给逗得哈哈大笑。突然,一颗石头猛地飞射而出,直接砸中这猥琐男子的额头。这猥琐之人的额头上立即一个大包肿了起来,显得滑稽到了极点。猥琐男子抬头望去,见是一只灰色的大猴子站在一个古老高大的树枝之上,做出一副欠揍的挑衅姿态。

    见它还要投掷第二颗石头之时。猥琐男子大喝一声:“操你奶奶的,你以为我左大人有那么好欺负的么?”此人正是左永苏,在巨蛮星东逛西逛,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反正凤岚星仙剑宗的人没有追来的一丝迹象,他就乐得优哉游哉。此刻左永苏表现地十分勇猛,就那样冲向那只灰色的大猴子,只是几个纵跃到达灰色大猴所站立的枝头处时,灰色猴子就那样不见了。

    左永苏不禁东看看西瞧瞧,并没有看到有灰色大猴子的影子,不禁大骂道:“猴子,垃圾,进化不全的狗杂种,有种出来跟你左大人打一场。”左永苏一说完,一声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紧接着,一颗石头擦其脸面而过,脸上一道划痕肿了起来。【】

    这就太过分了,左永苏大呼一声,他奶奶的,我左大人竟然会被一只猴子调戏,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左永苏也不回头,就那样身形往后猛得倒退而去,凭借他现在的修为,撞几颗古老大树的树枝,那是不会有问题的。

    左永苏以这种方式追击,那灰色大猴倒觉得有些惊讶,立即往一边溜走。左永苏立即回头,终于看到你这孽畜了,他奶奶的,敢戏谑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左永苏当即追击那灰色大猴,灰色大猴在古树的藤条之间飞速荡来荡去,左永苏也不弱,他一样用荡藤条的方式追击,简直比猴子还要猴子。

    寒雪宫之前,绿儿扯着吴凡的手,直接踏上一个雪花构成的圆盘之上。绿儿这才松开了吴凡的手,双手展开,左右各捏一兰花指,而后,圆盘周边闪出白色光晕,白色光晕继而化作空中飘雪,飘雪渐渐变大如鹅毛,四处都开始飘起了鹅毛大雪,渐渐地,周边场景开始转换,吴凡看到地面已经成了雪花白绒,前面就有一个巨大的镜子,镜子之中,是他和绿儿。

    绿儿说道:“我们进入了寒雪宫了的中心了,那是我娘的烟木琴,那是我的琵琶,你想听琴音还是琵琶弹拨之音?”

    吴凡道:“绿儿,我们还是要尽快进入正题,毕竟还有七**层呢。”

    绿儿道:“我的时间观念可比你强,听还是不听?”

    吴凡道:“不如,我哼一首歌,你弹奏烟木琴,看看能不能更快进入正题。”

    “可以的。”绿儿很肯定。而后,绿儿轻踏脚步,走到了镜子之后的乐器阁楼之中,在烟木琴之前坐下,绿儿看着吴凡,笑道:“开始吧。”

    吴凡道:“不要嘲笑任何人,我也算是个音乐人,只是你不知。”

    继而,无法踏步往前,对绿儿说道:“每个人都有着自己过往的童年时光,童年的记忆有些人的很美好,有些人的却不尽然。绿儿,请听《童年》:

    池塘边的榕树上,

    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操场边的秋千上,

    只有蝴蝶听在上面……”

    吴凡唱着,绿儿一下之间没有弹奏,而是摇着脑袋跟着哼唱,当吴凡吹口哨那段开始的时候,绿儿才开始拨动琴弦。节奏相当吻合,绿儿确实是有音乐天赋,与吴凡一唱一弹配合玄妙。

    当绿儿投入其中之时,吴凡开始吹第二遍口哨,就在这个时候,吴凡看着周边,已经见不到冰晶的剔透,看不到绿儿,只是能听到绿儿一直在用烟木琴弹奏童年的曲子。吴凡便即继续吹着口哨。地面上是树的影子,影子之中,有阳光从树叶缝隙照射下的斑点。

    吴凡走出树荫,看着前方,绿儿的琴音便即停止,吴凡也停止了吹口哨。前方,一大一小两个人,转过身来,看了吴凡一眼。吴凡猛地睁大眼睛,佟月?小时候的绿儿?吴凡不禁走了过去,前方并没有什么阻止。

    吴凡走到佟月母女身边的时候,两母女只顾自己的事,佟月对绿儿说道:“绿儿啊,等你长大了,娘一定会让你出去闯荡一番的。”

    “娘,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了一代女侠,你说那是多么美好的事儿呀。”绿儿此刻的样子是六七岁的样子,脸上写满了成为一代女侠的梦想。

    “傻孩子,女侠有什么好,整日里打打杀杀呀,太不好了。你呀,就该跟着娘学习书画音律,这才是正事儿。”佟月摸了摸着绿儿的脑袋,而后就拉着绿儿的手,立即进入了书画音律的学习过程。

    一晃十年,绿儿能够弹奏琵琶,拨弄琴弦,吹笛子,尤其擅长吹笛子。

    佟月便开始让绿儿修炼沙魔神通,吴凡见到一片沙漠出现在绿儿前方,这个场景太熟悉了,这个臭丫头,吴凡看着就有些恼火,在九天木灵塔第五层空间的时候,自己所进入的沙漠空间之中,原来是绿儿搬弄出来的,简直岂有此理,他还一直怀疑是楼兰在试探他的底线呢。

    吴凡真是越看越不爽,原来这是沙魔神通。想到当年在那一片海听到洛神说什么沙魔神通,吴凡一直都不知,现在总算看清楚了。绿儿,你还真会捉弄人啊,我早该想到当时是你捉弄,谁叫你捉弄我,当时你所受之痛,我看是活该。吴凡越想越恼怒。

    不过看着绿儿修炼沙魔神通的痛苦模样,而佟月则一副冰冷之状,吴凡恼怒之心尽数消失,是一片怜悯。因为当时他用火攻那沙化骷髅头的时候,绿儿被吴凡攻击出重伤,但绿儿一直没有吭声,好在当时去木坊宫的时候,绿儿一直不用动手,这一过程,绿儿的伤势自愈。看着绿儿不断习练沙魔神通,佟月只在一边重复说着:沙魔神通,如果善于利用,御敌之时,可出其不意而胜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