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7 九层
    当吴凡与绿儿走出第六层的时候,前方一个光点闪现,转瞬即逝。绿儿心中有些担忧,吴凡内心却没有波动。第六层与第七层之间的阶梯,隐在云雾之中。那中段却没有什么波动。绿儿在这一段走了几次,她很清楚波动会在什么地方,只是一直没有踏入。此刻,她踏上一段,身形隐藏在了云雾之中,吴凡紧跟其后,身形同样被云雾所吞。云雾之内,能见那星华流转,似一个巨大的漩涡流。不过,这种漩涡流,不止一个,很多很多。而往上的阶梯已经看不到。绿儿以踏北斗之机,靠近一个漩涡流。

    吴凡见这北斗轨迹,似乎是个陷阱,当即狂冲而前,将绿儿一把抓起,而后直冲而上,直接进入了到了第七层的走廊之上。

    绿儿感到有些惊讶,对吴凡说道:“难道可以打破这等梯子的规则吗?”

    吴凡道:“现在不就打破了。绿儿,我们直上第八层。”

    “你不想去第七层看看吗?”绿儿问道。

    吴凡道:“想,但不是现在。走吧。”这次,吴凡首先踏足第七层与第八层的阶梯,既然知道了绿儿的困厄,当尽快解除。逃离九天木灵塔就解除了。

    吴凡踏上一阶梯,就能感受到一阵波动,吴凡以真元力激荡之,并没有触发什么禁制。吴凡回头突然靠近了绿儿,对绿儿说道:“进入我储物戒!”绿儿没有任何犹豫,吴凡一把将其拉入储物戒之中。而后,吴凡一提丹田之气,并没有再一步步踏那阶梯,而是猛烈往上冲击,阵阵波动被触动,吴凡的木灵战甲被那些波动冲击得出现一些裂纹,但吴凡速度太快,几乎在禁制杀阵开始的时候,吴凡的身形已经飘到了第八层九天木灵塔的走廊之上。

    吴凡当即用绿色圆丹,放入木灵战甲心口处,木灵战甲的裂纹当即恢复。而后,吴凡继续对准了第八层到第九层阶梯,一声呼啸,身形猛冲,顺着阶梯冲击而上时,留下一个又一个身影,那些被触动的杀阵,全数攻向吴凡留下的身影。而吴凡本尊,几乎在瞬间冲到了第九层。

    吴凡到达了第九层,便立即将绿儿从储物戒放了出来。绿儿看着走廊外的一切,已经是高于云层几百丈的地方。吴凡道:“绿儿,第九层我们已经到达了。现在,你我合力,突破这九层之巅!”

    “不进入木灵塔的九层空间内看看吗?或许真正的出口会在里面。”绿儿道。

    吴凡道:“别忘了,你的楼姨,是希望我带着你进入九层空间之中。想必在下面几层,你楼姨一定在九层之内准备了许多游戏等着我们去。”

    绿儿双眼一亮,笑道:“但我们偏不去。”

    “年轻人,不但要勇于犯错,而且要敢于打破规则,打破常理。绿儿,笛声、沙魔!”吴凡说着便飞出沧龙之剑,对着九天木灵塔九层之巅一指,绿儿的笛声起,九层走廊之下沙尘滚滚。

    “灰猴,你跑啊,你给我左大人跑啊。”那灰色大猴被左永苏一直追着,左永苏现在头上满是大包,显得更加滑稽,而灰色大猴身上也是满是剑伤,跑起来都是一瘸一拐的了。一人一猴可谓是互有胜负,只是,左大人耐力强悍,一路把灰色大猴给追得喘息不已,此刻灰色大猴已经跑到了一个木楼之前,这木楼竟然有九层之高。灰色大猴立即就要往木楼中奔去,但一股波动将灰色大猴给弹开,使得灰色大猴的身子被弹到了左永苏的跟前,左永苏十分兴奋地大叫一声:“哈哈,终于抓住你这头孽畜了。”

    左永苏抓起灰色大猴,就一顿猛揍,将灰色大猴揍了个半死,左永苏摸了摸满头大包,脸色十分难看,火一来,又对灰色大猴打了个半死,而后将灰色大猴给丢入储物戒之中。

    左永苏这才仔细观看起这九天木灵塔,以他猥琐的长相,阴险狡诈的心理,可不认为这木楼立在这里,会没有原因。左永苏看到一边有一个木雕,木雕是一个英俊的男子,这木雕紫褐色,透露出的奇异光泽,更显得这男子的邪魅。

    左永苏一见之下,不禁道:“这才真正是我左大人的英俊相貌嘛。”说着,左永苏摇身一变,就跟木雕的英俊男子一模一样,只是走路的样子,依旧是他左大人吊儿郎当的姿态。

    左永苏不禁对着木楼大喊道:“谁敢在我的木楼里捣乱,还不关掉禁制阵法?”

    左永苏想想这木雕刻画出的男子,应该是这九层高木楼的主人,故而他就这样冒充起来。从他冒充吴凡开始,到冒充火罗宗的女弟子,仙剑宗的掌门夫人等等,左永苏冒充起别人来,可谓轻车熟路。

    左永苏此刻,装出一副高深的样子,当一个端坐美妇出现在木楼三层走廊上的时候,左永苏双眼一亮,猛地盯着楼兰看。楼兰见到化作她日思夜念男子的左永苏,一颗心砰砰直跳,她本来是要去九天木灵塔之巅阻止吴凡与绿儿对塔顶的破坏,可是,此刻见到了自己要见的男人,双脚就似被钉住一般,她一动不动看着左永苏。左永苏也看着她。

    楼兰颤声道:“木狼,是你吗?”

    左永苏一听,又见楼兰这副表现,以他的人生阅历,立即明白木雕刻画男子与这女人的关系,左永苏便立即用十分温柔的声音说道:“是我,你还好吗?”

    “真的是你吗?木狼?”楼兰双眼炽热,两行晶莹就出现在双颊。

    左永苏见状大喜,用更加深沉而温柔的声音说道:“是我,能让我上去吗?”

    那当然是可以的。楼兰给左永苏开了绿道,左永苏很快就靠近了楼兰。楼兰心跳剧烈,左永苏做出了一个充满深情的拥抱姿势,楼兰立即扑入左永苏的怀中。

    左永苏这猥琐之人,可谓有色心也有色胆,就那样伸手摸了下楼兰的丰臀,让浴火其实火旺至极的美丽熟女楼兰全身一阵颤动,继而,左永苏轻声说道:“我日夜都在想念你,你有想我吗?”楼兰在左永苏怀中不住点头:“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怎么会呢,我现在不就在这里吗?”左永苏说着,就去轻吻楼兰,一只咸猪手也立即摸住了楼兰傲人的胸脯,楼兰不禁发出一阵急促的呻吟之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