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6 接骨丹
    那以医术入道的修士,面容清瘦,精气神却很好,没有一丝邪气戾气。吴凡能与此人交流,还是因为吴凡看到这人救治在空中飞行却受了伤的两只大鹏。吴凡留步观看完整个救治过程,两只大鹏肉翅骨骼有断裂,都被此人一一续接完好。两只大鹏双目灵动,极为有灵性,它们从口中喷出一道光华,有两物就出现在了那人手中。

    当两只大鹏飞到百丈之外后,便有两个红衣女子降落在两大鹏之上,回头对那人说道:“多谢陈兄相助!”那人道:“分内之事,不必言谢,这两物还请收回。”

    “陈兄何必与我们姐妹客气,留着吧。”两女渐渐远去。

    吴凡不禁说道:“道友适才一番妙手,令两大鹏恢复如初,令某着实佩服。”

    那人道:“这只是接骨篇最基本的,道友不是以医入道,可能觉得这是很厉害的,但一点也不。正所谓隔行如隔山,便是这道理。”

    吴凡道:“话虽如此,但在我看来依旧是妙手。”

    吴凡与此人一番交流之后,已知道此清瘦之人,是巨蛮星长河谷圣手宗的一个普通弟子,陈能辉。吴凡对陈能辉很有好感,此人一点傲气也不会显露,语速不急不缓,吴凡十分乐意与这种人结交。

    两人说了一些之后,吴凡就将自己的右手拿出,陈能辉细细观之,不禁道:“被木灵一系的功法斩断,可以续接起来,只是,我这里没有五品以上的接骨丹,恐怕接不起来。”

    吴凡道:“那要如何才能得到五品以上的接骨丹。”

    “我们圣手宗就有,只是,我只是个普通弟子,五品以上的接骨丹,我回宗门想要得到也难的。不过,我知道炼制此丹炼制之法,我这里也有一些原料,只差两样,血合草,窝心莲,都在窥虚海之中。”陈能辉道。

    吴凡道:“吴某正要去窥虚海,不知陈医生将去何方?”吴凡对于懂得医道的人,还是习惯性称之为医生。陈能辉也没有介意,脸上有些茫然,说道:“不瞒道友,因为我宗每月都会有一次医术大赛,因为这个比赛,我不得不暂时离开宗门。而凭我现在的修为,也无法进入窥虚海,一般进入窥虚海都得在炼魄六级以上,很多人即便是窥虚期修为也不愿意去窥虚海,那里鱼龙混杂,没有规则打打杀杀的。”

    “陈医生既然不便去窥虚海,我去找到来,然后交给陈医生你炼制五品接骨丹,如何?”吴凡说道。【】陈能辉道:“吴道友,你只是炼魄一级修为,比我修为还要低一些,何必冒这个险。你的断手且封印好来,我会想办法帮你弄到五品接骨丹。这是我的联络玉简。”陈能辉说着便留下了一个淡黄玉简,吴凡接过后,陈能辉看向东方,脸上有些犹豫,但他最终快速御剑往前飞去。

    吴凡见陈能辉飞奔的方向,一直是朝东,吴凡心道:陈医生这不是要去窥虚海么?吴凡在陈能辉之后缓缓前进。一路上,陈能辉没有停留,所遇之人,因为陈能辉所穿着有一只手掌抓着银针的图像刻在身前身后的白色道衣上,各种各样的人见到陈能辉,都不会拦截。长河谷圣手宗在整个巨蛮星也是有数的名门大派,而且圣手宗不与任何宗门争锋,只为治病救人救物为己任,在巨蛮星的威望十分高。即便圣手宗的一个杂役出行,其余宗门的人也不会去鄙视刁难。

    吴凡一直驾驭着普通飞剑,一路飞行跟着陈能辉,一路上,陈能辉的医术心境不住提升,从炼魄二级直接飙升到四级。陈能辉的修为之所以会突飞猛进,因为这一路上,陈能辉所想,只是去窥虚海为吴凡找到血合草与窝心莲,而后炼制出五品接骨丹,续接回吴凡的右手。

    “辉儿,你要记住,我们触及到了医术,就要医行天下,不得因有困难重重而不施救,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哪怕是身死,也要施救。如果哪一天你有了此心境,你才算真正入了医道门槛。爹送你进入圣手宗,希望你有一天能够医行天下,行天下至善之事。”

    “爹爹,孩儿记住了。”

    陈能辉一路前行,回想了童年时光父亲的教诲,脸上满是幸福之感,对于被迫离开圣手宗所暗藏的阴霾,此刻已经消失。

    两年之后,陈能辉已经飞到了窥虚海的边缘地带,这一路飞行,他的修为一路提升,终于在到达窥虚海边缘前,提升到了窥虚期六级修为。吴凡这一路都是跟随在他之后,感慨巨蛮星的巨大,以陈能辉的飞行速度,一日御剑千里以上是没有问题的。这一飞就两年,飞行了至少七十二万里。然而,这只是巨蛮星的一个小范围而已,可见巨蛮星实在是大得惊人。

    吴凡对于陈能辉修为提升之快感到佩服,只是这种修炼之法,吴凡却是不敢苟同。毕竟,吴凡炼魄的方式跟陈能辉的完全不一样。又或许,医术入道的炼魄期修行方式,与其余道法的不一样。

    吴凡没有因为此事多做纠缠,而是快速打量窥虚海周边,窥虚海外围,能见到窥虚海之中,被一层层暗影笼罩。这些暗影似烟烟似烟雾,或飘散或聚拢,毫无规则可言。

    陈能辉回头对吴凡道:“吴道友,你的修为并没有提升,且在窥虚海之外等我消息。这窥虚海边缘也不太平,吴道友可往东北方向一万里的红云山脉,那是红云宗的地盘,就说是我的朋友,相信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吴凡道:“陈医生,你我两年前在空中相遇,也并没有什么深交,而你却为我断手如此上心,令吴某甚为感动,如此医德品行,以不能用言语来称赞其美。陈医生,吴某愿与你一道前往窥虚海,取那血合草与窝心莲。”

    “哎,吴道友,进入窥虚海取得血合草与窝心莲,是我提出,自然也有我的私心所在。窥虚海,真不是你所想得那般。还望吴道友三思。”说着,陈能辉便即踏入了那无影暗流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