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7 入窥虚海
    陈能辉踏入窥虚海的那一刻,他眉心之中便出现了一朵白莲。圣手宗的医品白莲,能够在眉心出现的人,千里挑一。

    吴凡随后踏入窥虚海,一踏入其中,吴凡就能感受到那如烟如雾的物事,就如一些细微的触手一般,吴凡就会感到总不是那么舒服。反观陈能辉,却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淡然往前踏步。只是,陈能辉很快发现了吴凡跟随,他对吴凡道:“吴道友,你放心,我一定可以接好你的手,何必亲自涉险。我现在所为也是我修炼的一种途径,这就是我的私心所在啊。而你呢,没必要如此。”

    吴凡道:“陈医生,多谢你的关心。但吴某也是要对自己负责的。”

    陈能辉见吴凡脸色坚定无比,只好点头道:“看来我也没法阻止你,好吧,请你紧跟在我身后。”

    吴凡道:“多谢陈医生,吴某遵照行事。”吴凡就那样表现地十分老实,跟在了陈能辉身后。陈能辉在前方走了一段路,不断抓起地上潮湿的烟泥闻了闻,嗅了嗅,而后到达一个小湖泊之前,不禁说道:“看来我们来的正是时候,这窥虚海在两年多前出现了一次天狗吞月之象,有十二天化成了烟海,两年之后,可是血合草与窝心莲长势最好的时候,血合草越能散发出血光品次就越高,窝心莲之树越高莲花越多品次就越高。【】”

    陈能辉话音有些激动,不禁加快脚步。吴凡一直随后。吴凡悄然将眉心之中的虚虚实实的那个自己,从眉心识海之中释放出来。一放出来之后,吴凡便能感觉到,五魂七魄合一的那虚虚实实的精神体,在这窥虚海之中,就如鱼入游水之中。洪兄说得没错,窥虚海是修炼窥虚期最佳的场地,没有在窥虚海修炼的窥虚期,就不能成就真正的化神期。因为窥虚海四处本就有朦朦胧胧的烟雾烟烟飘荡,吴凡的虚实精神体走在窥虚海之中,也难以被人发现。

    “我操你奶奶的,追了老子两年了,你还追。你图什么啊,你这臭女人,当时我就不应该摸而是直接**搞死你。”左永苏摸了摸头上的大包,这两年来,他头上的大包可从未有消失过,总是旧伤未愈,新伤又增。这两年来搞得左永苏真是生不如死,怒怨滔天。

    此刻,他到得窥虚海边缘,望着窥虚海里内的无影暗流,见到楼兰分身依旧追踪不停,左永苏大喝道:“骚婆,你有本事进入这个神秘的地方来追我,保证让你乐死在里面。”

    左永苏猛地冲入了窥虚海之中,他很清楚,一旦进入了这个看上去死气沉沉其实又有诡异生气的神秘区域,想要出来,可不是那么容易。当年在这个地方,以放屁之威摆脱了仙剑宗那些人的追捕。此刻,左永苏立即酝酿,他静静等待着楼兰分身的进入,一旦楼兰分身进入这个神秘领域之内,他就会立即放个屁。只是,木兰的分身在窥虚海的边缘之外,迟迟不入内

    而后,左永苏便看到一道绿光出现,楼兰本尊与分身合体,顿时楼兰那脸色,似要吃人一般,她恶狠狠道:“左永苏,我楼兰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一定会,这是你亵渎侮辱所必须承受的代价。”

    左永苏一摸头上大包,哎呦一声,又立即露出猥琐的笑容:“哈哈,我就知道,你在吴凡他们面前装着本尊完全没有跟我发生什么事,但其实就是真真实实发生了。哈哈,你的**真是弹性惊人,摸上去真是有手感,哇哈哈,在那木楼之上你的骚样真是令人回味不已。哈哈,来啊,来追老子啊,老子一定可以在这里,把你搞到手,那样,你才知道做女人的真正滋味。”左永苏越说越兴奋,因为他发现楼兰根本不敢进入这神秘区域。

    “你这畜生,我发誓,一定会将你凌迟处死!”楼兰尖声怒吼,身形立即化作一道绿光冲天而去,又传回一句:“希望你不要死在窥虚海里。”

    “窥虚海,这是你妈妈的窥虚海啊?啊,我草你奶奶的,窥虚海,窥虚海。但美丽的亲爱的楼兰,我一定不会死,我会在这里等着你来伺候老子,空虚的时候多来看看我啊。你那个什么狗屁木狼啊,我看你是见不到他了,何必在一颗树上吊死啊,我左大人在阳元星可是有几千手下呢,到时我带你回阳元星当女王去,比在那几层小楼里可要快活多了啊。”

    左永苏呸了几口唾沫,他要让自己的千面狐妖之身化形,可不就是要来这窥虚海的么,直接去烟市弄到化形丹化形。如今进来了,要出去也不是一下能够出去,他也不想立即出去,他再也不想被木兰追着,两年多的时光,就是在逃窜之中度过。进入了这窥虚海,就清净许多了。左永苏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自己头上的大包消失,恢复他自认为英俊的相貌。

    吴凡跟在陈能辉之后,来到了一座小山之前。那小山之下,开满了蓝色百合,百合花之中,一条烟蛇盘起。吴凡与陈能辉到来了,那烟蛇无动于衷。陈能辉踏足而前,离边缘的百合花有一步之遥的时候,那烟蛇猛然探起头颅,头部立即变得扁平巨大。竟然是一只烟色的银镜蛇王。陈能辉一点也不慌乱,右手弹射出一银色光线,直接刺穿了烟蛇七寸,而后这头烟蛇就那样毫无征兆地倒了下去。

    陈能辉道:“这并非眼镜蛇,而是一头烟色幻蛇,善于幻化,虚张声势,不过它蕴含奇毒。其胆是最毒之物,又是一种奇毒的解药。”

    说着,陈能辉再次飞出一根银针,那银针便即对准了烟色的蛇胆所在位置,在其身上划了个圆弧,银光从那圆弧四处散发开来,而后,一颗幽绿的蛇胆渐渐漂浮而起。陈能辉从储物戒之中取出了一个由冰晶造作的方盒,打开之后,那蛇胆便即被存储在冰晶方盒之中,而后收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