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1 冷公子
    “道友,打狗也要看主人啊。”一个阴冷的声音在马车之内传出。吴凡回道:“事情不能一而再再而三。你并没有调教好你的狗。”

    “此言甚为神妙,道友,窥虚海哪一宗的?”那阴冷的声音继续从马车之中飘出。马车已经停止了前进。那头马也由白驹变成了烟皮大马。

    吴凡对着马车内说道:“并非窥虚海任何宗门,公子,可否借用一些灵石?”吴凡因为土遁万里,却没有发现一处灵石矿脉,此刻把主意打到了这个马车之内的人身上。

    那人传出冷笑之声:“原来你是要打劫灵石。我游遍窥虚海诸多领域,倒是见多了呢。”

    吴凡道:“看来公子的灵石不是那么好借。”

    “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那声音此刻冰冷异常,一道无形的冷气从马车之内出击。吴凡心中一动,快速在周边挪动,留下了许多身影。而真身却立即靠近了那马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左手一拳打崩了那马车,一个满头红发的邪魅青年赫然站立其内,手中拿着一窜烟色檀珠,拇指轻挪着檀珠而动。看上去,这红发邪魅青年有一股超脱凡尘的飘逸,还有一股邪气凛然之势,还有一股化神期修为的气息。

    吴凡的战意也是昂然,他想知道,窥虚海之中的化神期是不是真的比外面的窥虚期修为之人强。邪魅青年从储物戒之中甩出一座小山的紫色灵石,笑道:“这是我路过某一个宗门,听说有三万人的宗门,其中有个漂亮的女弟子被我看中了,她内心也看上了我,就连她的那头雌性坐骑都发起了春心呢。”

    说着,邪魅青年眉心之中飞出一颗心形镜子,镜子变大,里面出现了邪魅所言之事。吴凡见其内,此邪魅青年走出了马车之外,站在一处宗门山门前,他看到了一个婀娜多姿显得十分文静的女弟子,身边跟着一头麋鹿,那女弟子正要驾驭麋鹿出行的时候。他的身形就如一阵冰风往前飞掠,一把就抱住了那个女弟子,邪魅的面庞对着那个女弟子,女弟子一时惊慌失措,他一双手当即上下抚摸,不禁笑道:“这地方风景优美,小宝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女人。”

    那一头麋鹿见主人受辱,当即飞空猛地撞向邪魅青年,邪魅青年飞出一朵冰花,将那麋鹿冻结住,而后轻松一掌拍出,冰花化成齑粉,那麋鹿当即七绝,往下坠落时爆成了碎片。

    邪魅青年冷冷一笑:“小宝贝,麋鹿有什么好,我愿意当你的坐骑哦。”邪魅青年伸手就要撕裂那女弟子的衣服时,这时候那个宗门之内飞出许多人,将他围住。他笑道:“冷某游荡窥虚海四处,谁又敢动我一根毛呢。”

    “冷公子,还请放过我师妹,师妹与我已经下月完婚。”一个男弟子脸上十分慌急。冷公子邪魅一笑:“修真炼道之士,何必完婚这种俗人才会做的事,我帮你取消了。”

    “冷公子,还请高抬贵手。”一人说道。

    其余附和。那个说要与这女弟子完婚的人还当即跪了下去。

    吴凡看着这一场景,本以为这些人飞出来围住了这个叫冷公子的人,会当即施展杀招,却没有想到个个在请求他,这些人连那一头麋鹿都不如,令人吴凡看下去的是,那个要与女弟子的男弟子,眼见冷公子的双手不住在那女弟子身上捏摸,显得竟然如此软弱,还下跪了,这冷公子很强么,背景很深么?就算实力很强,背景很深,那又如何?

    吴凡心中一股浩然之意升腾。

    邪魅青年当即笑道:“冷某还有让你更加气愤的呢,等等再动手,让我彻底激怒你心中的热血,激发你心中所谓的正义再出手不迟嘛。冷某就是喜欢正义之士行侠仗义的时候,对上了我这个无视一切公理道德的人。我很想知道,在绝对力量之前,正义会苍白到何种程度。”

    这冷公子当即手一伸,那心形镜子上的那些男弟子当即化成了尸骨,而后场景立即变幻,出现了一个幼小的女孩,在街边乞讨的场景。冷公子出得马车,丢了一个面包在地上,那乞讨的小女孩当即抓起就吃,吃了一半就被冷公子抓起,拔光了衣服……

    “畜生!”吴凡浩然之意升腾,周边出现蓝紫光晕。

    “呵呵,这算什么,还有让你更加愤怒的呢。”冷公子一脸的平淡,那镜子的场景又变化,一个老人被冷公子一刀刀割死,原因是走路太慢没有让道;一对恩爱夫妻,冷公子看了十分不舒服,强行拆散,看着他们各自悲伤;一群农人辛勤耕种,正要秋收之时,他毁去其所有庄家,而后看着他们一个个饿死;一个皇帝的儿子,他将其当成了沙包,一拳一拳打成了血包;一个个宗门,他见之不顺眼便入内杀几个人,而后将人头当球踢……进入一个宗门,说要灵石多少就得更多少,没给就冲入其内,一场杀戮至少过百人死亡,而这一路上,竟然没有一个人会去阻止冷公子所行任何事。

    最后一个画面,冷公子将刚产出的婴儿或者三岁以下的女童生吃,煮熟吃,腌制了吃,吃的时候,那些无论是生吃煮熟吃还是腌制了吃的婴儿或男童,都会在冷公子变态的吃法之下发出阵阵悲惨的呼声。

    冷公子看着镜面所展现的,脸上露出了欢快的笑容,就像是在看一场场美景一般,他欢快地笑道:“这些都是我冷公子亲力亲为的事,才能在这心镜之上展露。你,心中的愤怒可曾达到极致?”

    “孽畜!”吴凡一声怒啸,响彻天际。这天地间,总是有会挑战人心向善的底限的人。即便你有化神期气息,吴某何曾畏惧?高端邪魅的高冷范作态并不是高手风范,一切实力都是通过打斗才能得到证明。吴凡一拳轰出,击打在了邪魅青年身上,那邪魅青年当即倒飞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