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2 玄冰冻结
    邪魅青年脸上厉色,不禁冷冷道:“你敢打我么?你敢打我冷公子么?没看到给你看的所有被杀的人及其后边的人,都是不敢反抗我的么?”

    吴凡道:“或许你冷公子背景很强,权力很大,执迷有强权没有公理的人生理念,但,遇上了我,便是你的终结所在!”

    那邪魅青年在远处瞬间站了起来,轻轻捋着红色长发,笑道:“公理?哈哈,难道不是么?芸芸众生,并无公理可言,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帝王的儿子,与农人的儿子,在还没有出生的时候,都是一团天真的肉团。但出生之后呢,一个是太子,一个只是乡野小子。”

    吴凡见他反应如此神速,当即野蛮冲撞而前,冲击贴近那邪魅青年,说道:“好吧,这世界是不公平的。”

    邪魅青年避开了吴凡的撞击,笑道:“看来你还是没有本事从我身上拿到灵石,我的灵石就是来自于这些被杀的人的宗门或其周边隐藏着的。”

    吴凡一声爆喝:“你这种人所有用的一切,就没有一项收入是通过自己劳作而得。要从你身上拿到灵石么?不难。”吴凡连续出击数拳,但邪魅青年一一避开,他脸上露出了冷笑。

    但见一道冷气从邪魅青年身上扩散而出,周边阵阵寒霜气息,吴凡顿时如坠入冰窟一般,全身发抖。很快,吴凡全身结冰,直接被冻住了。

    “想要从我身上得到灵石,你人是找对了,但却是没有命拿到。这万年玄冰可以将化神期的人冻成碎片,你炼魄一级之人,可成齑粉。”

    邪魅青年轻轻拍在将吴凡冻结住的周边冰块之上,又道:“好好享受这美好的冰冷时光。”

    说完,邪魅青年右手翻飞,那被吴凡一拳打崩的马车恢复原状,吴凡在冰晶之中才看到,那一头烟皮马,始终都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原地。当马车全数恢复如初的时候,邪魅青年对着吴凡撇了撇嘴,而后上了马车。

    吴凡看在眼中,可谓不爽至极。你当吴某就这么点料了?吴凡最看不惯就是那些自以为是的人。就像有些人自以为是地认为,读书没有用,认为自己是个聪明之人,整天就知道干一些跟读书学习无关的吊儿郎当的事,而去嘲讽那些刻苦学习的好孩子。这邪魅青年此刻的脸色,就是那样,满是自以为是的讥讽。

    嘲讽别人之时,先搞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不然被你嘲讽的人,在人生之路上甩了你几条大街了,你还自以为是地认为那是幻象。

    吴凡见邪魅青年就要离开,火罗道法一动,全身火元运转,只是,那万年玄冰立即压制住了吴凡的火元运转。

    邪魅青年传出冷淡的声音:“不需要挣扎,你即便是一只火凤凰,烈火腾身,也没有办法破掉你周身的结冰,万年玄冰,你以为只是个称呼吗?请记住,我冷公子是很诚实的,做了什么事,都敢承认,也什么事都敢干,都干得出来。你还是我在窥虚海遇到的第一个刚跟我叫板刚站在我对立面的人,说真的,要不是你与一样充满了邪魅的帅气,我饶过你的。

    好好享受吧。哼,整个窥虚海,又有谁敢对我冷公子不敬,你真的还是第一个。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快死去,至少会带你游遍一半个窥虚海。不然,有了第一个你,就会有第二个你,我冷公子可不想被垃圾一直缠着呢。”

    吴凡听言,看来这家伙在窥虚海还有些名堂,越是如此,身上的好东西一定越多,一定是远超于镜面上他所展露的那些。其修炼所需要的,绝对会更多。

    冷公子,你继续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很吊,吴某的底牌你一定料想不到。

    火圆珠,出击!

    吴凡调出了火圆珠,火圆珠直接无视那万年玄冰结成的冰块,洞穿而出,在吴凡头心之上转动,一道道火环往下飘落,很快,吴凡周身的冰块就开始融化,化作了层层如利刃一般的冷气,往四处飞射,全数被前方行进的马车之内的冷公子吸化。

    冷公子冷冷道:“不可能,整个窥虚海,能破万年玄冰盾的,不出五人。”冷公子印象之中,吴凡绝对不是那五人中的任何一人,此人到底是谁?

    吴凡周身的冰块,在火圆珠的火环攻击之下,立即崩塌,化成了许多利刃冷气。吴凡脱得困,踏步而前,踏步滚雷再现,一踏步之下,前方马车的轮毅立即崩溃,而那头由烟皮变成白色的马,受到踏步滚雷的攻击,四只马蹄被滚断。那白驹立即发出悲鸣。

    吴凡很快靠近了邪魅青年,左拳拳罡出击,一拳穿过邪魅青年的胸口,而后才道:“冷公子是吧?我是第一个对你不敬,也是最后一个,死!”吴凡哪还会管他是窥虚海有名有身份的冷公子,此刻吴凡需要灵石,需要尽快找到血合草与窝心莲,接好自己的手,而后一心潜入这窥虚海之中,好好修炼窥虚期,倒要看看自己的命运到底如何。

    邪魅青年如何也想不到,吴凡真的敢对他下杀手。这近百年来,他冷公子哪一天远游窥虚海不是带了个奴仆就出发的?一路上又有谁见了他冷公子的马车而不膜拜的?就算冷公子只有炼魄一级修为,他也是一样如此作态,一样没人敢对他怎么样。毕竟,他爹是窥虚海四大枭雄之一。因为吴凡出手太快,冷公子连威胁吴凡的话都来不及说。

    吴凡杀掉这冷公子,心中没有一丝压力。对于这种人,当杀则杀。吴凡将冷公子身上所有储物戒都摸走,那头令吴凡感到怪异的马,此刻化作了一道红光飞天而去。吴凡立即飞射沧龙剑,一道青光划过天际,穿射过那道红光,而后,红星点点飘落而下。最终,冷公子整个人被吴凡以火罗道法烧毁。

    漂浮着无数冰花的大殿之中,一个高大的红发男子,右手捏碎了手中抓着的烟色檀珠,阴沉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