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5 血合谷
    魔域林两棵食人树被灭,其余食人树立即停止移动,而且十分狡猾地隐藏于其余林木之中,树上的心形果实也立即被隐藏起来,变得与其余林木一个样。让人根本看不出哪一棵才是食人树。旦吴凡的神念释放而出,一一感应其位置,驱动火圆珠,一棵一棵洞穿,一颗一颗被灭掉。那些未曾动过的,则没有被吴凡发现。吴凡只当全部被灭了。

    如此,在那许多心形果实指引之下,吴凡发现在蓝宝石储物戒之中的花草之类,根本就没有一样是血合草。不过,吴凡也暂时保留着,不是陈能辉开口说不是血合草,他对这些心形果实所言还是有所保留的。

    吴凡在心形果实的指引之下穿梭过魔域林三十余里,来到了一片血光闪耀的山谷之前。这山谷的入口,左右都矗立着一根怪异石柱,石柱之上,有两条吞吐蛇信的红蛇。这便是心形果实指引出的血合谷,里面只生长着血合草。吴凡通过山谷入口,就能望见血合谷内血光的闪耀与魔域林其余花草闪发出的不一样。那血合草的血光,并非一味的凶戾,还有其柔和一面。

    吴凡问心形果实:“如何进入?”

    “血合谷有蝶蛇镇守,要入其内,自然是杀掉两蛇。”心形果实道。

    吴凡道:“那两头红蛇的蛇就叫做蝶蛇?”

    “是的,传闻是赤蛇与比目鱼交配的后代,这蝶蛇攻击之时,身子中段扁平,如比目鱼的身子一般,头颅却依旧,但其攻击起来的速度,快如闪电。”心形果实道。

    “没有无缘无故的镇守,我不相信小小的血合草还需要这种杂交的妖蛇来镇守,里面一定还有别的东西。”吴凡说道。心形果实道:“就只有血合草。”

    吴凡道:“一定不是。”吴凡收起心形果实,踏步而前,先以踏步滚雷将血合谷入口前的那两根怪异石柱给轰击崩塌,那两条红色的蝶蛇顿时发动攻击。其身子中段还真是一下变得扁平起来,身子在空中游动的时候,那扁平处就如一张薄纸一般,它头部瞬间靠近了吴凡,然而却没有咬吴凡,而是以更快的速度往前,其扁平如纸张的那一身段,立即闪现寒光。

    原来这蝶蛇扁平段就是其攻击利器,如利刃一般对敌人进行切割。但红色蝶蛇不曾料到,吴凡已经提前避开,修炼到窥虚期一级,吴凡对料敌先机之能的掌控更加轻熟。避开蝶蛇的一击,吴凡往前冲击,到得那崩塌的两石柱之前时,吴凡身子消失子地面之下。

    很快,吴凡的身子从血合谷内的血合草丛之中冒了出来。这血合草,根系如血管,叶片血红色,形状如玉米幼苗叶片,叶片之上有许多丝线,就如毛细血管一般。吴凡望着这一片血合草地,那还需要犹豫什么,吴凡沧龙剑飞出,立即削起一丛丛血合草,送入蓝宝石储物戒之中,吴凡所过之处,地面就如被犁过一般。

    吴凡收得起劲,不禁哼起了小调了。完全将血合谷外的蝶蛇给忘记一般。不过,这血合谷之中的血合草,很多很多。吴凡认为做人还是不要那么贪,便即停止了收集。在这个时候,前方血合草地之上,出现了两道冲天而起的剑光,那两剑光在空中一个交叉,就出现了一个红妆女子。那女子对吴凡咯咯一笑:“血合草虽多,但请不要贪多。就如陈年老酒,酒虽香,贪多会醉。”

    吴凡道:“那么说,我现在所收集的,也不算贪吧。我现在也正要停止。”

    “不,你所收集的还是太多了,取走两株就好啦。”红妆女子笑容依旧。吴凡道:“两株不好吧,你看我那么辛苦。”

    “呵呵,你很辛苦吗?你可知,这里的血合草,我栽种了千年之久,才有如今的一片血红草地。”红妆女子说道。

    吴凡道:“我只知道,这血合草是炼制五品接骨丹的一种药草,至于别的用处,我还真不知道。难不成红姐姐你还有另外用处,又或者说,你要把这些草卖到哪一个充满战乱,动不动有人断手断脚的世界去?”

    “你可真会想。血合草,是我们姥姥需要用到的美容养颜的草木,我们姥姥的一次用量比较大的,所以,你带着两株,我可以让谷外的蝶蛇不阻拦你的去路。”红妆女子道,语调就像是跟人闲聊一般。

    吴凡道:“口说无凭,我又不曾见到你的栽种过程。我看啊,这些血合草,乃是天然所成,你不过是让两条蝶蛇镇守入口,而将这些血合草给强行划入了你的名下。”

    红妆女子道:“我劝你还是留下两株就好,其余都放出来吧。”

    “我来窥虚海的世界的时候,就听说过一些,传闻窥虚海之中不讲究什么规则,也没有门派等级的划分,一切靠得是实力。不知道你有何能力让我只带走两株?”吴凡说着,又开始搜集其血合草来。

    红妆女子终于不再平静,怒喝道:“你,停手!”

    “蝶蛇镇守入口,只为了这一片美容养颜的草地,烦请你的姥姥出来一见,要不然,我会将这里所有血合草收个干净。”吴凡说道,完全不把红妆女子放在眼里。

    这血合草长势如此之旺盛,按照陈能辉的说法,那是因为窥虚海出现过天狗吃月,有十二天成为了烟海的世界,这才是让血合草长势如此之好的根本原因。

    “你没有资格见我们姥姥。”红妆女子说道,一红色菱纱飞出,就如一张红色的丝网,扩大,铺开,罩向了吴凡。吴凡立即闻到了菱纱之上女人的香气,不禁往一边避开,这红妆女子修为虽然看不出,但吴凡没有将她当回事,左手轻描淡写一抓举,将红色菱纱抓在了手中。

    红妆女子见状大喜,却哪知道,吴凡左手火起,那要趁机顺着吴凡左手,植入吴凡全身皮肤之中的红色菱纱被燃化起来。

    红妆女子厉声说道:“你如何看出来的。”

    吴凡道:“我现在才看出来,原来你这红色菱纱,就如一个寄生虫一样,能够长在皮肉里。幸好我懂得破解之法。”

    “不,你那不是破解,你是在毁灭,还我红色菱纱。”红妆女子尖叫到。但吴凡却道:“你应该与我一道,打破你们姥姥定下的规则,可惜,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