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5 茶铺念杀
    吴凡坐下之后,便有茶铺小二走了过来。这店小二竟然是个女的,她满脸欢笑:“客官,需要来点什么茶呢?”

    吴凡对茶没有研究,随口道:“你们店里卖得最好的茶就行。”那店小二笑道:“好的,客官,您稍等。”

    而后,吴凡便即望向茶铺之外,吴凡抬头看上空,这南都右宫城的天空,竟然有蓝天白云。这跟窥虚海其他地方的灰色烟雾笼罩的天空完全不一样。进入这南都右宫城就好像离开了窥虚海的世界一般。吴凡又平视茶铺之外的一切,茶铺之前,是一条通往南都右宫城中心区域的大道,路上行人很多。不管修为都高,全部都统统老老实实行走在大道之上,没有一个人敢御剑飞行。

    而这茶铺离城门那里,有将近二十里路程,这一路上除了那大道两旁的一些花草树木之外,并没有其他建筑。这一段大道两旁的花草树木之中,也没有什么怪兽灵兽一流,就是十分纯粹普通的花草。这个布局,就像一个很长的大型入室花园。

    这茶铺建立在这里,也算恰到好处,徒步行走二十里,很多修士都会选择在茶铺这里坐一坐,很多人是想在这茶铺这里,通过闲聊的方式获取一些信息。【】吴凡此刻就听到旁边一桌的人在谈论着南都右宫城一繁华段落的事,只不过这个信息没什么用,那几个人谈论的尽是一个花布店老板娘的事。

    而后,又有一群人进入茶铺。那些人扫来扫去,见吴凡边上有不少坐位,便立即往吴凡这边走了过来。他们见吴凡样貌普通平凡修为又只有炼魄一级,便立即显得十分不客气道:“这位奴仆,请你让开,这些位置是我们的了。”

    吴凡心中暗道:这本是一个角落里的坐位,看茶铺外的视角也好,要我让么?吴凡不知道为何那些守城的两排怪兽,还有盘查的守城人员,还有眼前这些人,对自己称呼奴仆。吴凡便问道:“奴仆?我并非什么人的奴仆。”

    “是吗?你只有炼魄一级,你不是奴仆是什么?”一个人大声说道,说完就猛然在吴凡所坐的桌子上一拍桌子,看上去气势汹汹。但吴凡脸上并没有任何波动,而是静静地看着这些人,又道:“炼魄一级就一定是奴仆?”

    “在窥虚海之中,炼魄一级的只能做奴仆。所以,我提醒你,你要明白自己的身份只是个奴仆,不要等我们动手来请你离开。”那人又拍了一掌,但桌子却并没有碎裂,显然还是会顾忌下开这茶铺的主人。

    但吴凡的表现,并没有让那个人感到满意。按道理炼魄一级的奴仆,被这样恐吓,是会马上老实低头离开的。很显然,眼前这个奴仆,十分不懂事。很好啊,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那人便往前走了一步,说道:“我不管你的主人是谁,炼魄一级就是炼魄一级,你给老子站起来。”

    那人一把抓住吴凡的肩膀,就要顺势抓起来。但,那个人很显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整个人往后猛烈倒退,砸烂了身后一张大桌子。

    这下动静可就大了,茶铺之中许多人都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吴凡这边。本来大家都认为像吴凡这种炼魄一级的奴仆,是一定会老实让开的。现在完全不一样,那个店小二立即跑来劝架,不断给吴凡使眼色。

    吴凡见这店小二脸上是没有了笑脸,与自己刚进来的时候如判若两人,很显然,这店小二也认定了自己是炼魄一级,只是个奴仆而已,而不应该那样跟眼前这帮人倔下去。

    但,吴凡对店小二开口道:“我的茶还没有上来吗?”

    店小二一愣,脸上立即显现了一层冰霜。而那个被吴凡以快拳挑翻之人,此刻纵身跃起,大喝一声就扑向吴凡。店小二脸色一变,往吴凡与那人中间一站,右手一个云手截下那人,笑道:“客官,稍安勿躁,我来处理这个事。”

    那被店小二右手轻描淡写拦下之人,立即做出谦恭之状,他边上的那些人同样没有乱动,只是用嘲讽的目光看着吴凡。

    那店小二走到吴凡面前,再次露出了笑脸:“客官,不知道你的主人进了南都右宫城了没有?也不知道你的主人有没有教会你作为一个奴仆该恪守的一些事儿呢?”

    吴凡淡然道:“我没有主人。”

    “客官如果不想说的话,我这里给你十倍茶钱,请你让一个座位如何?”店小二脸上笑脸已经消失了,似乎吴凡不答应这个刻意让步的条件,那么吴凡将会无法承担接下来的后果。

    吴凡道:“凡事有新来后到。传闻整个窥虚海,是没有规则可言的。我也不知道要恪守什。小二,请问,我的茶上了吗?”

    “客官,看来我跟你说了那么多话,你都没有听进去了?”店小二冷如冰霜,一层霜气在她周边显现。

    旁边有不少人悄声议论:“这个人是谁家的奴仆啊,怎么这么不懂事。窥虚海有没有规则,也是相对而言嘛,真是一根筋呢。”

    “感觉到了吗?冰蕊宗的冰系术法一经施展开来,四处都冰凉凉的,要是再过一会,咱们就能感觉到在冰天雪地之中啦。”

    “看来她已经练到了一定火候了呢,这个奴仆接下来可就惨了呢。”

    “我看此人不简单,你看他至始至终,脸色都没有怎么变幻。显然是他的主人强大至极,不会是冷无天吧。听言北寒仙宫冷无天的儿子冷公子在我们南都许大人势力范围内被杀,他亲自出手来追拿凶手了呢。”

    “小声一点,一旦提及冷无天,以冷无天现在的恐怖存在,很有可能会被他感知到的。”

    “看,理元宗的那个人倒地了。”

    “死了,死了。”有人幸灾乐祸地说道。

    那店小二本以为凭借自己的冰霜术法,可以让吴凡知难而退,却没有想到无声无息之间,那个本来要揍吴凡的人突然倒地死掉了。这是怎么回事?而吴凡却是淡然看着这一切,又说了一句:“小二,我的茶难道还没有上吗?”

    “你……”店小二冷冷道。

    而后,店小二身后又有人倒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