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8 绿儿乘坐吉量马
    紫色瀑布之中的涌动,使得四处都产生了异动,空中四处出现了激荡的七彩气浪,如云海翻滚一般。吴凡紧紧盯着紫色瀑布,很快,一头“缟身朱鬣,目若黄金”的马从其内冲击而出,它双目闪发出金光,给人一种祥和安定之感。吴凡立即道:“绿儿,快坐上去。”绿儿以眼神示意吴凡,吴凡立刻意会,立即飞到瀑布之前,沧龙剑祭炼而出,使得吉量马无法转头回归瀑布之内。

    绿儿便即收好笛子,一声娇喝便即纵身而起,那吉量马双目金光一闪,发出一阵鸣叫,想要转身回归进入瀑布之中,但吴凡的沧龙剑舞动,犹如一道青色瀑布,坚决阻拦了吉量马。吉量马见状,立即往前一冲,速度快速无比,吴凡感觉就如自己高速御剑飞行那样快。

    绿儿大声喊道:“你这头小马,给我留下,当我的坐骑,才是你的使命。”然而吉量马并没有理会绿儿,听到绿儿这样说,在空中跑起来的速度更快了。绿儿的笛子所化成的飞剑,驾驭起来根本就追不上吉量马。

    吴凡见状,看来还是要他出马才行。吴凡驾驭沧龙剑,对着前方一冲,几乎在瞬间就超过了绿儿。绿儿见状大喜,大喊道:“吴凡,快帮我把它抓住。”

    绿儿说完时,吴凡已经远在几十里之外了,而吉量马就在前方不远处。吴凡一加速,就追上了吉量马。吉量马大惊不已,赶紧加速狂奔,使得周边出现彩色云路。吴凡同样一个加速,又追上吉量马。此时,吴凡探手一拽吉量马。吉量马发出一阵咆哮,似乎对吴凡那胡乱抓摸的行为十分不满。

    吴凡触及到了吉量马,立即纵身,就那样跨在了吉量马背上。吉量马全身一阵颤抖,发出怪叫之声,猛烈往前一冲,但吴凡一手抓住它的红色鬃毛,一手飞剑往前一挥,一道青色光幕生成。吴凡立即喝道:“老实给我停下。”

    吉量马哪会理会,往前一冲,吴凡立即收回青色光幕,他实在是担心这倔强的吉量马会冲到青色光幕前自杀。看来只有这样骑着它,驯服它,不然它就会永不服气。故而,吴凡双腿夹紧吉量马背,双手抓着它的鬃毛,他想要往左的时候,就左手拍它的颈脖子,吉量马要是不服气,吴凡就拔它一根鬃毛。起初吉量马一点也不服气,吴凡拔了它一根鬃毛,它整个身子在空中乱翘,好几次差点把吴凡给颠簸地坠入马背,好在吴凡反应速度也不慢。

    如此,吴凡与吉量马较量了十多天,吉量马才稍微有点驯服的样子。而绿儿早在十多天前就想坐上一坐,此刻见吉量马老实,她就立刻飞身到吴凡身后,就那样坐了下去。吉量马顿时全身一抖,又开始了胡乱颠簸。吴凡喝道:“你给我老实点,我身后的绿儿才是你的主人。”

    一听到“主人”二字,吉量马竟然打了个喷嚏。绿儿十分不高兴道:“你不就是一头有黄金眼睛的怪马,有什么了不起嘛,信不信我将你的眼睛挖下来拿去卖钱。”

    吉量马依旧不服,吴凡连拔它几根鬃毛,它才有些服软。吴凡认为吉量马肯定是驯服了,便即飞射而起,由绿儿自己驾驭。绿儿一人坐在吉量马背上的时候,吉量马的黄金双目一睁,其马脸上似乎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突然间一加速,绿儿哎呀一声,差一点就掉下马背,好在绿儿及时抓住了它红色鬃毛,怒道:“你当姐制服不了你么?”绿儿早在几天前就观察到吴凡的驯服之法,那就是吉量马不老实的时候,就拔它的鬃毛,拔一根不行就两根,拔多了吉量马也就服了。

    然而绿儿这样拔它鬃毛,却是收效甚微。吉量马猛烈前冲,绿儿就感觉自己的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速度太快了。吴凡就不会有这种感觉,毕竟,吴凡高速御剑飞行了那许多年月,对于吉量马加速狂奔的时候,这种速度在吴凡看来也是一般般的。

    速度太快,使得绿儿在马背上不住惊呼。就像坐摩天轮或者过山车的人那样,在极限处发出狂呼声。吉量马载着她,在这个七彩如梦幻仙境的世界之中,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又一道彩色云路。绿儿感受到了高速带来的快感,周边一切如幻影一般往后倒退。她就开始了少女的幻想:如果有一天,有一个男人这样与自己共乘此马,行于天下各处,那是何等的逍遥快活。

    怀春少女的幻想被吉量马突然间胡乱颠簸给颠醒,绿儿怒道:“你给老实点。”她学着吴凡的口气,然而吉量马听到了,就感觉十分不爽的样子,突然间往上升高千丈,又瞬间降落地面,超重失重给绿儿带去的感觉,如飘飘然一般。绿儿大笑道:“你尽管折腾吧,姐我可不怕,反而很享受呢。你不服也得服,我看你还敢不敢跑到我的塔楼面前,碰着塔楼柱子挠痒。”

    吉量马能听懂绿儿说话,既然上下突降突升没有用,那么我就左右晃动。吉量马身形立即在高空之中停留,绿儿冷笑道:“你终于肯服姐啦。”然而绿儿一说完,吉量马突然间就往左窜动千丈,绿儿紧紧抓住吉量马的红色鬃毛,立即拔了一把出来,怒道:“你还敢给姐乱动,我就把你的毛全部拔光。你看我会不会跟你客气。”

    吉量马看到被绿儿撒落的一把红色鬃毛,低低嘶鸣一声,脸上似乎露出委屈。绿儿这下就开心至极了,大笑道:“我的小马儿,你只要乖乖听姐的话,我可以专门为你搭建一个屋子,里面我会布置好多柱子,你随便蹭痒都可以。而且,你不是喜欢听我的笛声吗?那样的话,你就可以经常听到啦。”

    吉量马双目金光一闪,一声鸣叫,仿佛在问:“真的吗?”

    “你不要不相信,你现在就听我的,跟我回塔楼那里。嗯,刚才那个是我的小弟,我会让他立即准备好木头的,立即就给你搭建小木屋哦。”绿儿似乎也听懂了吉量马的意思。

    吉量马又发出一声鸣叫,绿儿道:“走吧,你等一会儿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