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5 窥虚海中心
    南宫柚所言的如果存在,吴凡的确是没法逃脱她与冷无天的追杀。但这个如果并不成立,此刻的吴凡已经又推进了一千万里,就站在了窥虚海中心之地之前。他望着眼前一切,好似曾经到过这地方。窥虚海的中心之地,被一层奇异的若有若无的烟色粒子圈住的一块大地,看似方圆万里,其实是方圆一千万里。从烟色粒子结界外望向里面,这块大地之上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只是有一股远古苍茫气息。

    吴凡没有立即进入窥虚海中心之地,而是坐在一块巨大青石之上,沧龙剑插在一边,窥虚体已经全部凝实,变成了一个充满灵气的吴凡,站立在沧龙剑之前,与吴凡本尊一样,望着窥虚海的中心之地。吴凡本尊渐渐闭上了双眼。

    而远在一亿多里外的冷无天与南宫柚的争吵依旧不断,就似一对夫妻一般。

    冷无天对南宫柚道:“这也是冷某所未曾料到的。不过,我现在心镜秘术已经大乘,他现在已经触及窥虚海中心之地,就在那边缘的大青石坐着呢。嘿嘿,窥虚海中心之地,可是当年巫族与天武道巅峰对决的地方。除了巫族与天武道的人,谁想要进去,都难如登天。”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南宫柚说出这话,让冷无天感到突兀了。不禁道:“小柚子,你不是一直都要追击他么?”

    “我现在又不想了追击他了,我想爱上他了,你能怎么样?”南宫柚接近胡说八道,只是因为她无法接受自己怀上冷无天孩子的事实。

    冷无天叹道:“小柚子,你助我心境秘术大乘,我把你变成了我的女人,你所得好处就会永不间断,比跟许三世一道强多了。”冷无天说道。

    南宫柚道:“谁稀罕成为你的女人,我会用法力将你留在我体内的东西逼出来。”

    “来不及了,已经有三个月了,如果是当天进入你体内,你当天就用法力逼出来,我绝不阻拦。但,我冷无天是个很传统且保守的男人,小柚子,放弃你残忍的想法。要知道,你并非处女之身,我冷无天不得已才将你变成了我的女人,别不识趣。”冷无天冷冷盯着南宫柚。

    “我宁愿一直是许三世的禁脔,也不愿意成为你冷无天冷王八的女人。”南宫柚一字一句吐出。

    冷无天红发炸裂而开,冷冷道:“你!”冷无天欺近南宫柚,他这一临近,南宫柚闭上眼睛,等着冷无天杀她。冷无天最终往一边挪开,道:“我会让许三世付出玷污我的女人的代价的。”

    “别说得自己很伟大,你玷污的女人何曾少了?”南宫柚睁开眼睛冷笑道。又道:“我现在要吃冰雪莲果。”

    “一千年才结一次的,没有。”冷无天立即回道。

    “好啊,那老娘什么也不吃,什么也不炼,这肚子里的孩子,随我一起饿死好了。”南宫柚道。

    “你试试看?”冷无天冰冷的眼神扫过,但南宫柚就是不怕,反而挺起高耸的双峰,大声说道:“来啊,你有本事一掌拍死我。你是因为自己儿子死了,想要一个后代延续你的传承吧。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所修炼的冰梦之道,必须有传承,你才能得到更大的提升,而且所传承之人,必须是与自己血脉一样的人。”

    “如果你一定要求死,冷某不会阻拦。天下女人何其多也,你自己看着办,别想用肚子里的孩子威胁我羁绊我,我冷无天一生,从不受人羁绊困扰!”冷无天说完,双目往前一闪,两道冰剑飞射而出。而他整个人就如冰雪幽灵一般,瞬间消失,当他出现的时候,已经在一百万里之外。这种速度更为恐怖,而且冷无天连续不断施展,两天之后,他就站在了窥虚海中心的边缘地带,远远望着吴凡。

    而后,冷无天出口道:“吴凡!我儿子的事,得有个了断。好几年了吧。”

    声音冰冷至极,传入吴凡耳中,吴凡就感觉如坠入冰窟一般。吴凡立即站起身,看向远处缓缓走来的红发男子,他的样貌与当时的冷公子有些像,只是显得更加的邪魅。他那双似乎可窥视一切的眼睛,就如一双利剑直插而来。

    吴凡眉心之中的圆珠,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快速转动的迹象,此刻顿时转动起来,如临大敌一般。冷无天一步步靠近:“你为何不跑了?”

    吴凡没有答话,而是快速转身冲向窥虚海的中心之地,吴凡认为自己会天武道的法技,就一定能够进入这窥虚海的中心之地。但吴凡一个猛烈冲撞之下,被窥虚海中心之地的那些烟色粒子弹开。吴凡不得入内半步!

    “你并非巫族中人,也非天武道的人,如何能够进去?你适才的野蛮冲撞,虽然看上去是天武道的一般法技,但却是无法进入其中,说明你的血脉与天武道或者巫族都不相符合。”冷无天就像是个解说者,为吴凡解释了不能进入窥虚海中心之地的困惑。

    冷无天越来越靠近吴凡,就如一座冰山压境,吴凡整个人感觉在万丈冰窟之底,吴凡没有料到冷无天如此强悍,在他面前,吴凡感觉自己是蚂蚁,冷无天是一只凶恶的苍鹰。而这只苍鹰,却不想放过蚂蚁。

    吴凡御剑而起,绕着被烟色粒子圈住的窥虚海中心之地边缘快速飞行,很快甩开了冷无天一大段距离,那种冰山压境如坠冰窟之感才消失。但很快,这种压力感又笼罩了全身,因为冷无天无声无息又离吴凡很近很近。吴凡不信这个邪,又快速御剑飞行一阵。但相同的情况依旧出现。吴凡暗暗心惊:这冷无天是玩猫捉老鼠游戏的能手,他如果要杀死自己,瞬间就可以做到的事,但却偏偏不动手。既然你如此高傲自信,吴某就陪你玩一玩。

    吴凡便即施展土遁之法,本以为几个土遁之后,冷无天是不可能立即找到自己。但吴凡却发现自己错了。冷无天现在就像一只粘着自己飞的秃鹰,根本就是阴魂不散,吴凡随时都有被吞食的可能,一种紧迫感涌遍吴凡全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